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响尾蛇资讯网 > 人文 >

被强奷很舒服好爽好爽,和熟妇一晚干十三次|最强

2019-09-19 14:13

是是是!”李耐急忙点头,悬着的心终于放了回去,嘴角也忍不住露出了一抹笑意。


到了晚上随便折腾?如果这家伙知道被子里藏着的是他媳妇儿,会是啥表情?


正想着,高壮开口道:“耐子,走,跟哥去喝点酒吧。”


说着,他又笑吟吟地冲着被子里的人叫道:“弟妹,待会你帮耐子看门!”


被子里,刘悦早就听出外面的人是自己丈夫了,吓得花容失色,好在没有暴露。此时又听他这么说,心里有些好笑。


“大壮哥,我不会喝酒的,还是别了吧……”


李耐苦笑着推辞道,眼珠子又转了转,心里不知盘算着什么。


“哎,老爷们不喝酒怎么行?”


高壮红着鼻子吼道:“喝酒喝不开,怎么做一家之主,怎么催女人干活?”


说着话,一股腥臭的酒气便从他嘴里飘散了出来,李耐皱了皱眉头,这家伙一大早就喝酒了?


“我跟你说,我家那个不要脸的婆娘,整天就他娘的知道往外跑,今天连饭都没给老子做……让我逮到,看我不抽死她!”


“娘的,害得老子只能喝酒解闷,这B娘们,孩子生不了,干活也不好好干,指不定是和哪个野男人私会去了!”


李耐顿时就乐了:“大壮哥,其实事情未必像你想的那么糟……行吧,既然你想喝,那老弟就陪你喝两盅。”


说着便翻箱倒柜找了瓶白酒,拉着高壮到了外面,俩人坐到门口就开始喝。


高壮本来就喝了一些,这会儿又尝到酒香,顿时心花怒放,两杯下肚,就大大咧咧吹起了牛皮:“耐子,哥不知道你啥眼光……你,你看那隔壁村的小翠儿,漂亮不?”


“漂亮啊!”


李耐一愣,下意识地回答道。


小翠也是附近村里有名的水灵姑娘,虽然不及杨小雪漂亮,可也看得过去……高壮怎么突然提到她了?


难道说,这高壮居然在背地里,和那小翠儿有染不成?


“大壮哥,你不会和小翠儿好上了吧?厉害呀!”


李耐眼珠滴溜溜一转,假装佩服地问道。


但他心里想的是,如果高壮和其它女人有染,不就等于是背叛了刘悦?


在早些年,李耐可是把刘悦当作姐姐一样的,现在刘悦嫁到高壮家里,可是受了不少的委屈,何况这些委屈大多都是冤枉下来的。


如今高壮不但打骂刘悦,还背着刘悦和别的女人偷情?他有什么脸面怀疑刘悦偷男人?


李耐不能忍了,心中暗道一定要好好治一治高壮,让他吃上点儿苦头,也算替刘悦姐出口恶气……嗯,这个理由很正当。


“你不知道,小翠儿的屁股有多大,我背着我爹给她偷偷送去十斤苞米,她就让俺摸了一把。啧啧,那叫一个舒服!你要知道,哥最不缺的就是苞米。”


“就是她总骂我,说进不去,你说这不是羞辱我吗?你是学医的,这儿有没有啥药能让俺那方面厉害一点儿?”


李耐一听,顿时乐得一拍腿:“这你可找对人儿了,大壮哥,你等等,我去给你找找。”


说着,李耐就起身进屋,翻起角落里的一个木箱,边翻边笑吟吟道:“老爹为我娶媳妇准备,留了不少名贵药材,都在这里边,全是宝贝。”


“大壮哥,你可……”


李耐还没说完,高壮就借着酒劲冲了上来,劈手夺过了一把黑乎乎的东西,直接塞进嘴里,然后猛灌了一口酒。


“耐子,哥就谢谢你了。我这就去找小翠儿,让那小娘皮尝尝我的厉害,看她还不敢不敢瞎说!”


“哥,你喝多了,还是我带你去吧。”


李耐急忙扶住高壮向外面走去,同时抽了抽嘴,这喝了也没多少,就醉成这样了?还以为这家伙有多厉害呢。


更让他无奈的是,那药本就性烈,只要泡酒的时候加一点儿就足够金枪不倒了,没想到高壮居然吞了一大把……这要是发作起来可咋办?


出了门,正发愁怎么安置高壮,却忽然间看到隔壁张桂芳家的牛棚敞开着,老母牛肥硕的屁股正冲着外面,李耐顿时眼睛一亮,计上心来。


“大壮哥,你看,小翠儿在那儿呢。”


李耐叫了一声,指了指牛棚的方向。


高壮揉揉眼睛看了过去,顿时大喜:“老弟,我没吹牛皮吧?都告诉过你了,小翠儿的屁股就是大!”


说着,他便跌跌撞撞地走了过去,看着老牛的屁股,迷离的双眼中满是情欲:“翠儿啊,咋连姿势都摆好了呢?”


“嘿嘿,你放心,我明天就拉一车苞米给你送过去……现在,先让你尝尝我的厉害!”


听到这里,李耐就知道,这家伙要遭殃了。


憋着笑等待了片刻,果然,一声惨叫忽然间从牛棚里传出,高壮被老牛踢了出来,疼得捂着肚子在地上打滚。


“这小翠儿咋这么大力气?”高壮哀嚎。


这一踢把他肚子里的酒都踢出来了,忍不住脸色一青,又趴在地上大吐特吐了一番。


“大壮哥,你咋这么不小心,这牛的屁股你怎么能认成小翠儿呢?”


李耐叹了一口气,心里却乐开了花。


这下动静可就闹大了,很快的,不少人都发现高壮被牛踢了,一群人前来围观,也有好事儿的村民跑去通知了村主任高文虎。


村主任一来,便扑进了人群,满脸惊慌失措:“大壮,你这是咋了啊,是被谁给打成这样了啊?”


李耐上前一步,哭丧着脸开口道:“高主任,大壮哥来找我喝酒,他自己喝多了,就去摸牛屁股,说是摸起来比女人的还要舒服。”


“儿啊,你咋这么蠢呢,牛屁股是你能摸得来的吗?”


高文虎一阵心疼,又不知该如何责骂,便将矛头转向了李耐。


“李耐,你跟我说实话,到底是怎么回事?是不是你在搞鬼?”高文虎一瞪眼睛,质问道。


李耐摇摇头:“主任,你这就是冤枉人了!他自己要喝酒,我也没得办法,摸牛屁股的时候,我可拦他了呀!”


高文虎心里门清,这里面一定有李耐的原因,否则自家儿子再怎么糊涂,也不会无缘无故把牛当作女人,还去摸牛屁股,这不是找死吗?


可他偏偏说不上什么理来,只得冷哼了一声,扶着儿子回家了。


李耐才懒得理会,这老流氓惦记杨小雪,他可是记在心里呢,幸好杨小雪冰雪聪明,看出了高文虎的猥琐意图,才没有中了他的奸计。


随着高文虎的离开,围观的众人也开始唏嘘起来。


“大壮真是越来越没出息了,整天喝酒打牌,还把牛屁股当成女人的屁股,真是让人笑掉大牙!”


“哎,还不是被那小媳妇克的,妖精上了身?别提了,免得得罪人。”


“怕啥,现在村里谁不是在骂刘悦的?要不是这个小妖精,嫁进去的就是我家闺女,哪还会出这么多事儿。”


李耐听闻,不禁脸色一僵,这群人真是愚昧迷信,什么妖精上身都扯出来了,索性也不去辩解。


谁会去和这些只会在背后嚼舌根的傻子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