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响尾蛇资讯网 > 智库 >

他们把我轮了一晚上|失足女一晚接30个农民工_王

2019-09-18 11:34

老王悄悄瞄了旁边的李成一眼,见他两只眼睛都快瞪出眼眶了,那口水哈喇子都差点掉下来,恨不得马上扑上去将刘玲玲弄个死去活来。


成,不用问了,这事十有八九会顺利的!


老王暗暗朝刘玲玲睇了个赞许的眼神,同时忍不住像李成一样打量她。


这刘玲玲果然一点就通,他只跟她提过李成喜欢那种日式的风格,她就弄了这么一身水手服穿。


而且这水手服还是特意改过的,上身衣服被她改小了腰围,变成了露肚脐的紧身衣,领口也被她改过,上半身像是要把衣服撑爆一样。


下半身那就更离谱了,那裙子直接被她改成短得不能再短的小短裙,半个屁股都露在外面,好像还没穿内裤,不过也有可能是穿了丁字裤。


也不知道她这一路是怎么走来的,就不怕遇到色狼直接将她拖进小巷子就地正法?


老王心想,以后谁要是娶了刘玲玲当老婆,这头上的草原估计能赶得上呼伦贝尔大草原!


不过萝卜青菜各有所爱,老王是看出来了,李成就挺爱她这款的。


刘玲玲学着那些日本女人一样在榻榻米上跪坐,见李成的眼睛都没离开过她的身上,心下暗喜,表现得越卖力。


她伸出芊芊玉手给李成跟老王倒了一杯茶,那手法,显然是学过茶艺的,那优美的姿势看的李成那西装裤都快被撑破了。


老王瞅着这形式,心想这两人没准待会就得忍不住在这包间来一发了,他暗暗羡慕李成,同时也再次明白有钱有权的重要性……


就连李成一个小小的监考官都有这样的美女自动送上门来献身,要是他还能再往上走,得有多少女人前仆后继要上他的床?


可老王不知道,再过不久,他就能鲤鱼跃龙门,赶在李成前面,一夜之间挤进权贵的世界,同时也离他的女神越来越进……


包厢这头,老王负责简单地给两人互相介绍一下身份,又有一搭没一搭陪着聊了几句,看着两人越来越嫌弃他的眼神,就赶紧找了个尿遁的借口溜了。


后来他悄悄折回去,在门口的时候就听到里面传来毫不压抑的叫声,他下腹一紧,忍不住趴在门缝向包厢里看去。


就见李成将刘玲玲压在饭桌上,两人衣服都完好穿在身上,只有刘玲玲的上衣被撩了起来。


李成动作激烈,刘玲玲被撞得七荤八素,胸前剧烈晃动着,两人身下的桌子也被推得咯吱咯吱做响,但很快就被刘玲玲的叫声淹没了……


老王看得眼睛冒火,忍不住靠在门外,将手伸进了裤裆里。


好在他早就预料到会有这样的情况,所以他定的是这里最偏僻的包厢,这里还是监控的死角,他在这大大方方偷窥了好一会都没人发现。


老王纾解完之后,见包厢里还没完事,他怕再看下去那股邪火又要压不住了,赶紧提上裤门撤了。


第二天,老王又单独约了刘玲玲见面,他心想这么多天过去了,总算是能问到黄琴的消息了。


老王约了刘玲玲在一个很普通的饭馆见面,刘玲玲昨晚估计是被李成折腾狠了,这会走路的姿势都十分怪异。


她坐下来无精打采看着老王说道:


“王教练,又约我出来有什么事?我刚从李成那回来,赶着回去睡觉呢,有什么事你就直说吧!”


老王也不跟她废话了,单刀直入问:


“我就是想问问你,黄琴最近都在干嘛?”


刘玲玲撑着太阳穴看他,打了个哈欠才懒懒道:


“怎么,你最近惹黄琴生气了?”


老王很诚恳得点点头,但也不说为什么生气。


刘玲玲咯咯直笑,笑了半天才说:


“王教练,我觉得你还是趁早死心吧,我们家琴琴真的不可能喜欢你这样的……”穷屌丝。


老王脸色一沉,瞪了刘玲玲一眼,只强调说:


“你只需要告诉我她最近在做什么就可以了,别的不用你多说!”


刘玲玲耸耸肩,也不急着说,她从包里拿出一包烟,她抽了一根递给老王,老王没接,她就自己叼进嘴里。


狠狠吸了两口烟之后,她才说:


“王教练啊,不管你之前是怎么惹琴琴生气,她原不原谅你,这都不重要了,因为……她要出国了。”


老王愣了一下,像是被雷劈住了,过了半响他才说:


“你刚才说什么?”


刘玲玲单手拖着下巴,另一只手夹着一根烟,如斯性感。


她朝老王吐了一口烟,就着朦胧的烟雾,缓缓说道:


“她学的是服装设计,她的父母要送她去美国进修,这个月月底就要走啦!王教练啊王教练,如果以前你还能自欺欺人,这一次,你也该认清你们两之间的差距了吧?”


老王好像受了极大的打击,两眼无神道:


“什么差距?”


刘玲玲勾唇一笑,手上的烟在烟灰缸的边缘有一下没一下的敲着,一字一句道:


“当然是——钱的差距啊!”


老王浑身一震,半响无语。


是啊,黄琴是住在大别墅里的白富美,她家里有钱、有权。她可以去美国甚至任何国家读书或者玩乐。


可他只是一个大山里走出来的穷屌丝,奋斗了二十多年,如今还只是一个教人开车的小教练,他买不起大别墅,更买不起豪车,他这样的人,怎么可能追得到黄琴呢?


老王整个人都萎靡了,他从来没有一刻觉得自己这么不堪过,他觉得刘玲玲说得很对,他跟黄琴之间最大的差距,归结起来就只有一个字——


钱!


刘玲玲见他一副大受打击的样子,忍不住翻了个白眼,用熟稔的语气像老朋友一样拍拍他的肩膀道:


“老王啊,其实我挺感谢你这次帮我的,虽然我知道你打心里瞧不起我,但我也瞧不起你啊!我们都一样,都瞧不起没钱人,却没想过,我们自己本身就是没钱的人。”


见老王被她说得脸色更难看了,她想了想,只能转移话题说:


“你知道我跟黄琴是怎么认识的吗?我们两是在酒吧认识的,黄琴是为了去找她哥,后来被人在酒里下了药,要不是我提醒她啊,你那清纯的小女神早就被人破身啦!”


老王惊讶地抬起头看她,没想到刘玲玲跟黄琴居然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认识的,只听刘玲玲又道:


“你别以为我跟黄琴要好是看中她的钱,她知道我家里的情况之后就想给我钱,可我一分没要啊,我这人只拿男人的钱,特别是渣男的钱,有多少我榨干多少!”


老王实在想不到刘玲玲原来是这样的“女中豪杰”,心里对她还是有所改观的,但想了半天都不知道该怎么接这话茬,最后憋了半天又忍不住问:


“那你知道黄琴具体几号走吗?”


刘玲玲愣了一下,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将手里的烟掐灭在烟灰缸里,咬牙切齿说:


“老王啊,我说了这么大半天,你还不死心是不是?”


老王苦笑,心想那可是他做梦都在想着的女神,又怎么可能那么容易死心呢?至少也要见她一面表了白才能死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