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响尾蛇资讯网 > 人文 >

裙子褪到腰_按在墙上 抵进她的柔软

2019-09-19 14:12

那天她因为值日所以送的比平时都晚了一些,学生们都放学了,她不确定何逸风是不是还在办公室,于是就试着去碰碰运气。


这一去可不了的,何逸风的办公室里传来了一阵靡靡之音,郑秀秀轻轻推开门一开,原来是何逸风正在和同班的赵晓玲光着身子打架!


她当即震惊地捂住嘴巴,由于郑秀秀当时正处在刘志刚和张春华带给她的冲击中,对情欲的感觉懵懵懂懂,愣是看完了整场。


令她没想到的是,看起来徒有其表的何逸风,在床事上竟然这么猛,将班花赵晓玲弄得嗓子都哑了,连连求饶,甚至比的上刘志刚。


郑秀秀从来对这种成熟男人没有抵抗力,发现何逸风原来这么刚猛后,对他产生了一点不同寻常的小心思。


老师和学生偷情可是大新闻,如果被爆出来,何逸风不仅会丢了工作,恐怕家里的母老虎也会要了他半条命。


郑秀秀转着笔,脸上带着一抹高深莫测的笑容,该怎么逗逗“老好人”何老师呢?


最近学业比较忙,刘志刚忙着干活,俩人同住一个屋檐下,确实见不到几面,因此郑秀秀还真有些怪无聊的。


何逸风讲完课,推了推眼镜,放下了手中的教案,温和地说:“同学们,下课后的二十分钟课间,学校要举办一场防火演习,等下警铃响起的时候,大家听我的指挥,依次从楼梯上排队下楼,不要慌乱,以免发生踩踏事故。”


他刚一说完,底下就响起了哀嚎声:“不是吧,我们的课间啊,学校也太可恶了!”


“还我们课间!”


一个长相有几分清秀,脸上化着淡妆的女孩子懒懒地伸出了玉臂:“老师,如果我不小心被别人推搡的话,老师会保护我的吧?”


说话的正是赵晓玲,和何逸风有着不清不楚关系的女学生!


郑秀秀向来不喜欢赵晓玲,因为这个女生处处和她作对,甚至会向其他人散布一些对她不好的谣言,这让郑秀秀很反感。


赵晓玲说完这话,学生们哄然大笑,何逸风则是无奈地推了推眼镜:“当然。”


只有知道内情的郑秀秀看穿了一切,这两人简直实在课堂上公然调情!


郑秀秀被誉为学校的长腿校花,自然会引起其他女孩子的嫉妒,赵晓玲就是其中之一,因为她,郑秀秀在班级里的日子并不好过,甚至隐隐被其他女生所排斥孤立。


她心里憋着一口气,赵晓玲不是喜欢何逸风吗?那正好,她就把何逸风抢过来,到时候有她哭的!


看着赵晓玲脸上甜蜜的笑容,郑秀秀越看越不舒服。


下课铃响起,何逸风指挥着学生们在走廊里站成一排,赵晓玲趾高气昂地走过来,身后还站着几个同样看郑秀秀不顺眼的女生。


“郑秀秀,等下可小心些,要是被人推到了,踩到你这如花似玉的脸蛋就不好了啊。”


“就是哈哈哈,被踩成猪头可怎么办?”


郑秀秀并不理会这几个女生,跟在同桌的身后走到了走廊上。


她个子高,因此站在女生的最末,男生的第一排,她的身后就是班级里有名的猥琐男,林立。


一开始郑秀秀并没有感觉有什么不对劲,后来她发现,她的裙子底下似乎在冒着凉风。


郑秀秀低头一看,林立竟然拿着手机在偷拍她的裙底,她又羞又恼,一脚踩在了林立的鞋面上!


林立痛呼一声,立刻引来了何逸风的注意。


“怎么了?”


郑秀秀平静地回答:“没事老师,林立他犯癫痫了!”


林立眼睛含着泪,是敢怒不敢言,毕竟是他有错在先。


“哦,注意一点,马上要到我们下楼了!”


何逸风一声令下,学生们在他的指挥下,井然有序地走在向着楼梯走下去,何逸风就站在队中间,郑秀秀的身旁,维持着队伍的秩序。


“啊!”


突然,前面有个女生跌道在地,一下引发了大混乱,接连几个人倒地,学生们也慌了神儿,纷纷抢着下楼梯。


老师们见状大声喊道:“同学们不要慌,不要发生踩踏事故啊!”


奈何学生们像是疯了一样拼命向下涌,都以为出了什么事情,郑秀秀一个不稳,被人挤到了何逸风的怀里。


何逸风的怀抱和他的人一样,有种如沐春风的好闻气息。


郑秀秀楞了一下,有些不好意思地抬头看向何逸风,发现他的眼神有些发直,这才发现自己的校服衬衫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拉扯坏了,露出一大片雪白的胸口,和发育良好的胸脯。


何逸风反应的最快,当下脱下自己的外套,裹住了郑秀秀的身体,面色却有些发红。


郑秀秀脸色红的像颗小番茄,羞耻地想,何逸风刚刚是不是全看见了,那么他心里是怎么想的呢?


郑秀秀对自己的身材一向很自信,她可比赵晓玲那个干瘪货发育得完美多了,前凸后翘,应有尽有。


不知道为什么,何逸风那明显怔愣的目光,让她的心中生出一种满足感。


“老师......”


郑秀秀语气变得可怜兮兮,害羞地看着何逸风,何逸风清咳一声,大手搂住了她的肩膀:“咳咳,老师护着你走,等下你去老师宿舍换件衣服,没关系的。”


郑秀秀点点头,小鸟依人地靠在何逸风的怀里。


她脸上偷笑,没想到机会来的这么快,她一定得好好把握这个机会,让何逸风拜倒在自己的身下,给赵晓玲一个狠狠的教训!


她靠在何逸风的胸膛里,故意露出了一大块衣服,何逸风只要一低头,就能看个仔细。


演习结束,但因为刚才的混乱,还是有几个学生受到了擦伤,还有几个不小心被推倒在地,发生了踩踏,好在并没有学生有生命危险。


最惨的是赵晓玲,她被人推搡在地,脸肿成了猪头。


赵晓玲原本想找何逸风诉苦,却看见郑秀秀穿着何逸风的外套,俩人就差抱在一起了,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老师!”


她大喊一声,快步走到两人面前,质问道:“老师,你怎么和她在一块儿?!”


郑秀秀见她满脸的淤青,噗嗤一声笑了出声。


“老师,她可是被男人玩烂的公交车,烂货,你跟她站在一起会被别人骂的!”


郑秀秀神色严肃起来,语气尖锐道:“赵晓玲,话可不能乱说,你哪只眼睛看见我和别的男人在一起了,莫非都是你凭空想象出来的?”


“还有,你和何老师是什么样的关系,凭什么管着他和我啊!”


她意有所指,赵晓玲因为做贼心虚,立刻不说话了。


郑秀秀不甘示弱地回怼过去,何逸风见赵晓玲话说的这么难听,眉头也皱起来:“好了好了,大家都是同学,你话不要说的这么难听!秀秀刚才受了擦伤,我带她去医务室,你赶紧回队列里坐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