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响尾蛇资讯网 > 人文 >

宝贝盘住腰让我进去,再用力一点噗嗤噗嗤_我在地

2019-09-19 13:28

那叫一个嚣张啊,连我这个股东都不放在眼里。”


“仲薇你们都知道吧?就跟在那小子旁边,也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居然跟着一起嘲讽我。”


“吴耀!这是股东大会!你给我注意点分寸!”张远的喝声响起,带着些许愤怒。


吴耀撇了撇嘴,但是碍于张远的地位,不敢说什么。


就在这时候,会议室的门被推开,“抱歉诸位,我来晚了。”


陈炎跟仲薇的出现顿时让在场的人一愣,只有张远连忙站起身来,“陈老板请坐。”


其余众人看到张远的态度,立马就猜到了陈炎的身份,当下笑脸相迎。


只有吴耀在一旁傻了眼,脸色逐渐白了下来。


“咦?这家伙也是公司的股东?”陈炎假装不经意的扫视,突然看到了吴耀,当即面露惊疑,出声问道


听到这话,张远为之一愣,随即看到了陈炎身边的仲薇,想到刚才吴耀的话,脸色逐渐冷了下来。


他没有想到,吴耀在停车场发生争执的那个人,正是陈炎!


张远虽然心中极其的愤怒,但眼下股份转让才是大事,当即笑脸看向陈炎,“陈老板,您认识吴耀?”


“刚刚认识,”陈炎神情淡然的说道,“不过我们相处的并不愉快。”随即补充了一句。


话到这里,在场的人先是一愣,随即都将目光投向吴耀,陈炎收购天水的价格远超过市场价,如果因为吴耀的行为让陈炎收回这个决定,那他们就亏大了。


啪!


毫不留情的,张远一巴掌呼在了吴耀的脸上,顿时给后者打懵逼了。


“废物!你何德何能,竟然狗眼看人低,得罪陈老板,还不赶快道歉!”


吴耀沉默,虽然心里有些慌张,但是要他在陈炎面前低头,他还是拉不下这个脸。


“打电话给监察机关,彻查一下他吧,在公司的这些年,只靠分红身价能达到二十亿,他这钱赚的未免有些太轻松了。”陈炎手指敲打着桌面。


听到这话,吴耀顿时慌了,查他?他哪经得住查啊!


“不要!陈老板,我知道错了,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就放过我这一次吧!”吴耀直接下跪,这一刻他真的察觉到危险了。


随即看向身边的叶雪,顿时怒火中烧,如果不是因为这个女人,他怎么会得罪陈炎?


啪!


毫不犹豫,吴耀一巴掌抽在了叶雪的脸上,“臭婊子,这都是你干的好事!”


叶雪被这一巴掌抽的顿时一眼前一昏,嘴角都流出了一道血迹,她此刻也慌乱了起来,没有想到陈炎的背景居然这么强大,同时心里有浓浓的后悔。


如果当初,一直跟在陈炎身边,怎么会变成现在这样?


“不想被查也可以,你必须同意将你在天水集团的所有股份免费转让,否则,你就等着法院的传票吧。”陈炎没有理会被打的叶雪,而是看向吴耀说道。


听到这话,吴耀犹豫了这损失实在太大。


就在他刚欲开口之际,陈炎又补充了一句,“股份,或者坐牢,你选一个。”


“好,我接受!”吴耀咬着牙说出这四个字。


看着忽然变得卑躬屈膝的吴耀,叶雪恨不得抽自己两个耳光。


可笑自己之前还嘲讽陈炎什么都比不上吴耀。


原来,最可笑的那个人一直都是自己。


陈炎看着叶雪失魂落魄的模样,心头并没有多少波动,陈炎给过她机会,也曾试着挽回曾经的一切,可惜,早已物是人非。


“这就是你口中那个什么都比我强的男人?”陈炎看向叶雪,缓缓开口。


陈炎的话让叶雪娇躯一颤,就连看向前者的目光都微微有些呆滞。


“带着你的女人,滚吧。”陈炎冲着吴耀挥了挥手,依靠在座位上,看不出一丝的喜忧。


“陈炎,你不要赶我走,我知道错了,原谅我好吗,咱们还跟从前一样,重新开始。”叶雪突然扑倒在陈炎的面前,哭成了泪人。


看得出,叶雪是真的后悔了。可惜,这个世上并没有后悔药。


“我年纪不够大,头发不够秃,身材不够油腻,我们不合适。”陈炎似笑非笑的说了一句,这句话正是之前仲薇反驳叶雪的。


赤裸裸的嘲讽,配合上陈炎那冷漠的目光,让叶雪心头一沉。


她知道,自己再也没有机会了。


看了一样躺在地上的吴耀,想到后者刚才打自己的那一个耳光,叶雪一咬牙,眼眶里带着泪水,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这里。


“贱人,你给老子站住!”吴耀骂了一声,然后追了出去,在他看来今天的事情都是叶雪惹出来的。


对于两人的离开,陈炎没有再提一句话,仿佛一切都与他无关。


股份交接完成,各大股东陆续离开,整个会议室只剩下了陈炎跟仲薇两人,安静的空气中透露着一股尴尬的气息。


“陈总?”仲薇小声的呼唤了一句,虽然不知道叶雪是谁,但是刚才的事情她也猜出了一些,知道陈炎此刻的心情恐怕不是很好。


“嗯?”陈炎看向仲薇,“怎么,好奇?”


“您愿意说,我就听。”微微一笑,仲薇倾国倾城的笑颜顿时将陈炎心中的烦恼冲散了大半。


“七年青春,一个屌丝与女神的故事……”


“其实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在她背叛我的那一刻,我对她就已经死心了,只是,我放不下自己逝去的光阴,还有付出的真心。”


一直说了许久才说完,说完之后,陈炎感觉如释重负。


仲薇沉默下来,她没想到,现在如此风光的陈炎,原来这些年的日子都是这么过来的。


“你呢?”忽然,陈炎反问了一句。


“我?”仲薇有些发愣,神色浮现一抹怅然。


对于过去,仲薇很少提起,但是刚才听到陈炎的故事,或许是情感上产生了共鸣,让她此刻也很想找一个人哭诉。


“我没有父亲。”第一句话,就让陈炎错愕。


“准确来说我没见过我的父亲,好像在我母亲怀我的时候,他就跟人走了。”


“二十多年,我们母女相依为命,我好不容易才来到天水,有了一份体面的工作,却没有想到母亲这时候得了重病……”


说着说着,仲薇的眼泪顺着眼角流了下来。


微微叹息一声,陈炎在桌子上抽出几张纸轻轻擦拭着仲薇的脸庞。


似是察觉到有人触碰,仲薇身子微微一颤,刚想着躲避却抬头迎上了陈炎些许温柔的目光,不知为何停止了闪避,任由后者将自己眼角的泪水擦干。


“我的人,少流眼泪,”说完之后,陈炎似乎觉得有些不妥,又补充了一句,“员工也是我的人。”


“有事,可以找我。”


这一刻,仲薇愣住了,听着陈炎的话仿佛一缕春风吹入自己的内心,温暖舒适,让人流连忘返。


“谢谢。”仲薇忠心的感谢。


“无妨。”陈炎微微一笑,站起身伸了个懒腰,“卢阳的位置以后你接手吧。”


“啊?可我资历不够。”仲薇想也没想就摇头拒绝。


“我说够,就够。”陈炎没有给仲薇反驳的机会,后者只能乖乖服从。


就在陈炎打算离开公司的时候,突然手机来了一个电话,是沈千金。


陈炎眉头一挑,自从沈千金听他的话把天水集团买下来之后,陈炎就感觉这个家伙其实很不错,不愧是自己的管家。


“怎么了?”


“少爷,您今晚有空不?”沈千金的声音自电话内传来,仲薇见到陈炎在打电话也没有说话,慵懒的靠在窗边,露出诱人的曲线。


一时间,陈炎看的竟是有些痴了。


“直接说。”


霸道的话语从电话那头传来,却让沈千金十分满意,自己这个少爷,似乎开始逐渐适应起自己的身份了,“今晚光华集团少东家举办了一个舞会,邀请了全夜城的阔少,您看……”


“没兴趣。”沈千金话还没说完就被陈炎打断了,他一向对这种东西没太大兴趣。


“少爷,如果你想要在家族来人之前锻炼起自己的能力,这种场合是不可避免的。”


沈千金的话语顿时给陈炎敲了个警钟。


最近事情太多,他都忘记了家族那边的竞争力有多强,当即神色不禁微微凝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