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响尾蛇资讯网 > 智库 >

很肉高嗨的小说,污到你湿透的小黄文

2019-09-19 13:30

火车上的摩擦

文学

于小虎下意识地咽了咽口水,干涩的喉咙如刀割一般疼痛,他伸出颤抖的手,想要摸一摸那雪白的半球,却忽然听到走廊上忽然响起细微的脚步声,然后就听到陈自强说道:老婆,咱们去餐车吃点宵夜吧。
陈自强突然回来了……他怎么就突然回来了呢?
听到偶像哥哥的声音,于小虎只觉得天地间仿佛崩塌了似的,时间似乎也停止了,他整个人都几乎石化了。于小虎下意识地以为,偶像哥哥是特地来捉他的奸的,他要完蛋了。
就在这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于小虎一直以为睡着了的罗小云,突然翻身坐起来,没好气地娇叱一声:给老娘滚!没用的废物,你还回来干嘛?
陈自强的一只脚已经堪堪迈进硬卧的门口了,只是因为角度的关系,没有看到里面站着的于小虎而已,陡然听到自家婆娘这么一声吼,顿时惊了一下,忆起刚才早泄的糗事,身子立马就缩回去了,心虚地左右四顾了一下,嘴里嘟囔道:你个败家的娘们儿,等回去了老子再收拾你。
见有人探出脑袋来看,那些好奇的、戏谑的眼神,让陈自强简直无地自容,立马转身溜走了,这次估计不到下车是真的不会再回来了。
骂的陈自强屁滚尿流,罗小云翻了个身,将白花花的身子缩回被窝里,继续睡了,从头到尾似乎都没有看见站在床铺边的于小虎。
于小虎像个傻子似的张大了嘴巴,然后梦游似的回到自己的床铺上,瞪大眼睛看着黑咕隆咚的天花板,懵懵懂懂的开始失眠——这到底是个神马情况?
第二天一早醒来,于小虎顶着两个熊猫眼,直勾勾地看着罗小云发呆。
罗小云直接无视了于小虎的裤子里,因为晨勃而高高翘起的小帐篷,淡定无比地把牙膏牙刷塞进于小虎的手里,然后一脸同情的表情,话里有话地说道:小虎,没睡好吧?
于小虎无语,心说我要是能睡好才奇怪呢。
罗小云微微一笑,说道:嫂子当年和你一样,也是第一次离开家乡、第一次坐火车、第一次进城,然后也是跟你一样的失眠,也是顶着两个熊猫眼去见工的……放心吧,一切有嫂子呢。
于小虎唯唯诺诺地答应着,低着头不敢去看罗小云。
罗小云似乎很享受调戏于小虎的感觉,红着脸笑道:小虎,怎么这个表情?怎么一觉睡醒,嫂子就变成老虎了吗?以前你不是最喜欢偷偷看嫂子的吗?
于小虎顿时大囧,面红耳赤的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罗小云看到于小虎窘迫的样子,顿时忍不住噗嗤一笑,拉着于小虎的手,说道:好了好了,我们小虎这么面嫩,嫂子都不忍心再开你的玩笑了……走,嫂子带你去洗漱。
被罗小云细腻绵软的小手一牵,于小虎的心里顿时就像长满了野草似的,那种飘飘然好像要飞起来的感觉,顿时让于小虎把偶像哥哥什么的都给忘到脑后了,满脑子都是昨晚那震撼的那一幕——在皎洁的月光下,罗小云那雪白的半球、雪白的双腿,是那么的完美,那么的圣洁。几乎是瞬间,于小虎的裤子前面,小帐篷支的更高了。
于小虎不得不夹着两腿,缩着屁股,小心翼翼地隐藏着自己前面的凸起。幸好罗小云似乎并没有注意到于小虎的异样,这让于小虎感觉好过了很多。
早起的车厢里都是人,罗小云一手牵着于小虎的手,一手护着自己的大胸,左闪右避好不容易来到洗手台,前面却正在排长队。罗小云停下脚步,于小虎只顾着夹紧两腿了,浑没注意前面的状况,一不留神顿时就撞了上去,帐篷里支棱着的东西,结结实实地顶在罗小云绵软的屁股上。
一瞬间,于小虎的心都快要蹦出来了,整个人都要石化了,他害怕罗小云会甩手给他一耳刮子,然后吐口水在自己的脸上,再痛骂自己是流氓——老家村儿里的泼妇们,都是这么干的,男人被这么搞过一次,名声就算是臭大街了,以后进了谁家的门槛儿,连狗都会防备地盯着他。
可是罗小云似乎没有感觉到似的,依旧拉着于小虎的手,站在于小虎的前面。于小虎缩了缩自己的屁股,对罗小云感激涕零。这个时候,于小虎再蠢也明白了,罗小云不是没有感觉,包括昨晚也是,人家只是胸襟宽广,不愿意跟他一般见识,不愿意看到他难堪而已。一念及此,罗小云在于小虎心目中的形象,顿时高大起来。
于小虎忍不住在心里感慨,看来女人的心眼儿,是和胸的大小成正比的,胸越大,心胸就越大,胸越小,心眼儿就越小。过了一会儿,前面排队的人还不见少,后面排队的人却是越来越多了。原来是另一头的水龙头没水了,所以两节车厢里的旅客都挤到这里来了,不拥堵才怪呢。
穿行的人流不断从于小虎的身边挤过,每过一个人,于小虎就被挤的向前一下,小帐篷里那根支棱着的东西,也就被动地顶一下罗小云丰满柔软的翘臀……于小虎越来越羞愧,同时也越来越兴奋,虽然隔着几层衣物,但是前端传来的那种女人特有的绵软弹力,让于小虎简直如痴如醉,一个没忍住,发狠地一挺腰,重重地顶了上去。
于小虎这一顶,刚好顶到一道缝里,前端似乎还有一种奇妙的柔软感觉传来,前面的罗小云还是没有任何反应。错了,罗小云不是没有反应,她的屁股也向后撅着,和于小虎前面的凸起,结结实实地贴在一起。于小虎只觉得销魂极了,那种美好的感觉,好像能让人飞起来似的。
喧闹的车厢,拥挤的人潮,窗外的景色正在飞快地向后掠去,广播里的甜美嗓音在深情地歌唱着一首上个世纪的老情歌,洗手台前的旅客在一边争吵一边争夺着位子,其他人无聊地排着队、帮着腔,无人注意到在洗手台旁边的这个不起眼的角落里,坚硬对柔软、火热对湿润,年轻的一男一女正默默无言地摩擦在一起,默契地享受着这种近乎偷情的快感。
许久以后,于小虎被罗小云细腻绵软的小手拉着,梦游一样排队洗脸刷牙,梦游一样回到座位,梦游一样下了车,然后梦游一样,背着铺盖卷儿拖着行李箱出了站。此刻于小虎真心理解了在倚天屠龙记里,张无忌为什么希望那条路永远都走不完,因为他怀里抱着赵敏啊。不过路总是要走完的,不管是张无忌抱着赵敏的路,还是于小虎出站的路。

第四章:进厂(一)

出了站台以后,陈自强就要告别,他上班的建筑工地在长宁区,而罗小云工作的电子厂在西城区,两个地方一个东一个西,陈自强说中间隔着差不多五十公里呢,就是想一起走也不顺路。
于小虎嫉妒万分地看着陈自强和罗小云吻别,恨不得那个拥吻罗小云的人,是自己。
这一刻,什么偶像都被于小虎给抛到了脑后。幸好等陈自强走了,罗小云细腻绵软的小手,又重新牵起他骨节粗大的手,于小虎顿时又被幸福包围了。买了票,放好了行李,罗小云和于小虎两人一前一后上了公交车,这时候车上已经快坐满了,正好只剩下一个双人座位在最后一排。于小虎看了罗小云一眼,有些犹豫,这时司机不耐烦地吆喝了一声:快点坐好,要开车了。
心里的一个冲动,于小虎马上伸出他骨节粗大的手,牢牢地握住了罗小云细腻绵软的小手……这是他这辈子第一次主动牵女孩子的手,他兴奋的腿都哆嗦了,腿软的几乎一屁股坐到地上去。罗小云白了于小虎一眼,忍着笑,牵着于小虎的手往后面走去。两人在最后一排坐好,罗小云看了看涨红了脸像喝醉了酒似的于小虎,顿时又好气又好笑,狠狠地掐了他的胳膊一下,小声啐道:你的表情那么夸张干什么?
于小虎,能不能别那么丢人?于小虎满脸通红,喝醉酒似的晕乎乎的感觉,讪讪地挠了挠头,不好意思地笑了,样子很傻。看到于小虎满脸纯净憨厚的笑容,罗小云的神情有一瞬的迷茫,下意识地伸出白生生的小手,轻轻抚着于小虎的脸蛋。于小虎的脸色顿时涨的血红。半个小时以后,枫林镇到了,罗小云牵着于小虎的手下了车,于小虎满脸都是笑。
可不是嘛,又可以握着罗小云软绵绵的小手了,能不开心吗。搭了一辆黑出租,很快两人就来到了罗小云工作的厂子门口。东星电子厂……嫂子,老板该不会是香港人吧。于小虎念了念厂子的铭牌,脑子里闪过香港电影里的东星、洪兴两个黑涩会组织。
是啊,老板是香港人,五十出头,那老家伙最讨厌了,整天都色迷迷的。罗小云啐了一口,脸色有些不自然,突然醒悟过来,奇怪地看着于小虎,问道:你怎么知道的?我记得,我没跟你说过啊。
于小虎解释了一下,罗小云顿时就笑,说根本就和什么黑涩会没关系,这个老板其实就是替他的老婆打工的,他也拿工资的,每个周末都会香港跟他老婆去报道,而且甚至厂里的中层干部,他都没权力解聘呢,只能吓唬吓唬底下的员工而已。
于小虎听的瞠目结舌。说话间,罗小云带着于小虎过了门岗,签到以后就带着于小虎往里面走。当然,这个时候罗小云就没有再牵着于小虎的手了。
进厂以后,一路上有不少人都跟罗小云打招呼,不少人还问于小虎是谁,待知道这是罗小云的小叔子,顿时就将于小虎当成了自己人,显得很热情的样子。
于小虎由衷地道:嫂子,你人缘真好。罗小云看了看左右,低声说道:哪有那么好啊,在外面打工的,表面文章是必须要学会做的,其实谁知道谁的底细啊……
记住了小虎,人心隔肚皮,你可要小心,不要对任何人说掏心窝子的话,不然吃亏的是你自己。于小虎似懂非懂地点头,表示坚决遵照嫂子的吩咐,一百年不动摇。罗小云先是一呆,然后就是哈哈大笑,说我还担心小虎你嘴巴笨,见了女孩子说不出话来呢,这下好了,不用担心了,小虎你只要保持下去,就算不用嫂子介绍,你也能自己找到女朋友,弗州市的打工妹多的不得了,又年轻又漂亮,你啊,就是一天换一个,一年也绝对换不到重样儿的。
于小虎擦了把冷汗,嘟囔一句:那么多啊,我怎么忙的过来。罗小云看到于小虎傻乎乎的样子,似乎真在为将来女人太多而烦恼,罗小云顿时笑的差点儿背过气去。
今天是二月二日,农历正月初四,厂子要到二月初八才开工,不过现在招工困难,恐怕正式开工至少还要晚上几天。好在主要部门的办事人员都已经到岗了,罗小云将于小虎带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先把行李放下,然后就开始打电话联系各个部门的人。
于小虎这时候才发现,罗小云真是混的不错,最起码她有自己独立的办公区域,办公桌宽大气派,地方也很宽敞,上面还有一个金属铭牌,上面有一行字——办公室副主任:罗小云。
宽大的办公室里,干净的地面,简单低调的装修,簇新的办公桌椅整齐地排列着,这时候刚好一个人都没有,于小虎就信步走到其中一个办公桌前,好奇地拉开下面的抽屉,眼珠子差点儿都要瞪出来了——里面赫然放着一根男人的东西。
于小虎擦了一把冷汗,心说城里的女人真是太凶残了,竟然把男人的那玩意儿,都给剁下来了?用颤抖的手摸了一下,于小虎这才松了一口气,原来是橡胶制品,不是真人的,只是做的很像真的而已……城里人真会玩啊。
这个抽屉里,还有其他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眼罩、绳索、跳蛋上面的,把于小虎给弄的很郁闷——他分明认识每一个字,但却硬是不明白这些东西是什么意思?做什么用的?脑子想不明白,身体却诚实地给出了反应,于小虎的前门高高地撅起一个帐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