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响尾蛇资讯网 > 智库 >

顶撞宫口软肉|走绳结磨花蒂|张雷

2019-09-19 13:23

把我推到在宾馆的床上。跟着她高跟鞋都不脱,爬上床,分开两条被黑丝紧紧包裹的长腿,跨在我身上。


我浑身血液立刻沸腾了起来。


我洗过澡后,穿的裤子很单薄,被她坐在身上,又舒服又难受。


她好像很喜欢这个姿势,一个大老板,可能习惯了占据主动。只要占据了主动,她就可以将她所有的妩媚都展现出来。


“倪姐,我们……能不能换个位置?”我被她压在床上,动都动不了。


“怎么?你喜欢在上面?”


她嘴角带着坏坏的笑,伏下身来,在我耳边低语。


“倪姐,我们这样真的好吗?”


她是个已婚少妇,而我和她,却背着她的老公在外面跟她做这种事,破坏她现有的家庭。


我嘴上虽然这样说,但双手却不自觉攀上她挺翘的臀部。


她慢慢坐了起来,笑着看着我,说:“有什么不好?”


“你有家庭,有老公。”


“原来你是在担忧这个,自己在道德这关过不去?”她的双手在我身上轻轻地抚摸着。


“我怕你只是一时意乱情迷,等到一切激情消散之后,后悔自己现在的所作所为。”我向她解释。


如果换做是另一个这么漂亮性感的女人,这样坐在我身上,我想我肯定不会管她有没有结婚,会不会后悔,翻身就把她给办了。


但眼前的人是倪姐,我心底里不希望她痛苦。


没错,我喜欢上了她,甚至爱上了她。


不管她有没有结婚,她在我心里都已经留下了深深的印记。


她趴在我身上,看着我的眼睛,说道:“告诉姐姐,你心里喜不喜欢姐?要是回答让我满意,就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喜欢,从第一次见你面,我心里就喜欢你了。”我没有逃避,直接表达了心里的爱意。


她咯咯一笑,道:“姐就知道。你第一次看见我的时候,眼睛里面的神采就出卖了你。那不是欲望,是发自内心最纯洁的情感。”


我脸上有点尴尬,没想到第一次见她,就已经被她看穿了内心。


“倪姐,这回答你还满意吗?”


“满意!”


“那你该告诉我你说的好消息了。”


她低头吻在我唇上,良久后才分开,一丝晶莹水线,将我们的嘴唇连接在一起。


“我已经离婚了。姐现在是单身女人,没有男朋友!”


我愣住了,心里翻江倒海。


原来她已经离婚了,所以才会搬到我那边来。我无意中听到她打的电话,断章取义,导致对她的误会。


我真是太蠢了,我一直以为自己很聪明,可现在却蠢到这种程度,简直就是最蠢的混蛋。


倪姐见我没有说话,眼神有些慌乱:“你会嫌弃我吗?”


我没有说话,低吼一声,翻身就把她压在下面。


她紧致的裙子在跨上我身体的时候,就已经卷了上去。隔着柔滑的丝袜,我已经到了沉沦的边缘。


我不顾一切,将她紧身裙往上推,彻底露出她那完美的身体。


在那一刻,我只感到呼吸困难。


她穿的是一套黑色情趣内衣,对我有着致命的诱惑。


“姐姐知道你喜欢,今晚特意换上的。”


她的呼吸很急促,眼眸里的光芒,早已经迷失在了浓浓的爱意里。


这一夜,我们将身体彻底交付给了彼此。


在床上、沙发上、卫生间里……


浪潮一浪高过一浪,呻吟一声高过一声。


我们已经没有去理会,这廉价宾馆的隔音效果是否能隔断我们的声音。


我们忘记了时间……


忘记了空间……


忘记了所有的一切……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我浑身都有点酸痛。昨晚的疯狂,我不知道和倪姐来了多少次,只记得我们睡过去的时候,都已经精疲力尽了。


怀里倪姐还在熟睡,嘴角泛着淡淡的笑容。


我挑开她额头上的乱发,轻轻吻了上去。


“你这么早就醒了?”


倪姐睁开朦胧的眼睛,说话都还有点迷迷糊糊。她扭动着身子,像一只猫,使劲往我怀里钻。


我们都没有穿衣服,她胸前的两团摩挲着我的肌肤,让我又炽热了起来。


她似乎发觉了我的变化,仰头看着我,有些吃惊地说:“你不会吧?!精力这么旺盛!”


“倪姐,我要你!”


我吐着热气,把她抱得越来越紧。


她伸手抓住我作恶的罪魁祸首,摇着头说道:“不要了,姐还没缓过来,再要会被你弄死的。”


看着她楚楚可怜的样子,我最终没有再继续。


可她的手却没有安分,在我身上乱动。


我正要去吻她,她却脑袋一缩,钻进了被子里,被子也跟着一起一伏……


许久之后,倪姐掀开被子,媚眼如丝,纤长的手指在唇上轻轻擦过。


“小家伙,满意吗?”


她笑了,笑得那么动人,笑得那么妩媚。


收拾了一番后,我们离开了宾馆。


昨晚我们太过疯狂,倪姐走路都有点不自然。在前台退房的时候,前台的小妹看倪姐的眼神很是不屑,以为倪姐是出来坐台的小姐。


但倪姐却不以为意,半仰着头,同样自信。


我收好押金,伸手搂住倪姐的细腰,用不大不小的声音说:“老婆,我们回家。”


“那你回去和你家里那位马上离婚。”


“好的,没问题。”


我们相携离开宾馆,留下前台小妹在风中凌乱。


宾馆外面,停了一辆红色宝马。倪姐将我的东西全扔进后备箱,然后又将愣神的我塞进车里,一踩油门,就飞了出去。


我还是第一次坐这么高档的车,双手都有点不知道如何安放。


“喜欢吗?”倪姐笑着问我。


我说道:“喜欢。以前以为一辈子都不可能坐这样的车,没想到这么快就坐上了。”


“以后这车就是你的。”


倪姐这句话,直接把我吓了一大跳。我不了解车,但这么一辆宝马,至少也要几十万,我连忙摆手,说道:“不要。我已经让你损失了一百万,怎么还能要你的车。”


“你还在想那件事啊?”倪姐笑了笑,吸了一口气,说,“我知道那不是你的错,是我前夫在搞鬼。你一个刚从学校出来的毕业生,什么都不懂,肯定不是他们的对手。”


随后她就跟我说,这里面的环节,在出事的时候,她就已经了解得清清楚楚了。至于为什么要赶我走,按她所说,是因为喜欢上了我,但是我对她表现出来的,却是另一番意思。


这让她觉得,我在公司里待着,只会让她看着神伤。


其实我何尝不喜欢她?就像她所说的,在第一次见到我的时候,就从我眼睛里看见了爱慕之意。


这就是一见钟情吧。


这样的感情,最让人心动,也最能刻骨铭心。


上一章下一章关闭

而我也在和倪姐的谈话中,终于了解到,倪姐以前是个模特。曾经还在国际上拿过大奖,也难怪她的身材这么好。


后来倪姐认识了她的前夫汪游。


汪游比倪姐大了八岁,当时疯狂追求倪姐。最终两人步入婚姻殿堂,并且开了一个服装加工厂。由于倪姐是模特出身,在服装上有着独特的眼光,每每能有着超前的眼光,所设计出来的款式,都能卖得不错。


随着服装厂业务越来越好,两人也越来越有钱,便开起了分厂,以及服装设计公司。


汇美设计公司,便是他们最先开的设计公司,专门为服装厂设计款式。至于其他业务,也只是零碎的一些。


之前我师傅黄维话的设计图,其实也是给她的工厂设计的。所以这里面并不存在第三方客户,全都是倪姐的。


可就在半年前,两人婚姻出现了问题。


因为汪游越来越有钱,他身边的女人也越来越多,这些让沉迷于事业的倪姐并不知晓。终于在上个月,一个挺着肚子的女人找到了倪姐……


倪姐和汪游大吵了一架,提出了离婚。


她说着往事,眼睛发红,对我说:“小铭,你以后会背着你的妻子出轨,在外面养其他女人吗?”


我握着她的手,说道:“不会,我会一直爱你!”


“你会娶我?我离过婚的!”她用一种不可思议的眼神看我。


她以为我会介意她的过去,但我不会。


“你都把我第一次夺走了,吃干抹净,就不打算对我负责?你要是不负责,我就告你强暴我。”我一副弱势者的样子,开玩笑地说。


她噗嗤一笑,侧过身来抱着我,在我耳边说:“谢谢你,小铭。”


我偏头要去吻她,却被她躲过去,娇嗔地说道:“我没漱口呢。”


我想到她在宾馆里咬我,用吸星大法吸我精髓的画面,不禁又有点动情。


倪姐再次发动车,不一会儿就到了家。


“你在家待着,不要再乱跑了,我去趟公司,晚点回来。”倪姐匆匆把我送回来,又匆匆离开。


我听话地点点头,任她离开。


她走后,我就开始在网上找资料。


在回来的路上,我就听倪姐说了,她和汪游有两个服装厂,一个华界服装厂,一个万鸿服装厂。


万鸿规模更大,抵得上两个华界。在分割财产的时候,华界归了倪姐,万鸿归了汪游。


而汇美设计公司,也划在了倪姐名下。


但汇美的总经理张雷,却是汪游的人,在倪姐和汪游离婚后,张雷就受了汪游指示,要在华界上给倪姐沉重一击。


婚姻破碎,离婚后的两人,几乎都是仇人。


张雷在华界即将上市的一款服装设计图上动了手脚,而且还是用的是瞒天过海之计,做得不动声色,让倪姐找不到证据起诉。


这帮人把我作为代价,陷害我,并且还坑了倪姐,这笔账怎么都要算。


网上的信息并不多,大多数都是没用的。我真是天真,想在网上找到一些对我有用的东西,实在是天方夜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