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响尾蛇资讯网 > 智库 >

老师你下面真的好湿_他抬起她一条腿挤进去|李天

2019-09-19 13:26

为什么镇里要捂盖子?为什么这么重要的事情不立刻进行通报,让更多的人防范起来?我很不理解,为什么第二次镇里派人去采样的时候水源没有问题,而我深夜带人去采集水样却检测出了甲肝病毒!

这里面,到底有什么内幕?

这个时候,之前视频的内容立刻变得十分重要起来。这个时候,人们才知道,原来,之前的那个视频就是李天逸带着人深夜去陈庄镇海鲜加工厂采集水样的视频,这是足以证明他们采样过程的视频。

而真正引起所有人高度重视的是,这批帖子下面很快出现了另外一篇帖子。这篇帖子的帖者是省环保厅的一名普通公务员刘壮,他指出,这个视频是他昨天晚上亲自拍摄的,水样也是他拿着去省疾控中心送检的,而且采样、运输、送检全过程都有视频作为证据。

这两篇帖子一布出来,立刻引起舆论广泛关注和报道,很快就在朋友圈里广泛转载!

一时之间,青龙镇出现甲肝病毒大范围传染却被封锁消息的事情引起舆论广泛关注,很多人对此十分愤怒!

就在此时,省环保厅和省疾控中心也在官方网站公布了对此事的态度,他们已经成立联合调查小组前往通源县陈庄镇进行调查此事,并且,省环保厅方面已经明确表示,刘壮是受省环保厅的委托去暗中调查此事的。

省环保厅的声明就好像是一枚重磅炸弹,一下子就彻底将整个舆论给引爆了!

网民们的怒火就如同火箭一般,一下子蹿升到了天际!

所有的舆论矛头直接指向了青龙镇,指向了通源县!

此刻,青龙镇饭庄内,曾立祥几个人正在推杯换盏,喝得不亦乐乎!

就在这个时候,曾立祥的电话响了!

曾立祥一边端着酒杯,一边接通了电话,这是一个他并不熟悉的号码,所以也就没有什么标题,其他人该怎么喝还是怎么喝。所以,电话那头,对方是可以听到他们这边彼此喝酒划拳的声音的。

“曾立祥,你是不是不想干了?喝酒?现在这个时候你们竟然还在喝酒!你们有没有想过八项规定?你们是不是想要县纪委直接去查你们啊!”电话里,马鸿昌愤怒的声音几乎是吼出来的。

曾立祥立刻吓了一跳,脑门上立刻冒汗了。看着几个还在划拳行令的手下一边捂住手机话筒一边怒喝道:“都他妈的给我闭嘴!”

现场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

曾立祥这才有些惶恐的说道:“马书记,你别生气,有什么事情您尽管吩咐?”

马鸿昌怒声说道:“曾立祥,你看看你们青龙镇,都出了什么人啊?我告诉你,你立刻给我去找李天逸!让他立刻撤下在网络上表的帖子!现在就因为你们青龙镇,因为李天逸,我们通源县都出名了!现在不仅凤凰市领导知道我们通源县了,就连省里也知道我们通源县了!曾立祥,你当初要求捂盖子的想法根本就是一个馊主意!现在网络上已经把你们青龙镇甲肝的事情给曝光了,你自己好好琢磨琢磨,到底该怎么擦屁股吧。而且曝光这件事情的人是李天逸!”

说完,马鸿昌直接挂断电话!

曾立祥瞪大了眼睛,咬牙切齿紧握双拳,狠狠把手机拍在桌子上扬天骂道:“李天逸,我草你妈!你丫的要害死我啊!”

一边说着,曾立祥一边起身向外跑去!其他人一看,不敢耽搁,一边跟着往外跑一边问道:“曾书记,出什么事了?”

“李天逸把我们这边的事情全都给捅到网上去了,据说已经引爆了整个舆论,凤凰市和省里都知道了,县委领导那边压力很大。我勒个草,李天逸这家伙就不能安分一点吗?”曾立祥一边跑一边骂。

“曾书记,我感觉事情有些不对劲啊。”宣传委员陈键锋突然说道。

“怎么不对劲?”曾立祥问道。

“曾书记,你想啊,我们已经和通信公司那边合作,现在,整个过山村方圆2公里之内只能打电话根本就无法手机上网,所以,再加上过山村已经处于封锁状态,只准进,不准出,所以,过山村那边的消息根本不可能通过网络被传递出去的。所以,我感觉这件事情有问题啊。”

曾立祥听完陈键锋这样分析,脚步放缓,转过头来问道:“你是什么意思?难道这个帖子不是李天逸写的?”

陈键锋先是点点头,随即又摇摇头:“李书记,我现在可以肯定,在无法上网的情况下,李天逸根本不可能出这个帖子,尤其是这个帖子的表时间是今天中午,这个时候,过山村周围方圆两公里绝对是无法上网的,李天逸根本无法帖。所以,即便是我们找到李天逸,只要他不承认,我们也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因为无法上网这件事情,所有人人都知道。而且很多人都打过通讯公司的服务电话,通讯公司给出的答复是电信基站故障,正在维修中。”

曾立祥闻言,顿时暴跳如雷:“我草,怎么会这样?那我们找谁去?”

曾立祥一下子就头大如斗,不知如何是好了。

陈键锋说道:“曾书记,我认为这个帖子虽然不是李天逸写的,但绝对和李天逸有关系,因为从帖子的内容来看,这篇帖子是以李天逸的口吻写的,而且帖子中所说的很多细节除了李天逸和过山村的人之外,其他人根本不可能知道,所以,这篇帖子到底是谁的李天逸肯定是知道的,所以,我们找李天逸肯定没错。”

“草,有屁不早点放。你立刻给李天逸打电话,勒令他立刻让人撤掉网络上的帖子。”曾立祥急吼吼的说道。

陈键锋立刻拿出手机拨通了李天逸的电话却显示电话无法接通,立刻一拍脑门,立刻给通信部门打电话让他们暂时给李天逸的手机开一条绿色通信通道可以接打电话。

随后,他才再次拨打了李天逸的电话:“李天逸,我是陈键锋,我问你一件事情,现在网络上闹得沸沸扬扬的揭海鲜加工厂污染的帖子是不是你写的?”

电话那边,李天逸沉默了一会儿,沉声说道:“是我写的。”

“真的是你写的?过山村那边不是无法上网吗?”陈键锋有些震惊了。

“过山村不可以上网,但陈庄镇可以上网啊。”李天逸淡淡的说道。说这话的时候,李天逸心中说道:“刘壮,对不起,老大我只能辜负你的好意了,你想让我从这次舆论风波中淡出,把所有责任全都揽到自己身上,甚至为此还不惜曝光你自己的身份来保护我,但是身为你的老大,身为一名男人,我怎么能让别人替我承担责任呢?而且这次的事情估计会闹得很大,即便是你在省里有些关系,一旦有人追究起来,恐怕也难以善了,还是让老大我来承担一切责任吧。这样才是做老大的样子!”

“但你去陈庄镇不是昨天晚上的事情吗?但这篇帖子是今天中午出来的。这个时候,你应该已经在过山村了不是吗?”陈键锋问道。

“没错,我现在就在过山村。但是,陈部长,有一点你可能不知道,现在很多论坛的布后台都提供定时布的功能,那篇帖子是我昨天在陈庄镇的时候就编辑好的,并且在论坛后台设置了定时布的时间,所以,今天中午才布的。”李天逸解释得十分明白。

其实,这篇帖子是好兄弟胖子刘壮出来的,而帖子的内容是李天逸打电话告诉胖子的,就连视频也全都在胖子的手中,但李天逸要保护胖子,保护自己的好兄弟,他不希望因为自己的事情把胖子牵连到事情中来,而且这事情一旦闹大,青龙镇、通源县甚至凤凰市都很有可能会被牵连进来,有关领导肯定勃然大怒,势必会追查下去,一旦胖子曝光,对他的仕途非常不利。

所以,他必须承认事情是他做的。

“李天逸,你可真够胆大包天的,现在,你立刻把帖子撤下来,否则的话,立刻开除你的公职!”陈键锋声色俱厉的说道。

李天逸摇摇头:“陈部长,那是不可能的!对于海鲜加工厂污染水源这件事情我早就向镇里领导汇报过,但是镇里却偏偏玩弄各种手段来搪塞我甚至忽悠我,把过山村老百姓的安危不放在眼中,甚至县里有些人为了自己的政绩也对此事置若罔闻,这种情况下,我别无选择,只有借助于媒体的力量来揭露曝光此事,否则的话,我们过山村村民永无宁日!”

陈键锋气得浑身颤抖,咬着牙说道:“李天逸,我最后再问你一次,你到底是撤还是不撤!”

“不撤!坚决不撤!”

“你不撤我立刻就撤了你!”

“撤不撤我那是您的自由!但撤不撤帖子那是我的自由!更何况我现在还无法上网!”说完,李天逸直接挂断了陈键锋的电话!

“我草,你竟然敢挂断我的电话!”听着手机中传来嘟嘟嘟的忙音,陈键锋气得七窍生烟。

自始至终,曾立祥一直都在旁边听着,看到最后,曾立祥咬着牙说道:“立刻回镇里开会,研究直接开除李天逸的公职,我还就不信了,他一个小小的选调生竟然敢不顾自己的前程,和我们青龙镇镇委镇政府作对,不给他点颜色看看他不知道自己是谁了!”

一边说着,曾立祥一边气呼呼的向着镇政府大院的方向走去。与此同时,他拿出手机给县委书记马鸿昌打了个电话,希望马鸿昌能够立刻动用宣传部门的力量把那篇帖子给删掉。

马鸿昌接到曾立祥的电话之后,先在电话里把曾立祥臭骂了一通,认为他没有管控好李天逸这是他的失职,曾立祥只能承认自己的失职,却还是要去马鸿昌想办法撤下那篇帖子。

马鸿昌苦笑着告诉曾立祥,那篇帖子撤与不撤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因为此时省疾控中心和省环保厅已经知道了,他们组成的联合调查组已经在赶过来的路上了。这件事情已经闹得尽人皆知了。

现在,凤凰市市领导对此事相当震怒,已经派了一名副市长下来核查此事了,这一次,恐怕有人要丢官帽子了。

曾立祥闻言吓得脸都绿了,颤抖着声音问道:“马书记,我们该怎么办?”

马鸿昌冷哼一声说道:“该怎么办那是你的事情,现在的形势是纸里包不住火了,个人顾个人吧,老曾,底我都交给你了,后面怎么处理就是你自己的事情了,我也算是对得起你了,如果事后咱们大家都能度过这道坎,我们该怎么交往还怎么交往,如果我们谁过不去,希望大家能够坚守本心,不要牵扯到其他人,能做到吗?”

听到这里,曾立祥心里咯噔一下,感觉到眼前无边的黑暗正在滚滚而来。

他没有想到,形势已经严峻如此,他也知道,马鸿昌既然把话说到这种份上,也就意味着他要抓替罪羊了,那么青龙镇肯定是有人要倒霉了,他提前告诉自己这些事情,也就是在暗示自己,要么自己当那只青龙镇的替罪羊,要么自己主动去抓一只替罪羊顶替自己去当那只替罪羊。

马鸿昌说得没错,他很够意思了。

“马书记,我明白您的意思了。请您放心,我和下面之人一定会仅坚守本心的。”

曾立祥也是聪明人,他知道,这个时候,自己必须要给出明确答复,这样可以让马鸿昌放心,也唯有如此,自己才能有机会从这次的漩涡中挣脱出来。

马鸿昌满意的点点头:“嗯,这件事情必须要尽快处理,在调查组下来之前将一切梳理清楚。”

调查组的动作非常快!

就在当天下午5点钟,省疾控中心和省环保厅的调查小组便直接赶到了陈庄镇的海鲜加工厂。带队的是省环保厅副厅长赵汝鹏和省疾控中心副主任沈民!

他们赶到海鲜加工厂的时候,海鲜加工厂已经人去楼空,除了几名留守的工人之外,其他管理层已经不知去向。

赵汝鹏和沈民立刻指挥着疾控中心和环保局的工作人员对排污口、加工车间等各个地方进行现场快检测、取样。

经过工作人员现场采样检测,结果很快就出来了,在多个地方现样品中含有甲肝病毒,对现场留存的一些毛蚶等海产品进行检测之后现,这些还产品中有一部分是含有甲肝病毒的!

赵汝鹏立刻对跟在身边的刘壮说道:“刘壮,你去找个人工作人员问问,问他们最近的生产情况。”

刘壮立刻带着两个人出去了,过了一会儿,刘壮回来了,手里拿着一份笔录,沉声说道:“赵厅长,已经问明白了,最近这短时间他们一直都在生产,出了前两天他们接到通知后从上午11点开始停止生产一直到晚上7点钟,到了晚上7点之后便又恢复了生产,我和李天逸过来调查的那个晚上,也就是昨天晚上,恰好是他们已经恢复生产的时候。”

赵汝鹏点点头:“他们公司的管理层哪里去了?”

刘壮道:“2个小时前他们管理层接了一个电话之后就全都跑路了,只留下他们一些员工留守工厂。还许诺给他们每个人5倍的工资。”

赵汝鹏看向疾控中心副主任沈民:“沈民同志,你看这件事情我们怎么办?”

沈民也有些头大了,他没有想到,这些人竟然全都跑路了。

略微沉吟片刻,沈民说道:“要不这样吧,我们通知通源县方面,让他们派出公安人员对海鲜加工厂负责人进行全面抓捕吧,这次的事情必须要调查清楚。到底是谁这么不负责任往老百姓的生命水源里排放这种带着病毒的污水,这属于断子绝孙的勾当啊!老赵,你怎么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