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响尾蛇资讯网 > 人文 >

红酒冰块水果毛笔h|把葡萄一点一点挤出来

2019-09-19 13:25

警告我不可以说话,小声的询问道。


“小然啊,我是房东,你楼上的那一家没有水了,我过来看看是不是你这块的水管出了问题。”


何嫣然看了看我,立刻慌乱了起来。


那本就被我揉捏的不成样子的薄纱,随着她来回的踱步,别样的诱惑。


我却来了兴致,看着何嫣然如热锅上的蚂蚁一般来回走动,似乎害怕别人发现我们两个人这说不清楚的关系一般。


何嫣然真的是脸色惨白,即担忧刚刚是不是声音大被人听到了什么,又忧愁我在屋子里要如何是好。


“小然,收拾好了没,我可以进去吗?”


房东的催促,就如同一道夺命的符咒。


何嫣然看着大敞四开的衣柜,央求我进去躲一下,只要一会就好,那可怜的模样,泪水都在眼睛里打起了转。


我点了点头,没有办法,虽然这女人骄横霸道,刚刚还打算收拾我,可是谁让我见不得女人流泪,更何况我们两个人之间绝对不可能那么简简单单的断了。


为了以后的幸福,我钻进了衣柜里,何嫣然也立刻的换了一身衣服,收拾整齐的走到了门口。


当然她刚刚也借口是刚刚在洗澡,正好她头发也是湿的,倒是也蒙骗了过去。


何嫣然领着房东在厨房里检查水管,而我却躲在了她的衣柜里。


扑面而来的女人香气,浸满了何嫣然的每一件衣服。


那味道特别的撩人,闻了就让人心痒痒的,特别想要干那事。


何嫣然内衣有慢慢的三大抽屉,我一件件小心的拿出来,慢慢的欣赏。


这个女人竟然有将近30条的丁字裤!


玛德!


看着那一根根的细线,遐想着穿着何嫣然的身上,被她的两片嫩肉包裹着,我脑子里就心猿意马的不知道如何是好。


嗯?什么东西!


我手指轻轻的摩擦了一下,一个纸盒的包装,在黑漆漆的衣柜里,总是有些古怪。


我小心的将这藏在内衣最里层夹缝中的东西拿了出来。


靠!


看着手里的东西,我眼珠子差一点瞪了出来。


我目瞪口呆的看着那个电动的跳D,脑子一片混乱。


她,她竟然——


我眼神火热的看着那小东西,好奇的思索着,那些普通的画面全变成了奇怪的奢靡的感觉。


我甚至忍不住的猜测,当何嫣然在讲台上认真的为我们讲课的时候,那每一个瞬间,是否身体里正藏着某一个东西,被操控着节奏,掌控着频率,一下下的跳动……


“我亲爱的英语老师……”


我嘴里轻捻着几个字,眼神莫测的看着手里的东西,听着何嫣然谦和有礼的和房东寒暄,道别。


“李贡你可以出来了!你……”


何嫣然刚刚想要说下去,看着我手里的东西,话一下子就被噎住了。


我发现这女人的屋子里真的是一个宝藏,我似笑非笑的看着面前的英语老师。


“老师,这是什么啊,我刚刚坐在柜子里,这东西搁到我屁股了,我就给拿出来了,你看看有没有被我弄坏啊?”


我看着何嫣然臊得通红的脸,故意装作不懂的问道。


何嫣然眼神躲闪的看着我,脸上细细碎碎的汗珠从鬓角处慢慢的流了出来。


“就……就是一个按摩仪器,你还小,不需要用,没坏,你快放,放下吧。”


何嫣然看到我认真求知的模样,终于有些禁不住,却给我搞了一个谎。


按摩仪?


呵!还真的是个按摩的东西,只不过按摩的位置妙而不可言罢了。


我没有听何嫣然的话,放下那粉嫩的小东西。


这么细小的一个小物件,我佯装不解的继续发问,这么小的东西,是按摩哪里的呢?


何嫣然瞬间肉眼可见的红透了整个人,屋子里的空气都透露着一丝暧昧。


“李贡!这就是个按摩脚的,你别给我转移话题,你刚刚欺负我的事情,别想就这样不了了之。”


何嫣然勃然大怒,用力的一摔凳子,倒还真有几分雷霆暴躁的架势。


只不过我晃动着带着小细线的小东西,嘴角含着笑的看着何嫣然。


“老师是真把我当成傻子了吗?这东西是按摩脚的?我怎么从来不记得呢?难道不是放在你的小森林里的,只要节奏控制好,一会就可以造出个小喷泉来呢!”


我挪瑜的看着何嫣然又红变白的脸色,不急不缓的说道。


何嫣然脸色大变,磕磕巴巴的想要辩解,可是事实如此,还是只试用于女性的东西,即便是何嫣然想要赖给她男朋友都没有办法。


“老师,你可是人民教师呢?你的学生现在还真的是有些意外呢?”


我靠近何嫣然,眼神带着笑意,温柔的说道。


何嫣然恐怕怎么也没有想到会被我戳穿谎言,不过我也佩服她的单纯,竟然还真的以为我不懂。


我上前一步,何嫣然退后一步,直到何嫣然被逼到了角落里,后背紧紧的靠在墙壁上。


“李贡,老师不是那样的,老师只是,只是……”


何嫣然委屈的咬着下唇,眼泪都流了出来,悲伤的在我面前慢慢的抽咽涕泪。


只不过这一次我可没有那么容易就上了她的当!


“老师,难道这是你男朋友给你买的?”


我给出了一个不错的借口,何嫣然立刻眼前一亮的点头,“对,就是刘峰给我买的,他非要逼着我用,你知道老师怎么可能同意,就藏到了衣柜里。”


我不信!


我邪魅的一笑,看到何嫣然气恼的脸色,心里更是乐开了花。


奶奶的,让你非要让我写好几遍的检讨书,一报还一报!


铃,铃铃……


长舒了一口气,何嫣然的手机突然间的震动,她看了我一眼,急忙的接起来。


“李主任,恩恩,我不忙,有时间,好,我这就过去!”


何嫣然有些兴奋的连连点头,关掉手机,看了我一眼,就说自己要去加班,拿上皮包头也不回的就立刻走了。


我有些蒙圈,看着空荡荡的房间,这个女人还真的是放心交给我。


只不过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我就不信了,这个女人躲得过初一,还能逃到十五去!


不过那个李德才也真是缺德,仗着自己是英语系的主任,自己不值班,就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