成都响尾蛇资讯网 > 人文 >

乡村污的不能再污的小黄短文_男友撕咬我胸

2019-09-19 14:02

没想到吴雪也直接,没有隐藏自己真实的想法。


她真实的表露,让我又对她有了另一层的认识,真实不做作,是我比较喜欢的那种人。


以前,我选择孟娜,很多时候也是因为这个原因。


但是没想到,她会变,变成一个我不认识的人。


两个人之间最陌生的,不是潜移默化的改变,而是猝不及防让你接受不了的变化,而孟娜,就是这样对我的。


“去什么地方吃?”吴雪俏皮的看着我说。


对于一个女人来说,她们相对来说都是喜欢比较有主见的男人。


我现在开始有点喜欢吴雪了,不过只是朋友之间觉得能够相处的那种喜欢。


“走,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半个小时之后,我们两个人到了东原工商大学旁边的一条巷子里面。


我和孟娜就是在这个大学里面认识的,我们分属两个专业,却各自被对方吸引。


大学四年,我们两个人时常来这个巷子里面吃饭,这里大部分都是学生,却异常热闹。


不过如果有洁癖的话,不建议来这边。


巷子的一面是学校的围墙,另一面就是各种各样的小吃店,在这里,基本上可以吃到全东原市所有的好吃的东西。


看吴雪的样子,肯定之前没有来过这里,甚至都没有想到在东原市还有这样的一个地方。


“哇,这个很好吃啊。”因为有辣椒,吴雪边吃边哈着气,脸上带着俏皮的笑容。


看她现在的样子,还以为是这里的学生呢。


我不禁“扑哧”笑了一声,有点无奈的看着着她。


“你笑什么?”吴雪噘嘴哈着气,眼中带着淡淡的被呛出的眼泪看着我说。


我摇摇头,没有说话,继续笑着。


我记得以前每次和孟娜来这里的时候,她也是这个样子,被辣到不行,却还是蹦蹦跳跳的想要吃这个,吃那个。


每次看到她很满足吃到每个东西,我都觉得非常幸福。


“你怎么知道这个地方的?”


我们最后到了一家米线店,吴雪左右打量了一下这家店,然后扭头看着我说道。


这家米线店装修比较古朴,墙面上还有米线渊源和故事,都是用绘画表现出来的。


每次到这里,我都会一种非常熟悉的感觉,总觉得在这里的每个桌上,都能看见我们以前的回忆。


孟娜最喜欢这里的米线,我记得当时她还和我很天真的说过,这里的米线,愿意和我吃一辈子。


只是没有想到,诺言始终是诺言,就和玄幻小说是一样的。


“我就是在这里读大学的。”


我看着吴雪说了一声。


“你认识孟娜?”吴雪突然说了这么一句,面色忽然很严肃的看着我。


我本来这件事情没有人知道的,但是没想到还是被吴雪看出来了。


吴雪明显是那种看起来大大咧咧,实则心思细腻的人。


“不认识。”


我意兴阑珊的回答了他,目光随即看向了窗外。


看我心情不是太好,吴雪也就不再多问。


正巧米线也好了,老板端了上来。


“老板,来一瓶啤酒,凉一点儿。再来几个炸串。”


“给我也来一瓶。”吴雪看着我晃了晃脑袋笑了一下。


我没有说什么,只是没想到吴雪也是一个性情中人,我觉得我现在好像有点喜欢她了。


吃完回家的时候,已经快晚上十二点了。


到了吴雪家门口的时候,和吴雪打了个招呼正准备上去的时候,她突然扭头说道:“不进来坐坐吗?”


这么晚了,孤男寡女的总有点不方便吧,而且经过昨天晚上的事情,我总觉得有点尴尬。


“你要是不愿意就算了。”


我正要拒绝的时候,吴雪看起来有点失望,开门走了进去,留下了这么一句话,不过却将门留下了。


我是真的觉得有点不太适合,这么晚了,但是看到吴雪那么失望的表情又不忍心,而且看她的样子好像知道我肯定要进去。


算了,不用多想,身正不怕影子斜。


“坐啊。”


听到我的脚步声,吴雪没有回头说了一声,然后进了卧室里面。


我有点尴尬,只能坐在了沙发上面。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有点不舒服,浑身难受,在沙发上来回的看着。


过了几分钟之后,吴雪从卧室里面出来了,身上穿着昨天晚上我看到的那件丝质睡衣,非常诱惑。


因为进来的时候,吴雪只打开了一盏落地灯,让吴雪整个身子若隐如现,在灯光的掩映下,整个人非常神秘且诱人,这样的场景出现在一个血气方刚的年轻人面前,任谁都控制不了的,尤其是我这样半年都没有接触女人的男人。


我马上起了反应,但是现在我还是非常冷静的,知道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只是有点扭捏。


吴雪走出来之后,直接到了我的身边,然后缓缓的开口说道:“昨天晚上谢谢你。”


“没,没事。就,就……”吴雪坐在了我的身边,让我说话都有点打结,她的身子还不断的靠近我,我就不断的往边上挪动“就是举手之劳嘛。”


快速的说完这句话,我就站了起来,然后走到了门口。


“吴雪,如果没有什么事情的话,我就先走了。”说完转身走了出去,同时将门关上了。


“真是个笨蛋……”屋子里面传来一个女高音。


一路小跑上楼,回到了家里,马上脱了衣服洗了冷水澡,身上的狂躁这才降了下来。


不是因为我笨,而是我不愿意接受这样的关系,在常人看来,这样是有点让人不理解,但是一个人有一个人的想法。


我是真的没有想到,吴雪竟然会对我有这样的欲望,我知道自己本身没有那么大的魅力。


我不想让人当成一个泄欲的替代品,每个男人身上都有兽、欲,只是这样的欲望每个人把控的程度不一样。


如果我和吴雪避免不了这样的尴尬的话,我就要想着搬家了。


虽然我对吴雪现在有一点点的好感,但是我们还没有到那种地步,我不想让这种关系毁了我刚建立起来的好感。


“你这份费用预算报告不行,重做。”


第二天上午,江楠突然从办公室里面出来,走到我身边,将一个文件夹扔在我桌上。


我看了一眼,没有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妥。


“总监,什么地方不行?”我有点疑惑的问了一句。


江楠好像有点不高兴,就像是大姨妈来了一样。


我听说过,女强人更年期好像来的早一点,江楠不会就是这样的吧。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我以后就有大麻烦了。


“哪有那么多的为什么,说了不行就是不行。”江楠甩下一句话,转身就走了。

我用了几个小时的时间,重新将费用预算核查了一遍,还是没有什么毛病。


下午的时候,重新将预算交了过去。


“还是不行。”江楠还是这样一句话。


“总监,你都没看,怎么就知道不行啊。”


我将文件夹放到桌上的时候,江楠根本没有打开,就直接和我说了这么一句。


看江楠的样子好像是在故意针对我,我什么时候得罪她了吗?


我才来正式上班的第二天,为什么就要故意针对我。


我说话的时候,声音有点偏重,之前我好歹也是一个营销经理,哪受过这样的罪。


虽然我一直在克制,但是习惯哪有那么容易就改的。


“我说了不行就是不行。”江楠拿出了老板的范儿来压我。


“总监,你是在故意针对我吗?如果你觉得我不合适的话,可以直接和我说,我再找工作也不晚。您说是吗?”


我本来有点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所以才说出这样的话,但是越说到后面就越有点尴尬,所以最后声音彻底软了下来。


或许是看到我情绪有点不对,江楠慢慢的抬头看向我这边。


“昨天晚上,你们两个人去了什么地方?“江楠突然没头没脑的来了这么一句。


我们去了什么地方?什么意思?


开始的时候,我还没有反应过来,不知道江楠说的是什么意思。


“总监,什么我们去了什么地方?”


“你和吴雪,昨天晚上去什么地方了?“她这么一说,我这才反应了过来。


于是有点无奈的说道:“我们只是去吃了点儿东西,之后就回家了。“


江楠在我脸上观察了半天,然后叹了一口气。


“你们真的直接回家了,什么都没做?”江楠还是有点不相信看着我认真问道。


这我有什么好骗的,再说了,我和吴雪就算是发生了什么,和他也没有什么关系吧。


我和她,之前是朋友的关系,现在是上下级的关系,好像除此之外,我们再没有其他的瓜葛了吧,也不知道这个女人到底在想什么。


“总监,这和我们的预算有什么关系吗?”


“好了,你先出去吧。这份预算我会看的。”


江楠随口说了一句就把我打发了出去。


原来她一直就没看啊,真是qnmmlgb。


脑袋里面冒出的这个声音当然不能表现在脸上。


就在这个时候,外面前台的姑娘进来了。


“总监,王总过来了,说要见你。”


我也趁势转身要出去了。


刚刚走出门口的时候,正好看到了刚刚前台姑娘说的王总,正是那天晚上和我拼酒的王博。


“孙文,什么行政经理,不过就是一个小秘书,男秘。哈哈……”


王博手中拿着很大一束玫瑰花,看起来风度翩翩。


俗话说,要想俏,一身孝,王博的身材本来就不错,穿上这一身衣服显得帅气很多。


看到我的时候,马上糗了我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