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响尾蛇资讯网 > 杂志 >

粉乳夹住12p,女性外阴全部视频高清_极品保镖

2019-09-19 13:29

光头扔掉碎酒瓶,往地上吐了口唾沫,威胁之意甚浓。


“我劝你最好现在跪下认错,然后我再考虑下要不要放过你!”沈浪看了眼还在地上打滚的俩个哥们,和善的眼神终于被激起了一丝怒气。


“来呀,老子光头强还真想看看你有几斤几两?”说着,健硕的身躯就欺压了过来。


“停!”沈浪突然喊停。


“哈哈,是不是害怕认输了,没关系的,待会我动手的时候可以轻点!!”


“不不不,是你想多了,我只是想让他们出去!免得让他们看到你跪在我脚下时难为情。”沈浪轻笑了声,扭头冲几人说道,“你们先送他们去医院,这里交给我!”


留下这几人不仅帮不到他,相反还是累赘。


“你找死!”戴金链的光头作势就准备冲过来教训沈浪,陡然想到豹哥交代的任务,哼哼唧唧几声后沉默了下来。


“说吧,几位,打也打了,闹也闹了,现在老板让我来处理,你们说我该拿你们怎么办?”沈浪闲庭信步的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看着三人,云淡风轻的说道,说完身体前倾下弯,用起子开了一瓶啤酒,给自己倒了一杯。


戴金链的光头一双眼睛一直在沈浪身上打量着,尤其是在他刚才突然暴起伤人的那一刻,这个年轻人脸上竟然没有一丝的情绪波动,这本身就透着不寻常,所以言语间也就放缓了语气:“年轻人,我奉劝你一句,最好少管我们黑山帮的事,不然……”


沈浪端起杯子,小泯了一口啤酒,笑道:“不然怎样?”他沈浪活了20年了,受到的威胁多不胜数,还真没听过像这个光头说得这样幼稚低级的。


“不然黑山帮会让你深刻的领会到得罪他所产生的后果!”戴金链的光头火冒三丈,他给他脸,他不要,那就由不得他了。


在一瞬间,光头那巨大的身体如同一只猛兽,疯狂的向沈浪碾压了过来。那架势就像是一堵会移动的肉墙,跳跃着一百七八的大块头以惊人的速度狠扑了过来,犹如一头猛虎出笼,只是谁是猎物,谁是猎手,犹未可知?


包厢里,沈浪坐在沙发上一动也不动,晃动着杯子里的啤酒,显然没有把光头的攻击看在眼里。如果不是被吓傻了不知道如何反应之外,那么就只能说明这个人有着比光头更强劲的实力!


近了,距离越来越近了,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也在逐级递减着,五米,四米,三米……


当距离只剩下不到半米的时候,沈浪依旧没有任何动作,而包厢里其他俩人已经想象到了年轻人血溅当场的那一幕,眼珠里迸射出欣喜向往的神色来。


突然,光头暴喝一声,右手从腰际猛然出拳,顿时间,一股破空之声从大汉腰际向沈浪漫了过来,那拳头也如一柄战斧狠厉的往沈浪颈部狂扫而去,拳头未近,拳风已先袭来,凌厉的拳风夹杂着空气发出呼哧呼哧的声响,吹动着沈浪耳际上的发梢迎风飘舞。


眼看着拳头就要落到沈浪颈部时,一根指头轻描淡写的横兀在了拳头与颈部之间,仅凭一指之力就拦住了拳头下压的趋势,光头脸色骤变,楞了楞,这人竟然用一根手指头挡住了他凌厉的攻势,好霸道的指法!


但也不惧,下一秒,只见光头双腿猛地一蹬,整个人便如那金钟罩一般立在当场,开始积攒力量并慢慢由手臂传递到拳头上,以求力量达到峰值,一拳破掉这年轻人的一指禅。


只是,在光头想得意还未得意之际,意外发生了!


沈浪动了,只是这个动,在外人看来,跟没动没什么区别,因为他只是轻轻的把手指往前戳了一下,就戳中了光头的拳头,然后光头的拳头就像一个泄了气的气球一般,毫无攻击力。


但是这还没有完,沈浪说过,他出手就一定会让光头哭的,他是诚实的人,所以不会食言。


其实,沈浪戳出去的那两根指头,不是一灯大师的一阳指,也不是段誉的六脉神剑,而是类似于生物电流的一种特殊隐形电流,目前,他只能集中心力幻化出2-3厘米长的一段透明电弧,尽管生出的电弧长度短,但威力不可小觑,曾经,他用这电弧电死过一头一千多斤的水牛。


砰咚一声,大汉保持着挥拳的姿势直直的倒了下去,而这时,电弧也随声幻灭,化入无形,仿佛之前的一切都只可能是幻觉。


“靠,我还没出力,你就倒下了!而且,你还让我食言了!醒醒,赶紧醒醒!”沈浪气愤的戳了几脚光头,你妹的你怎么能倒下呢?


第3章揪出幕后黑手!


光头倒下,他另外俩个同伙瞬间懵逼,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光头什么实力,贼眉鼠眼的那个同伙非常清楚,那是对上特种兵也不遑退让的存在,可是光头就像个气球一样被这个年轻人用一根手指轻轻的戳破了。


这叫他如何不心惊?可笑他刚才还笑这个年轻人自不量力,居然用一根手指去迎接光头的奋力一击,甚至,他都想好了接下来侮辱他的台词。


可是现实狠狠的甩了他一巴掌!


这个年轻人使出来的诡异电弧已经远远超出了他们的想象范围之外,这个至始至终都保持着笑容的年轻人到底是什么人?他的身上到底有着怎样鬼魅的功夫?


仅仅一招,不,只是半招,或许连半招都称不上。


或许是猜到了两人的心思,沈浪放下杯子,淡淡的说道:“放心,他只是一条手臂废了,暂时还死不了,但你们俩个就说不清楚了。”


“大,大哥,我们错了,真的错了,有眼不识泰山,你大人大量,就放过我们吧!”两人之中,一身公子哥扮相的年轻人低着头谄媚道。


他叫李强,秉持着好汉不吃眼前亏的原则,他像一条狗一样摇尾乞怜起来,只是那低眉顺眼的瞳孔下,阴毒的眼神显得甚是恐怖。


“你似乎听不懂我说的意思,是这样理解吗?”沈浪仰头一口干掉了杯中的啤酒,打了个长长的饱嗝,这才转过身体,好整以暇的看着身穿阿玛尼的年轻人。


“你要多少钱,我都可以给你,十万,二十万?”李强觉得打一个公主没什么大不了的,根本就不值得用10万来擦屁股,若不是形势比日弱,他犯得着如此低声下气么?也怪那光头学艺不精,什么狗屁格斗高手,人家一个指头就把你戳倒了,娘炮一个!


沈浪摇了摇头,显得十分的生气,先不说小李在这包厢里受到了怎样的欺负,就单单是这年轻人的口气就给他一种很欠揍的感觉。


“我给你30万,让你老妈陪我一晚,如何?”沈浪不紧不慢的说了句,这年轻人到现在还执迷不悟的认为金钱能解决一切。诚如他所说,30万买他老妈一晚,说起来也确实划算,不是吗?


“我干你娘!”李强一听,立即破口大骂了起来。


“你可以把刚才的话再说一遍!”沈浪的脸上露出玩味的神色,那嘴角轻扬的弧度里,掩藏着一股邪意。


“我干你……”一个娘字还未从喉咙里挤出声来就被硬生生的打断了,一愣神的功夫,只见沈浪反手一抽一送,一只烟灰缸便横飞了出去,强行塞进了李强的嘴巴里,然后就听到李强咿咿呀呀的哭诉声。


另外一人见状,当即吓得屁滚尿流,对手的强大早已出乎了他的想象,现在李少嘴里含着个大烟灰缸,他连忙出动双手帮忙往外拔烟灰缸,可那烟灰缸像嵌进了李少嘴巴一样,任凭他如何使力都无济于事。


“嘿,那个还能喘气的,对,说的就是你!”沈浪摆了白手,示意他不要害怕,他不会对他怎么样的。“都到这会了,就主动坦白吧!谁让你们来的?我知道你是不希望我动手的,对吧?”


“是是是!我招,我招”那人如蒙大赦,跪在地上一五一十的说清了他们今晚的任务,刚一说完,喉咙疾呼一声,整个人便陷入了昏迷当中。


江北市的月色在今晚显得格外妖娆,弯弯的一轮镰刀状的新月挂在河畔的柳树梢头,倒印在河水里,姿态秀逸挺拔。


时逢金秋九月,晚风轻送,道间桂香飘逸满面,给人一种心旷神怡之感,即使坐在车里头,也能灌进不少香甜的桂香味。


沈浪坐在一辆出租车上,闭着眼睛感受着大自然的钦赐的异香,思绪不经意间又回到了那一年的飘雪的林道上。


那一年,冰天雪地,8岁的他沦落街头,是她,把他送进了江北市的一家高级孤儿院,此后,她再也没出现过,但她的样子,是那样的清晰,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轮廓越发的细致明艳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