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响尾蛇资讯网 > 智库 >

肉丝美鮑护士20.p|三级很肉很黄的小说

2019-09-19 14:01

深的感受那种只有乱伦才特有的兴奋和激情。


事实上,这世上还有什么能比父女二人,相拥相亲,相爱相奸更刺激,更美妙的呢?


我的巨蟒和小娜的甬道紧密的相互磨擦挤压着,释放着如巨浪般的快感。


突然,我敏锐的感觉到小娜的薄唇正在急剧收缩,小娜的薄唇正在紧紧的咬我的巨蟒根子。


于是,我轻轻一动……


立即,一阵说不出的酥、麻、酸、痒,沿着我的巨蟒,从小娜的甬道里传了出来。


这是我从未有过的快感。


从那里涌出的快感布满了我全身的每个细胞,使我产生了更加强烈的性欲。


我用大手紧紧箍著小娜弱不禁风的柳腰,用灼热昂挺的巨蟒在她柔软花径中反覆抽戳著……


小娜白嫩的大腿本能的勾住了我的猿腰,紧贴着我,迎接着我饥渴无度的索求。


我的汗水不断的滴落在小娜的细嫩肌肤上,往著丰盈的双乳间流去,和她的香汗汇集凝合,那情景格外刺激。


这使我眼中的欲火更加炙热,情不自禁的低下头去,舔吮著小娜儒湿挺翘的樱桃。



8

我能明显的感到小娜汗湿的娇躯紧贴我黝黑壮实的身体,颤抖著,扭动着,是那样的柔弱无助。


不知不觉中,小娜的甬道已经渐渐熟悉的适应了我硕大的巨蟒。疼痛已悄然褪去,小娜的身体也发生著变化。


我们的父女恩爱,已慢慢的渐入佳境。我和小娜的一进一出、一迎一送,都那么丝丝入扣,妙不可言。我们就像一对相儒多年的恩爱夫妻。


情欲的烈火不断攀升著,父女相奸的快感都要令我快发疯了。


我欠起上身,一边卖力的挺动着巨大的巨蟒,一边俯视著身下如痴如醉的宝贝。


这时,小娜的双臂正紧紧的搂抱着我弓起的腰肢,丰满的双乳正紧紧的粘贴着我的胸膛,挺直的脖颈向后拉直着,酡红的粉脸伴随着我的动作不停的左右摆动着,而头发则飘洒在床单上。


小娜恩爱时的这种媚态,是我从来没有看见过的。


她香汗微出,面容酡红,牙关紧咬,嘴唇轻抖,娇吟声声,偶尔从嘴角边吸一口冷气,鼻孔不规则的张翕著,而秋波荡漾的水眸则半睁半阖,渐趋迷离,恰似烟波浩缈的大海……


这一切,充分的显露出小娜对我的恩爱动作有著强烈的反映。


对此,我感到满心喜悦,心中充满着无与伦比的成就感——我,是一个男人,一个能充分满足小娜性要求的真正男人!


“小娜啊……”我低低的吼著,把小娜的屁股抱得更紧,巨蟒抽插得更深、更有力。


随着我抽插速度的加快,我的巨蟒在小娜的肉体内迅速膨胀,越来越粗,越来越硬,越来越长,越来越大。


每插一下都直穿小娜的宫颈,使小娜的甬道急剧收缩;每抽一下都只留蘑菇头在小娜的甬道口内,以便下一次插的更深。插进去的时候,响如重拳猛捣;抽出来的时候,唧唧的叫声就像玉米拔节。


我越插越舒服,越抽越爽快,挺动着大鸡巴在小娜的肉体一再狂烈地插进抽出。


随着我的动作,小娜的全身不停的抽搐、痉挛。


小娜的头发散乱的披散在床单上,她紧闭双眼,眼角滚动着晶莹的泪珠;宝贝的双手紧紧的搂抱着我的腰,双腿紧紧的夹着我的臀围。


我每一次的插入都使小娜前后左右的扭动白胖的屁股,而丰满雪白的奶子也随着我抽插的动作不停的上下抖动着,磨蹭著我坚实的胸膛。


突然,我敏锐的感觉到小娜的甬道里一阵阵的痉挛,一阵阵的收缩,随即一股滚烫粘滑的粘液涌了出来,浇烫在我的蘑菇头上,使我猛的一个激灵,巨蟒不由自主的向上抽动了一下……


“啊!爽死我了!”


小娜的甬道正在吸吮我的蘑菇头,小娜的薄唇正在嚼咬我的巨蟒根子。那难以形容的酥痒差点使我快崩溃了!


我不想让新婚之夜的父女相奸就这么快结束,我抽出巨蟒定了定神,待一泄如注的冲动过去后又奋力地插了进去……


于是,我钢铁般的巨蟒又在小娜紧缩的甬道里开始了又一轮急剧的抽插。


我就像一只纵跃入水的青蛙一样,双脚有力的蹬著床单,两膝盖顶著小娜的屁股,宽大的胯部完全陷进小娜的双腿里,全身的重量都汇聚在巨蟒根子上。


随着我腰肢上下左右的伸张摆动,随着我聚成肉疙瘩的屁股一上一下、一前一后、一推一拉的猛烈挺动,我的巨蟒也就跟著在小娜的甬道里进进出出、忽深忽浅的一下下的狂抽、一次次的猛插。



9

我在小娜的胴体上,尽情的、亢奋的、疯狂的、粗野的发洩著我旺盛涨满的性欲……


一阵阵的酸、一阵阵的痒、一阵阵的麻、一阵阵的痛,从我和小娜巨蟒甬道的交接处,又开始向我们的全身放射著,放射著……就像一波接一波的海浪,一阵阵的快感一浪高过一浪……


小娜在呻吟,我在喘息,小娜在低声呼唤,我在闷声低喉……


“喔,爸……小娜受不了…………”


“小娜,我受不了……小娜啊……”


疯狂的父女恩爱达到了令人窒息的高潮!


我将小娜的双腿撑得更开,做更深的插入。巨蟒再次开始猛烈抽插,蘑菇头不停地撞击在小娜坚硬的最深处上,使我感觉几乎要达到小娜的内脏。


小娜的眼睛半闭半合,眉头紧锁,牙关紧咬,强烈的快感使她不停的倒抽冷气,她微微张开嘴,下颌微微颤抖,从喉咙深处不停的发出淫荡的呻吟声。


“啊……恩、恩、恩……喔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