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响尾蛇资讯网 > 人文 >

小说各种地点各种姿势|最强战神

2019-09-19 14:00

近乡情怯,用这个词来形容叶谦现在的心情再恰当不过了。坐在飞往华夏的飞机上,透过窗户看着下面一栋栋的高楼大厦,叶谦心情起伏不定。离开华夏的时候,叶谦还只不过是一个十七岁的孩子而已;如今,八年的时间转眼即逝。一个幼稚的少年,现在已经蜕变成一个成熟坚毅的年轻人,刀削的脸庞上有一道浅浅的疤痕,使得他原本俊秀的面孔,变得更加的充满英气。


 “先生,需要饮料吗?”一名漂亮的空姐走到叶谦的身边,对叶谦旁边座位上一位西装革履的中年人说道。


 在这个飞机的头等舱内,坐着的几乎都是一些所谓上流社会的成功人士。这位西装革履的中年人看见叶谦一身土里土气的打扮,不由的露出满脸的不屑。确实,叶谦穿的太过简单随意了,上面是一件洗的几乎快要发白的灰色短袖T恤,下身是一条迷彩裤,裤脚裹在一双布满灰尘的陆战靴内。


 中年人鄙夷的看了叶谦一眼,对着空姐微微的点了点头,用自认为很礼貌的语气说道:“不用了,谢谢!”接着看了叶谦一眼,嘟囔着说道:“这样的人怎么也能坐头等舱啊。”


 叶谦自然是听在耳里,不过却没有理睬他。像这样自以为是,总以为老子天下第一的人,叶谦见过太多了,死在他手里的也不少。


 空姐还是礼貌的笑了笑,同样的问了叶谦一遍,毕竟,顾客就是上帝,即使叶谦是个乞丐,只要上了这架飞机,那她就应该要礼貌客气平等的对待,更何况,这个穿着并不是很奢华的年轻人长的很帅,而且还有一点痞痞的可爱。


 叶谦看了空姐一眼,摇了摇头,说道:“不用了!”接着,目光又转向了窗外。


 “砰”的一声,机舱内忽然响起一阵枪声,只见四名中年男子拿着枪站了起来,手里的AK47对着机舱内的乘客。忽然其来的变故,顿时让机舱里的乘客乱成一团,一个个惊恐的看着面前四个全副武装的匪徒。


 “都别动,把值钱的东西全部拿出来,我们只求财,不想杀人,希望你们乖乖的配合。”其中一名匪徒说道。


 叶谦缓缓的转过头,看了一眼,目光又转了过去。而他身旁那位西装革履的中年人早已经吓的浑身颤抖。


 刚刚说话的那名匪徒对其中一名矮个的匪徒点了点头,示意他去飞机的驾驶室。很明显,在这四个人中是以他为首的。他也不是笨蛋,只要飞机在华夏的机场降落,那么等待他们的将是死亡。在华夏,劫机是恐怖活动,所犯的罪足够他们死几百回了。


 等那名矮个的匪徒转身去驾驶室后,为首的那名匪徒对其他两名匪徒说道:“你们去把钱拿过来。”


 面对这样的情况时,机舱内所谓的那些成功人士早就不知所措了,当匪徒把枪顶在他们脑门上的时候,都乖乖的把身上值钱的东西交了出来。其中一名匪徒走到了叶谦的旁边,喝道:“快,把钱拿出来!”


 叶谦转过头,一脸无辜的说道:“匪徒大哥,您看我这模样像是有钱人吗?你要钱,找他,他这一身都是名牌,肯定有钱。”叶谦边说边指了身旁的那位中年人,他不是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的君子,现在有机会,当然要狠狠的还回去。


 那位中年人狠狠的剜了叶谦一眼,可是面对匪徒凶狠的目光哪里敢多言半句,慌忙把身上的钱全部掏了出来,手上的名表,脖子上的项链一样也不敢留。


 “匪徒大哥,他嘴里还有几颗金牙呢。”叶谦指了指中年人说道。


 那名匪徒的目光又落在了中年人的身上,中年人恨不得把叶谦活剥了,暗暗发誓,以后如果在SH市见到叶谦的话,一定好好的教训他一番。


 “快点拿出来,妈的,再不拿出来老子一枪嘣了你。”匪徒把枪顶在中年人的脑门上凶狠的说道。


 “这……这怎么拿啊?”中年人一脸无辜的说道。


 “你不会啊?那我帮你!”匪徒说一说完,用枪托狠狠的砸在了中年人的嘴角,顿时,中年人满嘴鲜血,嘴里镶嵌的金牙掉落下来,附带着还有几颗牙齿。中年人顿时一阵鬼哭狼嚎,发出杀猪般的惨叫。


 “妈的,闭上你的嘴,再叫老子一枪毙了你!”匪徒恶狠狠的说道。恶人自由恶人磨,中年人哪里还敢再出声,忍着疼痛紧紧的闭上了嘴巴。


 “你,把身上的东西全部拿出来,快点!”匪徒又把枪对准了叶谦,吼道。


 中年人心里暗暗的咒骂,最好匪徒能一枪把叶谦打死最好。叶谦很无辜的说道:“匪徒大哥,我真的没钱。”


 “草,骗谁呢?能坐头等舱敢说自己没钱?快点,再不拿出来老子就杀了你。”匪徒把枪往沈浪的面前推进了一截,喝道。


 叶谦无奈的耸了耸肩,往后一仰,张开双手说道:“你不相信的话,自己搜吧。”


 匪徒愣了一下,瞪了叶谦一眼,说道:“小子,你最好别耍花样,老子的枪可是不长眼的。”说完,果真弯下腰去叶谦的身上摸索起来。


 叶谦的眼光四处的扫了一下,去驾驶室的那名矮个的匪徒还没有回来,领头的那名匪徒依旧站在门口警惕的盯着机舱内的乘客,另一名匪徒则在其他的位置搜罗钱财。


 “这是什么?”匪徒的手一下子摸到了叶谦脚裸处,警惕的问道。


 “这个东西不能给你!”叶谦说道。


 “快,拿出来!”匪徒把枪抵在叶谦的胸口吼道。


 叶谦的眉头微微皱了皱,伸手摸出了藏在陆战靴内的宝贝。只见一道红光闪过,匪徒惊愕的张大嘴巴说不出话来,满脸的匪夷所思。那道红光是叶谦贴身的匕首所发出的,匕首名血浪,通体血红,犹如缓缓流动的血液。


 既然已经出手,叶谦自然不再犹豫,手中的匕首宛如离弦之箭,飞一般的射进了门口那名领头匪徒的心脏之中。整个匕首的刀身完全的没入他的身体,只留下刀柄在外,可见叶谦所掷匕首的力量有多大。


第002章劫机(下)


 杀人,对于叶谦来说早就已经麻木了,死在他手里的人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作为狼牙雇佣军团的领导者,狼王叶谦,那是整个雇佣军界的传奇和神话。记得,狼牙雇佣军刚刚成立的时候不过只有十个人而已,在雇佣军的圈子里根本就微不足道。自从三年前,叶谦坐上了狼牙的队长后,狼牙的势力迅速的扩张,嫣然已经成为了雇佣军圈子里的佼佼者。


 特别是一年前的一战,彻底的瓦解了曾经号称雇佣军王者的血豹,登上了国际雇佣军的霸主之位。


 这几名匪徒对叶谦来说,不过只是一些上不了台面的小人物而已,叶谦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这次回国本是只想过些平淡些的生活,找寻一下逝去的记忆,所以叶谦本想不动神色的进来,可是却遇到这些个匪徒,只好出手。毕竟,像叶谦这样的人物,他的资料早就已经摆放在各国的安全局档案室里了。


 顺利的解决两名匪徒后,叶谦快速的跃起,夺过身旁那名匪徒手中的枪,“砰”的一声扣动了扳机。那名匪徒刚刚转过身来,子弹准确无误的射进了他的额头。枪声一响,机舱内一片混乱,乘客们惊慌的“啊啊”大叫起来。


 叶谦没有理会这些慌乱的乘客,起身朝驾驶室走了过去。那里还有一名匪徒,如果不尽快的解决,等到他发现这里的情况的话,那后果就不堪设想了。毕竟,他手里还握有AK47这样的重型武器,说不定还携带有炸弹,一旦惹恼了他,机毁人亡可就完了。


 “你安抚他们,我去驾驶室!”叶谦对刚才那名空姐交代了一句,拿着枪朝驾驶室走去,经过领头匪徒的身边时,顺手把插在他胸口的匕首拔了出来。血浪的刀身上,竟然没有沾有一丝的血迹。


 到了驾驶室的门口,叶谦偷偷的朝内看了看,那名矮个的匪徒显然还没有发现机舱内发生的事情,竟然悠然自得的坐在一旁的沙发椅上,端着一杯可乐喝的不亦乐乎。一名身着白色套装的中年男子对那名匪徒说道:“现在真的不能掉头,飞机上的油根本不够我们再飞回去了。”显然,他应该便是这架飞机的机长了。


 矮个匪徒自然不听他的解释,到了华夏那可就是死,他可不会傻到自投罗网。“飞不回去,那就掉方向,去T国或者YN。”矮个匪徒不容置疑的说道。


 “可是……我们突然的进去会被他们国家当敌人给打下来的。”机长无奈的说道。飞机进入他国领空,降落他国的机场,其中的手续是很繁杂的,一个没有弄好,那就会被视为侵犯主权的行为,幸运的只是迫降,倒霉的直接就一个导弹炸的你尸骨无存。


 “我管不了那么多了,老子让你怎么做就怎么做,再那么多废话,老子嘣了你。”矮个匪徒显然有些不耐烦了,突的一下站起来,手中的枪一下顶在机长的胸口。


 机长无奈的叹了口气,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面对暴力匪徒自然是没有说理的对方,只要他敢说个不字,现在立刻就会小命不保。而,如果顺利的降落在他国的机场,或许还有一丝活下来的可能。想到这里,机长立刻通过无线电台还是联系了,毕竟,前提是能顺利的降落他国机场才行。


 见机长乖乖的听话按自己的要求去办了,矮个匪徒也松了口气,重新的坐了下来。就在这时,叶谦推开门快速的闪了进去。矮个匪徒听到声响,本能的转过身来,一看是个陌生的人,慌忙拿枪扫了过去。可是,他的速度终究慢了一些,扳机还没有扣动,只见一道红光闪过,矮个匪徒笔直的倒了下去。至死,他都没有明白自己是怎么死的。


 杀人,对于从小就接受训练的叶谦来说自然不是问题,熟悉人体构造和解剖的他,知道如何可以使对手在一瞬间失去反抗的能力。这,也是每一个狼牙组织成员的必修课。


 收回自己的匕首,叶谦把枪放在了桌子上,对机长说道:“外面还有三个匪徒都已经被我解决了,你让人收拾一下吧,这些枪也都交给你保管了。”


 机长看了叶谦一眼,慌忙的说道:“谢谢你,如果不是你,只怕这架飞机上的乘客和所有工作人员都将面临不敢想象的局面。先生,请问贵姓?待会飞机降落以后,还请你跟我们去一趟警局,把飞机上的事情说一遍。”


 叶谦的眉头皱了皱,看了机长一眼,发现他眼中坦诚的神色,心里舒服了很多。不过,叶谦可不愿意大肆张扬,否则华夏国安局一定会注意到他的。


 发现叶谦的神色有些不对,机长慌忙的解释道:“先生,请别误会,只是例行公事而已,而且你立下这么大的功劳,我们机场也要对你进行表扬。”


 “不用了,谢谢!”叶谦可不愿意有大批的记者采访自己,把自己塑造成什么大英雄,断然的拒绝道。说完,转身朝驾驶室外走去,到了门口的时候忽然停了下来,说道:“机长,你们飞机上也有安全保卫人员吧,匪徒都是他们拿下的。”


 机长愣了一下,随即点了点头答应下来。毕竟,他不是什么国家的公务员,只不过是航空公司的职员而已,这件事情揽在自己的身上,多少对自己的前途更加的重要。既然有这么一位无名的英雄甘愿让出功劳,他也乐于接受。


 不久,飞机顺利安全的降落在SH市浦东国际机场。叶谦提着自己破旧的一个行军包下了飞机,径直的往机场的出场口走去。机场内,早就守候了无数的记者和武警,显然是机长已经把飞机上的事情说了。


 叶谦也不清楚机长有没有提到自己,不过为了防止万一,叶谦还是悄悄的从另一边穿过人群出了机场。当机长出来后,所有的记者顿时蜂拥而上,七嘴八舌的询问起来。机长很淡定的解说着飞机上遇到的情况,不过并没有提及叶谦,只说匪徒是飞机上的保卫人员擒获的,至于那名保卫人员的名字,出于其他原因的考虑不便透露。


第003章回家


 看到这样的情形,叶谦微微的点了点头,不过他也很清楚,这件事情虽然不会被媒体曝光,但是并不代表机长不会对那些国家安全局的调查人员说。只是,这一点叶谦不是太担心,毕竟飞机上的摄像头早就被四名匪徒所破坏,根本没有拍下自己的模样,单单根据机长和飞机乘客的口述,想要找到自己想必也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


 刚出机场,便看见机场外停着一辆120急救车和一辆110警车,只见一名老者被几名护士从地上移到担架上,放进了车内。老者嘴里发出阵阵痛苦的呻吟,显然是受了不轻的伤。看着老者的身影,叶谦微微的愣了一下,感觉似曾相识。一旁的警员正在询问一位身着西装的胖子,可不就是自己刚刚在飞机上所见的那个所谓的成功人士嘛。只见他一脸傲然的和警察说着什么,接着便被警察带进了车内。


 很快,耳边传来了人们的议论声。


 “唉,那老头也真够倒霉的了,明明是好心捡到那胖子的钱包想还给他,结果却被人家怀疑是他偷的,狠狠的打了一顿。这年头,好人难当啊。”


 “可不是嘛,这年头最不值钱的就是命了。那老头只是个捡破烂的,估计就是被人打死了,也没人给他讨个公道。看到那胖子的穿着没有?那都是名牌,肯定是个有钱人,一个捡破烂的又哪里斗的过人家,这顿打也只能白白的挨了。”


 叶谦微微的皱了一下眉头,盯着胖子上了警车,这才伸手招了一辆的士,朝家驶去。如果不是警察在的话,叶谦肯定会过去狠狠的教训那胖子一顿,不过现在警察出面了,先不论是否给胖子定罪,自己也不便出面。更何况,叶谦也迫切的想回家。毕竟,有八年的时间没有回去了,家里不知道有没有改变,老爹是不是还住在那里。


 一路上,叶谦的心情起伏不定,就像是一个犯了错误的孩子,既想回家,却又害怕回家。


 车子终于还是停了下来,叶谦透过车窗朝外看了一眼。八年,这里似乎还没什么变化,依旧是破烂的棚户区,残破的道路两旁是一颗颗高耸的梧桐树,偶尔有几声鸟叫,在这个车迹罕至的对方显得格外的明亮。


 叶谦努力的搜寻着记忆中的房子,那本就破旧的小屋如今更加的破旧了,似乎随时都有倒塌的危险。大门半开着,上面的春联已经有些微微泛白,上面的字迹显然不是什么专业手笔,字迹娟秀稚嫩,像是出自女孩子的手。


 深深的吸了口气,终于,叶谦还是鼓足勇气朝破旧的小屋走了过去。敲了敲门,却并没有人应声,叶谦于是走了进去。摆设还是和八年前的一样,没有什么改变,客厅里简单的只有一个八仙桌和几条长凳,柜台上摆放着一张合影,一位穿戴破旧的老者被一群少年聚涌在中间,满脸慈祥和蔼的笑容。叶谦的眼泪禁不住的流了下来,谁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罢了。


 厨房里传来阵阵炒菜的声音,叶谦摸了摸眼角的泪水,走了进去。只见一个约莫十五六岁的女孩子正在厨房里忙碌着,叶谦愣了一下后,敲了敲门。


 “老爹……”少女兴奋的转过头来,看见的却是一副陌生的面孔,不由微微的愣了一下,到嘴的话硬生生的吞了回去。看了叶谦一眼,问道:“有什么事吗?”


 叶谦看了少女一眼,一副清纯的女生打扮,虽然穿戴的很朴素,却仍然掩盖不了她的美艳。“老爹在家吗?”叶谦柔和的问道。


 “二……二哥?”少女愣了半晌,终于记起自己在老爹留下的照片里看过面前的人,虽然那份稚气已经脱落,换来的是一脸的成熟坚毅,但是少女对他的印象还是特别的深,因为,他是老爹经常挂在嘴边的人。


 叶谦显然是没有想到面前的少女竟然认得自己,不由的微微愣了一下。不过一想,可能是老爹在她的面前提过自己,再加上家里有自己的照片,所以少女才会认识自己,不由的心里一阵波澜,差点忍不住眼泪有流了下来。他知道,这八年里老爹一定一直记挂着自己,担心着自己。


 不过终究是狼牙雇佣兵的队长,叶谦终将自己心头的感动压了下去,对少女微微一笑,说道:“你认识我啊?呵呵,你叫什么名字?”


 “韩雪!”少女打量着面前这个老爹口中经常提到的人,脆盈盈的回答道。面前的人一脸的儒雅,如果不是脸上那道疤痕的话,活脱脱的就是一个儒雅的知识份子,和老爹口中经常提到的那个调皮捣蛋喜欢恶作剧的叶谦还真是有很大的差别。


 “老爹呢?还没回来吗?”叶谦问道。


 “应该快回来了,二哥,你先坐下休息一下吧。”韩雪边说边倒了一杯茶给叶谦。叶谦说了声谢谢,很自然的接了过来。虽然有八年没有回来,可是这里毕竟还是自己的家,所以叶谦也没有那么的生疏客套。


 见老爹还没有回来,叶谦便和韩雪拉起了家常,问道:“老爹这些年身体还好吧?”


 韩雪点了点头,回答道:“健硕着呢,可是毕竟老爹岁数也大了,风雨无阻的往外跑也受不了。”


 “那些混小子没有回来看过老爹?”叶谦的眉头微微的皱了一下,脸上泛起一丝怒色。虽然他们这些人都不是老爹的亲生子女,但是却都是老爹一手拉扯大的,老爹就是他们的再生父母。所谓滴水之恩,涌泉相报,那些和叶谦差不多大的人估计也都工作了吧,竟然还把老爹一个人扔在这里,当真是没有一点的良心。


 “不是的,大哥三哥他们都回来过,想把老爹接过去和他们一起住,可是老爹就是死活不同意,说是千好万好,不如自己的狗窝好。”韩雪慌忙的说道。


 叶谦默默的点了点头,他知道韩雪的话不假,老爹的脾气他还是非常清楚的,整个一倔脾气,认定的事情十头牛都拉不回来。而且,他也不是很相信那群小子是忘恩负义的人。


第004章老爹


 叶谦和韩雪以及那些大哥、三哥等等都是一群无家可归的孤儿,若不是老爹的收留只怕早就饿死街头了。老爹也并不是什么富裕的人,只是一个收破烂的老头而已,为了照顾他们这群孤儿可谓是劳心劳力。


 老爹,是这群孤儿对他的尊称。叶谦从小就非常的讨老爹的欢喜,只是他不像其他的孤儿,平时很叛逆。叶谦很小的时候就明白,老爹一个人照顾他们这些孤儿很费心费力,所以再读完小学后就辍学了,帮助老爹挣些外快补贴家用。可是,八年前,叶谦为了老三捅伤了本地的一名黑道大哥,无奈之下只好背井离乡躲避追杀。


 韩雪是老爹两年前收养的,她的父母都是棚户区的人,可是在一场车祸里都丧身了,老爹见她可怜便收养了她。小丫头也很懂事,在学校的学习一直是名列前茅,也不像其他的小孩一样攀比,业余的时间也会帮助老爹捡一些垃圾补贴一下家用。


 正说话间,一名老者走了进来,一脸慌张的表情,刚进门就叫道:“小雪,小雪,不好了,老杨让人打了,现在在医院呢。”


 话一说完,这才注意到屋子里还有一个陌生人,仔细的打量了一眼,觉得有点眼熟,可是却想不起来是在哪里见过。


 一听到老爹被人打的住院,叶谦呼的一下站了起来,面色阴冷无比,看了一眼老者,问道:“赵叔,老爹在哪家医院?”


 韩雪却早就慌了神,一个小姑娘哪里遇到过这样的事情,顿时满脸泪水,无助的看着叶谦,说道:“二哥,咋办啊?”


 听到韩雪这声称呼,赵叔仿佛想起什么似的,试探的问道:“你是小二?”


 叶谦点了点头,说道:“是的,赵叔,我是小二。”接着拍了拍韩雪的肩膀,说道:“别怕,有二哥在。赵叔,老爹在哪家医院?”


 “人民医院!”赵叔回答道。


 此时叶谦也顾不得太多的寒暄了,道了声谢,便和韩雪朝外快速的走去。“二哥,家……家里只有这点钱了,够不够啊?”韩雪颤颤巍巍的从怀里掏出一个牛皮纸包住的包裹,担心的说道。


 叶谦只是淡淡的扫了一眼,接着说道:“小雪,别担心,二哥有办法。”要说钱,叶谦自然是不缺,他的怀里就揣着一张瑞士银行发的至尊金卡,可以透支上亿,但是叶谦并不想用。他很清楚,只要自己用这张卡的话,那群小子肯定知道自己会华夏了,到时候自己想要的平淡生活估计也就泡汤了。索性身上还揣着几万的现金,如果实在不够,叶谦也只好先动用金卡里的钱了,总不能为了自己而不顾老爹,这点叶谦是万万做不到的。


 韩雪忍着眼泪把钱重新塞进了兜里。出门招了一辆出租车,直接朝人民医院奔了过去。不到一个小时,便到了医院的门口,叶谦丢给司机一张百元的钞票,也不要找零,径直的朝医院内奔去。


 八年没见,本想一回来就可以看见老爹慈祥的面容,叶谦还准备好了挨老爹一阵的批斗了,结果却换来老爹被人殴打住院的消息,心中的怒火可想而知。这个仇,他自然会报,不过现在最重要的还是先保住老爹的命重要。


 进了医院,找了个护士问清楚老爹所住的病房后,叶谦径直的奔了过去。刚进病房的大门,看着躺在床上浑身缠满绷带,一只手被打上石膏的老爹,叶谦的眼泪禁不住的流了下来。


 “老爹……”叶谦哽咽的叫了一声,千言万语却一时不知道从何说起。


 杨建国睁开一双疲惫无神的眼睛看了面前的年轻人一眼,顿时老泪纵横,哽咽的说道:“小二,你……你回来了?”


 “嗯!”叶谦肯定的点了点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杨建国却是慈祥的笑了一下,有气无力的说道:“回来就好,回来就好,我没事,别担心。”


 “老爹,是谁打伤你的?”叶谦问道。


 “小二啊,算了吧,人家有钱有势你就别去招惹人家了,如果再出个什么事可怎么办啊。再说,人家也已经给垫了两千块的住院费了,我看就算了吧。”老爹深知叶谦的性格,知道自己如果说出来的话,只怕叶谦又会去找人家报复,当初就是因为老三被人打了,叶谦替他出头结果把人给捅了,无奈之下只好逃走了。


 叶谦也猜出了老爹心里的想法,故意淡淡的说道:“老爹,你放心吧,这次回来我只想过些平淡的日子,不会去惹事的。我只是想知道事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唉……”老爹叹了口气,说道,“我在机场外捡垃圾刚好捡到一个人的钱包,于是就过去还给他,谁知道他却误会是我偷的,不由分说就把我打了一顿。既然他现在也知道错了,给咱垫了医药费,就算是扯平了。”


 叶谦的眉头微微一皱,难怪刚才在机场外看见那个老者的背影很熟悉呢,竟然是老爹。想起老爹当时的样子,叶谦的心里一股无名之火油然升起,既然知道了打伤老爹的人是谁那就好办多了。好心被他冤枉还打人,而且伤的这么重却只赔偿两千块,简直就是草菅人命嘛。钱,叶谦不在乎,但是绝对不能不给老爹讨回一个公道。


 “真不是人,把人打成这样就赔两千块,而且人也不过来看看,这还有王法嘛。”韩雪也不由愤怒的骂道,不过终究是个温柔单纯的女孩,即使骂人也是那么的文雅。


 “小雪,你就快要中考了,回去温习功课吧,我没事,你放心吧。赶快回去。”老爹慈祥的说道。


 “老爹,你还在住院呢,我怎么能走,我一会把课本拿到医院来,我就在医院里温习吧,也好照顾你。”韩雪说道。


 叶谦转头看了她一眼,说道:“小雪,你还是听老爹的话先回去吧,这里有二哥在,你放心吧。”


 “不行,二哥你刚回来一定很累了,还是你先回去休息吧。再说,你一个大男人哪里懂得怎么照顾人,还是我来吧。”韩雪坚定的说道。


第005章打探


 别看韩雪一副文静温柔的模样,可是脾气却是和叶谦一样的倔,认定的事情还真的很难改变。拗不过她,叶谦只好答应先回去,让她照顾老爹。再说,老爹的伤势已经没什么大碍,自己也可以放心了,现在重要的是给老爹讨个公道,把那个殴打老爹的暴发户给找出来,还老爹一个公道。


 虽然还有很多话想跟老爹说,但是也不急在一时,反正这次回国叶谦是准备长住了,来日方长嘛。


 跟老爹道了声别之后,叶谦离开了医院。


 离开家乡已经有八年之久了,以前认识的人也都不知去向,想找一个仅仅见过两次面的暴发户,确实是有点困难。不过,叶谦也已经不是当初血气方刚,冲动的毛头小子了,八年的雇佣兵生涯,他学会了很多。


 回家洗了个澡,叶谦凭着脑海的记忆拿笔简单的勾勒出那个暴发户的肖像,端详了片刻绝对没有什么遗漏之后,这才满意的揣进怀里。


 要说打听消息,最好的莫过于警察或者那些小混混了。警察那边叶谦自然不会去,而且去了也打听不了消息,那只有去找道上的那些小混混了。只要给点钱,让他们打听一个人的下落,应该不是什么难事。


 晚上十点多的时候,叶谦换了一身简单的休闲装,出门招了一辆的士朝附近的酒吧驶去。酒吧是个龙蛇混杂的地方,也是那些小混混最喜欢的场所,这里充满了各色各样的人,相信找个人打听消息不是难事。


 没多久,车子在一家“迷醉”的酒吧门口停了下来。叶谦简单的看了一眼,规模不是很大,但是生意却非常的好,里面几乎都是满座,震耳欲聋的音乐不停的哄闹着,男男女女疯狂的扭动着自己的身躯。


 叶谦到吧台坐了下来,要了一杯啤酒。眼光随意的扫了一眼,只见酒吧里到处都是染着五颜六色头发,身上纹着各式图案的年轻小子,不由的想起了自己少年的时候。那时候自己也是一样,整日的混迹在酒吧这样的场所,虽然不像他们染发整个纹身啥的,却也是每天喝酒打架。为这事,也不知道让老爹操了多少的心,叶谦也一直觉得自己挺对不起老爹的。想想以前,还真是年少轻狂啊。


 酒吧的调酒师是一位年纪不大的女人,约莫二十五六的模样,脸蛋白皙艳丽,一双丹凤眼水波流动,充满了勾魂夺魄的魅力,胸前一对大白兔波涛汹涌,呼之欲出。从叶谦进来后,美女调酒师已经看了他很久了,在这个酒吧工作也有两三年了,这还是她第一次见到这么有男人味的男人,特别是那一双眼睛,深邃,宛如浩瀚的夜空,让人忍不住沉醉其中。


 “帅哥,第一次来?以前没见过你哦。”美女调酒师对叶谦抛了个眉眼,故意把身体往前靠了靠,一对大白兔颤巍巍的抖了一下,说道。


 叶谦明白,在酒吧做调酒师,虽然不一定有什么后台,但是认识的三教九流的人物肯定不少,自己想要找人帮忙,或许还要她的帮助。毕竟,自己对道上的人和事都还不是很了解,就算找到人,别人也不一定会帮忙。既然她和自己搭腔,叶谦自然不会拒绝,再说,叶谦也不是什么正人君子。微微的点了点头,叶谦说道:“是啊,今天刚从外地回来。这酒吧的生意不错嘛,恐怕很多人都是冲着你来的吧?我去过那么多酒吧,还没见过像你这么有女人味的调酒师呢。”叶谦不失时机的夸了她一句,嘴角微微的勾起一个弧度,露出一抹邪邪的笑容。


 听了叶谦奉承的话,美女调酒师狐媚的笑了一下,开心不已,说道:“帅哥,你真会哄人。这家酒吧是虎哥的场子,没有人敢来惹事,这生意自然也就好了。”


 虎哥是谁叶谦不知道,但是管理这样的酒吧,就算不是道上的人,和道上的人也脱不了关系。叶谦微微一笑,说道:“美女,能不能向你打听个人?”


 “好啊,你想找谁?要说打听消息,我的路子可多着呢。”美女调酒师笑着说道。


 从怀里掏出自己勾画的那张暴发户肖像,叶谦递了过去,说道:“我想找这个人。”


 美女调酒师接过看了一眼,问道:“叫什么名字?”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他昨天刚坐飞机到这里,而且还在机场外殴打了一位扫垃圾的老人。怎么样?有没有办法找到?”叶谦问道。


 沉默了片刻,美女调酒师说道:“没问题,不过可能需要一些时间。这样吧,你留个电话,有消息我通知你。”


 “好!”叶谦爽快的答应下来,接过美女调酒师递过的笔刷刷刷几下在纸条上写下自己的手机号码。


 “行价是两千,不过你这个比较麻烦,收你三千,先付一半。如果找不到人,定金不退。”美女调酒师熟练的说道。她虽然不是什么黑道人物,但是多少也算是虎哥的人,帮虎哥手下那群小子接一点简单的生意还是可以的,毕竟只不过是找人这么简单的事情嘛。再说,每次接到生意,自己也都会有百分之十的回扣,虽然不多,但是也算是外快,帮人帮己何乐而不为呢。虽然说她对叶谦的印象和感觉都比较好,但是这规矩还是不能破坏的。


 叶谦也没有讨价还价,很爽快的从怀里掏出两千块递了过去,说道:“剩下的五百块就当我请你喝酒了。”


 美女调酒师也没有做作,笑着接了过来,说道:“谢谢了,老板,等我的好消息吧。”


 叶谦微微点了点头,说了句“走了”,起身朝外走去。


 “老板,我叫小龙女!”美女调酒师叫了一声。


 叶谦微微一顿,哑然失笑,回头看了她一眼,说道:“我记住了。”说完,笑了一下走了出去。小龙女,那可是仙子一般的存在,叶谦实在想不到她和小龙女会有哪一点想象之处,如果一定要说的话,恐怕就是她们都不是处了。

别跑,站住!”刚出酒吧的门口,叶谦就听见远处传来一阵娇呼,诧异的转过头去,只见一个约莫二十出头的年轻人手里拿着一个女式的皮包朝自己跑了过来。他的身后一个身着警服的年轻女子正在尽力的追赶,边追还边厉声的叫着。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叶谦也大致可以猜的出来,那年轻男人贼眉鼠眼的,手里又拿了个女式皮包肯定是小偷无疑了。身为共和国的好市民,协助警察办案那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啊,共同维系和谐社会,叶谦自然是当仁不让了。

 那名年轻男子到了叶谦的身边后,吼道:“滚开!”边说边伸手去推叶谦,叶谦顺势抓住他的手腕,脚下一勾,年轻男子顿时摔了一个狗吃屎。接着上去双手抓住他的手臂一紧一松,只听咔嚓一声,年轻男子的整条手臂瘫痪下来。

 年轻女警追到面前,看见叶谦制服了那名小偷,感激的看了他一眼,说道:“谢谢!”然后走到小偷的面前掏出手铐将小偷铐了起来,接着又对叶谦说道:“这位先生,请跟我回警局录个口供!”

 叶谦仔细的打量了女警一眼,丹凤眼,柳叶眉,瓜子脸,一身警服穿在身上显得英姿飒爽。叶谦还很少见过有像女警这样单眼皮的女生也可以这样美,不过叶谦对警局实在不怎么感冒,虽然说只是录个口供而已,但是叶谦还是连警局的门都不想进,甚至连警察都不太愿意搭理。什么协助警察办案,维系和谐社会,那都是狗屁,再说现在的警察可不是为人民服务的主,都是一些穿着制服的流氓而已。

 “不用了!”叶谦冷冷的回了一句,转身就要离开。

 王雨不由的愣了一下,叶谦冷淡的态度有点激怒了她。在警局她可是警花,每天围在她身旁的青年才俊那可是多不胜数;在外面,她是执法如山的警察,虽然不过二十二岁,刚进警局不到半年,却已经是要从实习警察晋升为一级警员,很快就可以晋升三级警司了。不过她也不是那种娇蛮刁横,蛮不讲理的人,对待别人都还是比较客气的,可是如今面前的这个男人竟然毫不理会自己,这样冷淡的跟自己说话,不由的有些愤怒。在她看来,面前这个男人之所以怕进警局,肯定不会是什么好东西。想到这里,王雨厉声喝道:“站住!”

 叶谦停下脚步,缓缓的转过身来,看了她一眼,不屑的笑了一下,说道:“怎么?想抓我回警局吗?”心里却是暗暗的想道,还真是天下乌鸦一般黑,面前这个漂亮的女警只怕也和其他的警察没什么区别,就知道欺负弱小,哪里懂得什么为人民服务,保护人民生命财产安全,这些都是他们自欺欺人的话语而已。

 王雨确实想过抓他回去,可是自己现在可是一点证据都没有,不可能仅仅因为自己的怀疑就抓一个人回去吧?支吾了半天,王雨说道:“我怀疑你身上非法藏有武器,我要搜你的身。”

 叶谦冷冷的笑了一声,双眼凌厉如剑,紧紧的盯着王雨,冷冷的说道:“搜身?你是不是脑袋进水,秀逗了,凭什么?”

 面对叶谦凌厉的眼神,王雨不由的浑身打了个寒战,一股凉意从心底升了起来,不过却还是鼓足勇气说道:“根据华夏法律,执法者有权对所怀疑的对象进行搜身。先生,请你配合,谢谢!”

 不卑不亢,还真是准备和叶谦杠到底了。

 叶谦的身上还真的藏有武器,那把血浪,可是叶谦从不离身的。虽然说仅凭一把匕首并不能说明什么,但是万一这些警察非要找自己的麻烦,一直查下去的话,自己的身份难免有暴露的危险,这点是叶谦所不想看到的。他现在只想过一些平淡点的生活,好好的照顾老爹,直到他百年终老。

 叶谦忽然眉毛一挑,计上心头,嘴角微微的勾起一个弧度,说道:“想搜身是吧,好啊,我脱光让你搜。”边说边解起了自己的腰带,一副准备脱光光的样子。

 王雨没想到面前的男人竟然跟自己耍起了无奈,微微的愣了一下,喝道:“你干什么?”

 “不是你要搜身吗?我脱光让你搜啊。”叶谦无赖的说道。

 “你……”王雨被叶谦的无奈行径气的不轻,可是又拿他没有办法。再说,刚才如果不是他,只怕自己还抓不住这个小偷,真要说起来,自己还应该感谢他才对。“行了,你走吧!”王雨最终还是妥协下来,虽然心里很气愤,但是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叶谦微微的笑了一下,心想,还真是刚入道的小丫头而已,如果换成是那些警局里的老油条,这招对他们可是一点用都不管。“嗯?怎么不搜了?那可不行啊,你不搜身怎么能证明我的清白呢。”叶谦说道。

 “你……”王雨还想发飙,但是最后还是慢慢的压了下来,做警察的难免要遇到一些无赖地痞流氓,像叶谦这样的小流氓她见的也不少,可是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今天的情绪怎么会总是被他带着走。他一句话,自己就愤怒,这在以前可是从来没有的事情。狠狠的瞪了叶谦一眼,王雨说道:“你以后最好别犯在我的手里,否则看我怎么收拾你。还不走,看什么看。”最后一句是对手里的小偷说的,说完,拉着小偷离开了。

 叶谦看着王雨的背影,微微的耸了耸肩,说道:“还真是挺可爱的警察呢。”

 看了看表,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了,叶谦买了一点夜宵,打了个出租车直奔医院而去。一整天都是韩雪在照顾老爹,而且她还是温习功课,一定很累了,应该让她回去休息,自己晚上在医院守夜,顺便也可以和老爹聊聊。毕竟,八年的时间没见了,想说的话还是很多。

到了病房里,只见韩雪爬在床沿上睡着了,书也滑落在地上。老爹一副慈祥的面容,含笑的看着韩雪。听到推门的声音,老爹抬头看了一眼,发现是叶谦后,对他做了一个禁声的动作。

 看了韩雪一眼,叶谦会意,蹑手蹑脚的走了进来,轻轻的关上门,走到老爹的床边,说道:“老爹,好点了吗?”

 点了点头,老爹说道:“我没事。对了,小二啊,你这八年去哪里了?过的还好吗?”

 叶谦沉默了一会,说道:“老爹,不说这些了,我买了粥,你喝点吧。”

 老爹知道叶谦不愿意提起,也没有再强求,看了一旁睡着的韩雪一眼,说道:“这孩子也是个可怜的孩子,父母被车撞死,可是却一分钱赔偿也没有拿到,说什么她的父母应该对这起车祸付全部的责任,唉!”

 看了韩雪一眼,叶谦转过头说道:“老爹,这些年辛苦你了。既然我已经回来了,你也就别那么辛苦了,好好的安享晚年吧。对了,大哥、三弟他们没有回来看你吗?”叶谦边说边把饭盒从塑料袋里拿出来。

 “有啊,只是他们现在都已经成家了,我跟着他们也是个累赘。再说,我也舍不得离开那群老邻居。”老爹说道。

 叶谦的眼圈不由的红了一下,可怜天下父母心,即使不是亲生的,老爹却依然做到这样,无疑他是最伟大的人,至少在他们这群孤儿的心中是这样的。把饭盒递了过去,叶谦接着说道:“不管怎么说我也不会让你再出去辛苦了,以后有我照顾你。”

 老爹没有接饭盒,看了韩雪一眼,说道:“还是给小雪吃吧,我没什么胃口。这丫头晚上还没有吃饭呢,唉,她还以为我不知道呢。”接着拍了拍韩雪的头,轻声的叫道:“小雪,小雪!”

 韩雪缓缓的醒了过来,揉了揉眼睛,问道:“老爹,你醒了?是不是要喝水?我给你倒。”

 老爹摇了摇头,说道:“不是,小雪啊,你二哥买了粥回来,你喝点吧。”

 韩雪这才注意到叶谦,叫了一声“二哥”,接着说道:“老爹,我不饿,还是你吃吧。”

 “我买了两份,你们一人一份。”叶谦说道,“小雪,你吃完就回去休息吧,晚上我陪老爹。”

 “不,二哥,还是我照顾老爹你回去休息吧。”韩雪说道。

 叶谦微微的笑了一下,说道:“傻瓜,我和老爹有八年没见了,有很多话说呢,你不是想妨碍我和老爹吧?”

 韩雪甜甜的笑了一下,说道:“好吧。”

 吃完饭,韩雪跟老爹道了声别,走了出去。叶谦把她送到医院的大门外,从怀里掏出两张红牛递了过去,说道:“晚上不安全,你打个的士回去。”

 “二哥,不用了,我有钱。”韩雪说道。

 “傻瓜,跟二哥还客气什么。”叶谦微微的笑了一下说道,也不容韩雪再说,直接拦了一辆的士,把韩雪塞进车里,吩咐司机开回棚户区。看着车子缓缓的驶离医院,叶谦这才转身朝病房内走去。

 “小二,我真的没事,不用人陪,你也回去吧。”老爹看见叶谦走了进来,说道。

 叶谦微微一笑,说道:“老爹,我们父子俩很久没有坐在一起好好聊聊了,难得有这个机会,我们好好聊聊吧。”

 “可惜没有酒啊。”老爹叹了口气,说道。

 叶谦变魔法似的从口袋里掏了一瓶二锅头出来,二人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叶谦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着的,昨晚和老爹边喝边聊,聊到很晚。因为老爹还有伤在身,所以基本上都是叶谦一个人再喝。叶谦平常的酒量也不会如此不济,可是昨天却醉的很快,或许,酒不醉人人自醉吧。

 早上醒来的时候,叶谦看见自己的身上披了一件白色的医生大褂,不由的微微愣了一下,也不知是谁给自己披上的。抬头看了老爹一眼,他还在睡梦中,叶谦微微的笑了一下,站了起来朝外走去。

 洗漱完,叶谦打了一盆水朝病房走去。走廊里,一名护士迎面朝自己走了过来,到叶谦的身边时,护士停下脚步,微微的笑了一下,问道:“醒了?昨晚睡的好吗?”

 叶谦诧异的看了她一眼,有些茫然的点了点头,回答道:“嗯,睡的很好,谢谢。”

 “我的衣服可以还我了吗?”护士说道。

 叶谦更是一片茫然了,愣了片刻,这才想起早上起来自己身上确实披了一件医生大褂,难道说是面前这个护士给自己披上的?仔细的打量了护士一眼,苹果脸,皮肤洁白无暇,一副甜甜很纯真的笑容。

 林柔柔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见过有男人会哭的像叶谦那样的悲惨。昨晚,她和平常一样去巡视病房,看见叶谦和老爹一边喝酒一边说话,她顿时愤怒不已,想冲进去狠狠的骂叶谦一顿,医院里可是不允许喝酒的。可是,当看见叶谦哭的像个孩子的时候,她的心忽然软了下来,也不知道为什么,当她看见叶谦的眼神时,总觉得这个男人的心里一定埋藏了很多的痛苦,他的身上一定有很多的故事。知道偷听别人隐私不对,林柔柔还是忍不住在外面静静的听着叶谦一边哭泣一边说话,直到他沉沉的睡去。见他睡着,林柔柔回房间拿了一件医生的大褂盖在了他的身上,打量着他英俊的脸庞,一时间竟然有些沉醉。当看见他脸上的那道疤痕时,禁不住伸手轻轻的抚摸了一下。她敢肯定,面前这个男人是个有故事的男人。

 叶谦回过神来,尴尬的笑了一下,说道:“衣服在病房里,等等,我这就拿给你。”

 “正好我也要巡视病房,一起吧!”林柔柔说道。

 叶谦还从来没有在任何一个女人的面前感觉到被照顾被呵护的感觉,而面前这个灵巧可人的护士却让他有一种这样的感觉,一时间叶谦竟然乖巧的像个听话的孩子,轻轻的“嗯”了一声后,跟着她朝病房内走去。

进了病房内,老爹已经醒了过来,叶谦端着水走了过去,说道:“老爹,你醒了,来,我给你洗洗。”

 “还是我来吧!”林柔柔从叶谦的手里夺过毛巾,很熟练的放进水里浸湿,然后拧干,仔细的给老爹擦脸。

 “谢谢!”叶谦有些茫然不知所措,老爹也是连连道谢,这样细致的照顾,老爹还从来没有在医院里感觉到过。以前生病来医院,那些护士和医生都是用鄙夷和厌恶的眼神看着自己,哪里会像面前的这个小护士,主动的帮助自己洗脸呢。

 这样温柔贤惠,懂得尊老的女孩子现在可不多见了,想想叶谦不是还没有女朋友嘛,如果能把这个小护士给追上,那就太好了。想到这里,老爹向叶谦挑了挑眉毛,然后撸了撸嘴。叶谦哪里不明白老爹的意思,不由无奈的笑了一下。

 “好了!”林柔柔说道,“你们还没吃早餐吧?医院里有食堂,里面可以买到早餐。老爷爷,你想吃什么,我给你去买。”嘴里虽然是在跟老爹说话,可是眼神却不由的瞥了一旁的叶谦一眼。

 老爹开心的呵呵一笑,问道:“真是个善良的孩子啊。丫头,不用了,我早上一般都不吃东西的。”

 “那怎么行,早上不吃饭很容易饿坏胃的。”林柔柔说道,“这样吧,我去给你买点粥和包子吧。”接着目光又看向叶谦,问道:“你呢?想吃什么?”

 还没等叶谦说话,老爹慌忙的给叶谦丢了眼神过去。叶谦会意,心里无奈的笑了一下,说道:“我陪你一起去吧。”

 林柔柔看了叶谦一眼,甜甜的笑了一下。

 二人出了病房后,老爹看着林柔柔的背影,叹道:“多好的孩子啊,要是我儿媳妇那该多好啊。”

 “昨晚谢谢你。”出了病房后,叶谦把那件医生大褂递给林柔柔说道。

 林柔柔微微一笑,接着严肃的说道:“不用客气,以后可不准在医院里喝酒了啊。再说,老爷爷还有伤在身呢,你也不应该让他喝酒。”

 叶谦愕然的愣了一下,竟然乖乖的回答道:“以后不会了,绝对没有下一次了。”

 林柔柔似乎很满意叶谦的回答,接着说道:“我叫林柔柔,你呢?”

 “叶谦!”

 “哦!”林柔柔也不知道该怎么找话题继续谈下去,只得轻轻的应了一声。长这么大,叶谦也没有正儿八经的谈过恋爱,他以往面对的女人多是风尘女子,要么就是豪爽的女雇佣兵杀手啥的,如今面对一个这样单纯善良的女孩子,他一时间也有些不知所措,不知道该说点什么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