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响尾蛇资讯网 > 人文 >

乱小说目录阅读目录84,进入她紧致的身体|冲云破

2019-09-18 11:35

十八岁少女的身体,真的好美。



尤其对我这种将近四十的老光棍而言,简直就是致命的诱惑!



苏芸霞穿着一件粉色吊带小短裙,柔嫩的长腿被薄薄的黑丝袜紧紧包裹着,正撅着pi股趴在瑜伽垫上练习。



裙子很短,光照下,透明紧身黑丝里两瓣雪白tun肉,不时撑出诱人轮廓。



xiong前两团发育成熟的俏皮.玉兔,更是随着动作一跳一跳的,看得我口干舌燥。



“小陈叔叔回来啦。”



苏芸霞见我回来了,像只欢快的小鸟扑到我跟前,夺走我手里的购物袋,坐在地上不停地翻找东西。



她找得仔细,却不知xiong前领口大开,我往下一看,目光便失控地钻了进去。



这妮子也不知是牛奶喝多了,xiong前两团远比同龄少女丰满,胀鼓鼓的,刚刚运动出的香汗还黏在深邃的沟里,我下意识咽了口唾沫。



苏芸霞是我一个好友的女儿,从小就是个美人胚子,可惜先天智力发育迟缓,现在也才是小学三四年级智商。



前不久我那位好友病逝了,临终前便将女儿托付给我,让我好好照顾她。



我答应过他不会碰苏芸霞一根汗毛,然而面对这花一般的美人儿,我却有些把持不住了。



我从口袋掏出一包饼干,递到她面前,“芸芸是不是在找这个呀。”



“小猪佩奇饼干!”苏芸霞眼前一亮,刚要伸手过来拿,我故意将饼干举高让她够不着。



苏芸霞在我面前不停地蹦跶,xiong前那对玉兔蹦蹦跳跳的。



“小陈叔叔,给我嘛。”



苏芸霞突然搂住我的胳膊左右摇晃,一边晃一边撒娇道,“给我嘛,求你了。”



苏芸霞的声音又糯又嗲,透着小女孩特有的单纯声线,这绵糯的哀求声,弄得我心里像被猫爪子挠似的。



“那就看芸芸的表现了。”



我起了挑逗之心,坐到沙发上问道,“跟叔叔说,今天在家乖不乖呀?”



“超乖的,人家今天可是练了一下午瑜伽。”苏芸霞扑到我怀里,两条柔嫩美腿亲昵地缠到我腰间,“快奖励芸芸佩奇饼干。”



我故意不给她,小妮子就搂着我不停撒娇,坐在我腿上扭来扭去,柔软富有肉感的娇tun,不停研磨着下面火热,让我暗爽不已。



我起了坏心,拿起遥控器,顺手播放之前下载好的电影,屏幕上登时出现一对光**的男女抱在一起。



没一会儿,男人就让女人跪趴在床上,对着高高耸起的丰tun发起了冲锋!



苏芸霞一下子被吸引了,小脸红红的,指着屏幕好奇地问道:



“小陈叔叔,他们在干什么呢?”



“哦,那女的不舒服,男的在帮她治病。”我狡黠地说道。



“可是,他们为什么要脱衣服呢,而且那个姐姐好像很难受样子。”苏芸霞一副好奇宝宝模样。



“脱衣服才能把病治好呀,你看,那个姐姐脸上表情不是很舒服吗。”



我耐心解释着,手却顺着黑丝美腿探入短裙。



苏芸霞似懂非懂点了点头,完全没意识到腿上的异样,目光全被屏幕上吸引住了,小脸越来越红,tun缝那里感觉又热又痒。



下意识在我撑起的帐篷摩擦起来,她感觉自己那里像是被蚊子咬了,越磨越*痒,可又带着一种奇妙的酥麻感觉。



让她娇tun扭动的速度越来越快!

我看着苏芸霞动情难耐的样子,自己也憋得难受,光棍了这么多年,好不容易有个女人在身边,还是这么娇柔撩人的。


我默默跟老友说了声对不住,就这一次,让我多占点你女儿便宜,就当收养她的回报。


我趁这妮子不注意,偷偷拉下裤子拉链,一下子顶到了臀缝深处,连包裹着她裆部的性感黑丝都陷了进去。


那柔软销魂的触感,让我倒吸一口冷气。


“小陈叔叔,有个硬东西戳我屁屁。”苏芸霞感觉到了异样,要起身离开。


我哪能就这么放她走,把饼干塞到她手里哄道,“芸芸乖,陪叔叔看电影。”


苏芸霞有吃的也不走了,乖乖坐到我大腿上,让我沿着柔软臀肉来回厮磨。


这妮子觉得磨得舒服,一边吃饼干看小电影,一边还主动配合扭着臀,刺激得我血脉喷张,干脆托着这妮子的娇臀,速度不断加快。


可没一会儿,苏芸霞就喊着口干要喝水,怎么也不肯听话,见茶几上有水,我便让她自己去倒。


没想到苏芸霞弯腰倒水时,娇臀正好对准我。


裙子很短,包裹着两瓣饱满臀肉的柔滑黑丝上面,有几道我刚刚撕开的口子,露出了些许丰润白皙的臀肉。


其中靠近裆部的口子,更是隐约可以看到在粉色蕾丝内库上,有一抹湿润的痕迹。


我鬼使神差凑上前闻了闻,隔着黑丝裤袜,一股混杂着少女体香的sao味,窜进了我的鼻间。


“轰”地,我感觉浑身血液像是要沸腾起来,心脏“咚咚”猛跳,仿佛有什么东西要肆虐出来。


这时,屏幕里的女人撅着翘臀被弄地“嗯啊”疯叫,一下子引爆了我心底的野火。


我像一头发情的公牛,猛地扑了上去,一把将苏芸霞摁在茶几上,那里也狠狠嵌入到了臀缝里面。


“啊,叔叔,你要干什么!”


苏芸霞惊慌地扭过头,挣扎要起来,却被我狠狠地压在身下。


我无比兴奋地抚摸着她,粗糙的大手由下而上,从柔滑弹性的黑丝美腿,紧致挺翘的蜜臀,再到滑嫩丰满的酥胸。


这妮子实在太诱人了,就像块水润香滑的嫩白豆腐,让我恨不得一口吃掉!


苏芸霞被我吓到,像只惊慌失措的小鹿,昂着头呜咽哀求道:


“小陈叔叔...不要这样...芸芸好害怕。”


我哪里顾得上,疯了般想占有这个妖精,喘着粗气道:


“芸芸乖,让叔叔弄一次,一次就好。”


说着便掀起她的裙子,在黑丝裤裆部猛然撕开一个大口子,把内库拨到一边,握着那气势凶猛的家伙就顶了上去......


3


第3章

“痛!好痛啊!呜呜呜.......”


还没进入,苏芸霞就拼命地挣扎着,哭喊道,“小陈叔叔是坏蛋,大骗子,我讨厌死你了!”


我猛地一下子惊醒了,赶紧松开她。


苏芸霞迅速跑回房间,“嘭”地一声关上门。


我瘫坐在沙发上,看着裤裆鼓起来的一大团,懊悔自己刚才怎么干出这等混账的事,说好只是占便宜,却差点强暴了她。


叹了口气,我到浴室冲冷水降火,脑子里却止不住回放着苏芸霞挺翘紧致的蜜臀,柔滑黑丝包裹下的裆部,显得那么神秘诱惑!


想着,我那里硬得更加吓人,忍不住自己动手解决起来。


可无论怎么解决,始终得不到释放,心里的那股子野火越烧越旺,突然,我看到洗衣机上面放着一条浅肉色蕾丝内库。


是苏芸霞穿脏了扔下的!


“这小妮子,怎么又把内库扔洗衣机上了。”


我舔了舔干裂的嘴唇,把那条蕾丝内库拿到手上,看着内库中间湿乎乎一小片,鬼使神差凑上去闻了闻,顿时刺激得我下身狠狠一紧。


我看了眼苏芸霞房间,将那条浅肉色蕾丝内库包裹在火热上,舒服得一声长叹,手上动作了起来......


接下来几天,苏芸霞总躲着我,不再跟我亲近,任凭我拿零食怎么哄,她也不愿意搭理我。


这让我更加后悔,想着只能后面慢慢补偿她。


晚上的时候,外面下起了暴雨,还时不时地炸起几个巨雷。


我正准备睡下,苏芸霞穿着吊带睡裙走了进来,两眼泪汪汪地看着我。


“怎么了,芸芸。”我赶忙坐起身,示意她过来。


见苏芸霞踌躇戒备的模样,我叹气道:


“那天都是叔叔的错,叔叔保证以后不会那样对你,如果做不到就天打雷劈!”


“轰”地一声,外面突然响起了一个炸雷,苏芸霞吓得蹲在地上,捂着耳朵瑟瑟发抖。


我过去把她抱到床上,轻声哄道,“芸芸乖,别怕,叔叔在你身边。”


小妮子缩在我怀里抖个不停,嘴里呜咽抽泣道,“我......我想爸爸了...”


我满脸愧色,心里罪恶感重重,轻抚着她的背让她睡得舒服些。


小妮子哭着哭着就睡着了,我帮她盖紧被子,便搂着她睡过去了。


苏芸霞睡相不好,半夜我被她一脚压在肚子上给惊醒了。


小妮子像八爪鱼一样缠在我身上,呼气都打到我脸上了,鼻间弥漫着半熟少女的甜腻香味,弄得我不由心猿意马起来。


借着月光,我低眼看去,苏芸霞趴在我的胸膛上,胸前两团滑腻雪白挤出一条深深的沟壑,随着呼吸起伏着。


我狠咽了口唾沫,手不受控制地伸向那诱人的雪白。


苏芸霞突然转过身,吓得我赶紧收回手。


我又对苏芸霞起了邪念,忍不住暗骂自己一声禽兽。


然而,当我看到这妮子背过身的诱人身姿,又有些控制不住了。


这小妮子的睡裙都掀到腰上了,浑圆滚翘的娇臀就撅在我面前。


粉红色的内库快搓弄成一条绳,紧紧地绷在饱满白皙的臀缝中间,看得我热血膨胀。


“乖芸芸,你就让叔叔磨一下,一下就好!”


我在心里默默说道,掏出那早已叫嚣的家伙,小心翼翼地把苏芸霞内库拨向一边,然后缓缓把它......


4


第4章

“不要!”苏芸霞突然喊了一声,吓得我赶紧把家伙收了回去,随即立马装睡。


见苏芸霞嘀嘀咕咕地说了几句梦话,没真醒来,我才松了口气。


这一惊一乍的,我也没敢再继续,可下面胀得厉害,只好去厨房给自己倒冰水喝,喝了好几杯才把火给降了下去。


我叹了口气,有这小妖精在身边,不能吃不能碰的,是个正常男人都憋不住。


幸运的是,这一晚后,苏芸霞又变回了原先天真烂漫的模样,穿着吊带小背心,挺着两团饱满在我眼前晃荡。


早上苏芸霞喊着要喝牛奶,我便热了一杯给她送过去。


小妮子估计是饼干吃多口渴了,见我拿牛奶过来了,就急忙端起来。


谁知她不小心手一滑,整杯牛奶都洒到胸口上,领口处的白嫩登时被烫红了。


“哇!好烫!好烫!”


苏芸霞快哭出来了,迅速脱掉身上那件湿掉的背心,里面两团大乃子登时跳了出来,看得我眼睛都直了。


“小陈叔叔,芸芸好痛,呜呜呜......”苏芸霞嚎啕大哭,一脸可怜兮兮的模样。


这时我才回过神,不舍地移开了目光,柔声哄道,“芸芸乖,叔叔用药膏涂一下就不痛了。”


说完便去房间拿药膏,我忘记把药膏放哪个位置了,在房间找了好一会儿才找到,正准备出去时,房门被打开了。


这小妮子居然只穿着内库走了进来!


两条白皙纤细的大长美腿就这样晃荡在我面前,粉色的蕾丝内内不断刺激我的眼球,还有胸前那两团饱满鼓胀的大乃子,差点让我鼻血都飙出来了。


“小陈叔叔,你好慢呢。”


苏芸霞娇嗔了一句,梨花带雨的脸上写满了委屈,“芸芸这里好痛。”


“你怎么...怎么把裤子给脱了?”


这一刻,我只觉得有股邪火拼命往下蹿,好不容易保持的理智荡然无存,满脑子都在想怎么办了这小妖精!


5


第5章

苏芸霞撅着小嘴,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裤子上都是牛奶,黏糊糊的难受。”


“到床上去,叔叔帮你涂药膏。”


我干渴着嗓子,心想这可是你主动送上门的,不能怪叔叔我。


苏芸霞听话地坐到了床上,那白得耀眼的玉兔窝在胸口,看得我越发眼热。


我把药膏挤到手上,朝苏芸霞胸口处抹去,触手的温热,让我的心扑通扑通跳个不停。


“嗯......”苏芸霞舒服地哼出声,白皙的俏脸泛起了一抹红晕,咧嘴憨笑道,“凉凉的,好舒服呢。”


手不由地涂到了高耸处,那光滑嫩弹的触感差点让我呼吸都停滞了,忍不住抓了一把。


苏芸霞秀眉微皱,一脸娇憨地提醒道,“小陈叔叔轻点,疼呢。”


我笑呵呵点了点头,目光早已落在那娇艳欲滴的诱人处,看得眼馋直咽口水,真想扑上去尝尝味道,一定香甜可口得紧。


“啊!”苏芸霞突然撇开我的手,不断地抹掉涂好的药膏,又开始哭鼻子。


“我不要涂了,好辣,药膏变得好辣,呜呜呜......”


小妮子哭得泪如雨下,任凭我连哄带骗,都死活不愿让我帮她涂了。


我还没过够手瘾呢,于是假装生气道,“你不肯涂药,叔叔以后都不理你了!”


“小陈叔叔,不要涂药膏好不好嘛。”


苏芸霞小心翼翼地拉着我的手撒娇,随即委屈巴巴指了指自己的胸部说,“芸芸这里又辣又痛的。”


看着苏芸霞泪眼汪汪惹人怜的模样,我心里的邪念愈发膨胀。


“来,叔叔给你吹吹,痛痛就走光光了。”说着我便往她胸口上吹气。


借着吹气的由头,我贪婪欣赏着那两团雪腻丰润的大nai子,真是又白又大,像水滴一样,稍微一挤都能流出甘甜可口的ru汁。


我仿佛嗅到了那股诱人的奶香味,犹如催情迷药,让我双眼通红,呼吸粗重起来。


“嘻嘻,叔叔吹得人家奶奶好痒呢!”


苏芸霞一脸娇憨的笑容,时不时晃荡着大乃子躲闪着,完全没意识到对我的刺激有多大。


突然,我脑海里浮现出一个邪恶计划,故意指着苏芸霞胸部皱眉道:


“芸芸,你最近是不是偷吃了什么坏东西,这里怎么变得这么大了?”


“啊?”这妮子低头看了下自己两团大乃子,迷糊道,“没吃什么坏东西呀,这里不是一直这么大吗。”


“胡说,跟你同龄的女孩子,这里才是个小馒头,你的已经变成大馒头了!”


“大馒头?”苏芸霞一吓,她突然想起班里有女生骂她是母牛,两个奶子跟牛ru房一样大。


“呜呜呜,我,我也不知道吃了什么坏东西,叔叔我会得病死掉吗?”


苏芸霞智力发育迟缓,根本反应不过来怎么回事,以为是真吃了什么坏东西,吓得眼圈都红了。


见这妮子上套,我心里一阵暗喜,却故作无奈道:


“倒也不是什么大病,幸亏叔叔发现得及时,现在还来得及治。”


“那要怎么治呢?”苏芸霞紧张地咬着唇,期艾艾望向我。


这让我不禁老脸一红,心里罪恶感飙升,却又莫名兴奋,咳了咳道:


“很简单,你吃了坏东西,所以这里面多了好多脓水,叔叔帮你吸出来就好了。”


“脓水!”这妮子一听这个词小脸都白了,“那叔叔快帮芸芸治病,芸芸还不想死掉!”


说着,苏芸霞竟主动捧着两团大乃子送到我嘴边,一双美眸泪眼汪汪望着我,透露出哀求之意。

我哪里还忍得住,狠咽了口唾沫,张嘴就含住了一颗嫣红樱桃,娇嫩得要命,唇舌开始缠绕吸吮,明知没有奶水,还是疯狂吸着。

两只粗糙大手各抓握着一边,或轻或重,纵情玩弄着这妮子两团雪腻丰满。

“叔,叔叔,不要那么用力吸,芸芸感觉好难受。”

苏芸霞小脸通红,娇媚得像是三花桃花盛开,她感觉胸部像通了微弱电流,传来酥酥麻麻的感觉,又难受又舒服。

尤其被我粗暴“吸脓”时候,那种感觉非常强烈,传遍整个娇躯,就连下面也麻痒起来,嘴里不禁发出羞耻的娇吟。

“傻瓜,不用力吸,脓水可吸不出来哦。”我一脸严肃,继续骗这妮子。

“那,那叔叔快吸,芸芸还忍得住。”

“好嘞!”得到这妮子的鼓励,我嘿嘿一笑,大手不停在两团大乃子上揉捏游走,嘴上更是卖力动作着。

我以前年轻时候,跟一个老中医学过按摩手法,熟知女性身上所有敏感点,更不要说胸部这里本就敏感。

果然,没多时,苏芸霞就被我高超的手法弄得娇喘连连,双眼迷离,娇躯上泛起了朵朵桃花,瘫软在我怀里,任由我施为。

占了这么久便宜,我下面被刺激都快爆炸了,裤裆顶得老高,但还不到火候,我心里邪恶地计划着,要让这妮子求我上她!

我一只手把苏芸霞紧紧圈箍在怀里,一只手偷偷解开裤裆,释放出憋闷许久的大家伙,强行挤进这妮子两条紧闭的粉嫩玉腿,不时蹭着水蜜桃般的臀瓣,在粉色蕾丝内库边缘,一下一下厮磨着。

苏芸霞自然感觉到了双腿间的异样,胸口处传来的强烈酥麻感,也传递到了下面,比之前在客厅看电影时候还痒,痒得她忍不住配合着摩擦起来。

见苏芸霞如此顺从,我布满血丝的双眼里透出野兽光芒,趁她不注意,缓缓扯下了她的粉丝蕾丝内库,惊人的火热直接贴上去厮磨。

就在这时,苏芸霞突然开口,“小陈叔叔,脓水还没吸完吗,是不是太多了?”

我灵光一闪,嘴上松开她的诱人樱桃,故意一脸凝重道:

“芸芸,叔叔刚刚帮你吸脓时候,发现你奶奶里有小虫子了,应该是你吃的坏东西里面的寄生虫!”

“啊,叔叔,那小虫子会咬我吗?”苏芸霞被我的话吓到,眼泪都出来了。

“暂时不会,不过小虫子已经从你奶奶里跑掉了,叔叔得找找。”

“那叔叔快帮我找找。”苏芸霞晃荡着两团大乃子哭求道。

我狠咽了口唾沫点点头,粗糙的大手在苏芸霞娇躯游走着,故意滑到她的羞人处,伸手摸了摸,发现那里已经一片泥泞了。

“找到了,就是这里,芸芸你有什么不舒服的感觉吗?”

“嗯!”苏芸霞舒服地哼出声,呼吸变得急促起来,娇喘道,“是,就是那里...好麻好痒......”

“芸芸你忍着点啊,叔叔这就帮你抓小虫子!”

我强忍着内心的激动,将手指伸入了那处羞人处,只觉像是被一张柔嫩小嘴吸住了般,紧得要命,又无比湿热。

苏芸霞娇哼了声,说疼,让我轻一点,我点点头,手指开始在里面搅和起来。

苏芸霞哪儿经受过这等刺激,随着我手上动作不断加快,这小妮子的喘息声越发急促,小脸红得像是沾染了胭脂,蜜臀疯狂迎合着我的手指。

“啊啊为什么会这么痒,叔叔,还没有抓出小虫子吗,芸芸感觉自己要疯掉了!”

眼瞅着这妮子就快到快乐的巅峰,我故意抽开手,叹气道:

“芸芸对不起,这小虫子太狡猾了,叔叔没抓出来。”

极致的快乐突然停止,再加上对小虫子的恐惧,苏芸霞登时就慌了,双眼水汪汪地扑倒我怀里,“小陈叔叔快帮帮我。”

“别怕,叔叔还有最后一个办法!”

“什么办法?”苏芸霞急切问道。

“傻瓜,你忘了,小虫子怕大虫子。”

我轻轻抚摸着她的挺翘娇臀,指着自己那根黢黑泛着青紫的可怕东西,说道:

“叔叔把自己的大虫子,放进你那里搅一搅,吓跑小虫子就好了!

可是,这么大能放得进去吗?”

苏芸霞看着我那里,芳心一颤,“太大了,感觉会很痛呢。”

“叔叔会很轻的,不会让芸芸痛的。”我咽着唾沫,循循善诱道。

“可是芸芸怕痛,而且......”

苏芸霞一脸为难,指了指我那里,“这个这么大,怎么可能会是有点痛?”

见这小妮子不肯,我故意吓唬她道:

“芸芸,如果不尽快弄的话,里面的小虫子就会越长越大,到时候不仅会非常痒,还会咬你呢。”

“啊!”苏芸霞终于知道怕了,搂着我的胳膊催促道,“小陈叔叔,那你快帮我弄吧。”

“好。”见小妮子上当了,我欣喜若狂地说道:“那你赶紧把pi股撅起来!”

苏芸霞点点头,毫不迟疑撅起了自己白花花的蜜桃臀,玉腿修长而粉嫩,配上胸前两团晃荡的大乃子,显得那么诱惑。

我双眼炙热地盯着娇嫩的臀缝儿,馋得直咽口水,太水嫩了,难怪我一刺激她就受不了了。

我把她两条大腿掰开,让那里更清楚地暴露出来,她还撅起臀催促我,“小陈叔叔,你......你快点把大虫子放进来!”

“芸芸乖,叔叔先看一眼小虫子还在不在。”

终于到了这一刻,我内心深处的欲望如岩浆般沸腾起来。

我喘着粗气,鬼使神差地凑上鼻子深深地嗅了嗅,瞬间少女芳香扑鼻,并带着一股女人熟透的味道。

我忍不住了,伸出了舌头......

“啊啊叔叔......你舔芸芸那那里干什么......那里好脏的!”

“啊!”苏芸霞猛地一缩,那地儿顿时像开闸似的喷了出来。

这妮子太敏感了!

来势凶猛的愉悦感让苏芸霞难以招架,浑身止不住地颤栗,神情迷离地趴在墙上喘息,“舒...服...哈...好舒服...”

“叔叔的大虫子...快...快点...”

苏芸霞颤抖着夹紧两条玉腿,努力撅着白花花的翘臀催促道。

“来了,叔叔的大虫子要进来了!”

我喘着粗气,握着那可怕家伙,对准苏芸霞粉嫩的臀缝儿缓缓挤进去......

“疼!小宏叔叔好疼啊。芸芸不玩了,呜呜呜呜.......”

苏芸霞那地儿实在是太紧了,比武陵源记里面的小窄道还要紧。

我这仓促的一下子,还没进去就忽然感到一阵剧痛,竟然还没吃到肉,就给崴了一下!

这疼得我有点难以呼吸,抱着可爱的小芸芸深呼吸了好几口气,我才缓过劲儿来。

“太......太紧了!”

我的目光变得火热起来,苏芸霞那地儿简直就是传说中的极品。

我变得不顾一切,我想得到苏芸霞。

死去的老朋友已经被我彻底的遗忘,我舔着舌头,把弄着自己的大兄弟,希望它赶紧好起来,在苏芸霞身上一展雄风。

“小宏叔叔,芸芸,芸芸不想吃大虫子了,芸芸好疼啊~”

苏芸霞可爱的小脸上全都是惶恐,她抓着自己小小的肉肉,可怜兮兮的仰起头看着我,以为就跟以前小丫头做了坏事一样,我会心软原谅她。

可我心中的火焰真的把守不住,我握着芸芸的小白兔,忍不住的低声嘶吼:

“笨,芸芸你要是再这样,小心里面的小虫子长大,把你的肉全都吃掉。到时候你可就不是疼一下了。”

“有多疼?”苏芸霞可怜巴巴的,跟个小狗似的问我。

我呵呵一笑,忽然灵机一动,威胁她说:“非常疼,到时候啊,就跟给你打针似的,要打一百针!”

苏芸霞举起葱白的玉手掰着指头算起了一百针到底有多少。

但她从小就有智力障碍,从一数到十都难,别说一百了。

数了几下,苏芸霞大眼睛里全都是蚊香,把自己给书晕了。

看苏芸霞这幅傻样子,我不有笑出了声。

“芸芸,来,叔叔给你吃大虫子。放心,稍微疼一下就没事了。后面还很舒服呢!”我露出了邪恶的爪牙。

我忍不住了。

当了近四十年的老光棍,我对女人的渴望快要点燃我的理智。看着玉腿修长的青葱少女,趴在我面前哭丧着脸撅起挺翘的小pi股,我轻轻的在她的pi股上拍了一下,笑道:“叔叔马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