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响尾蛇资讯网 > 杂志 >

他的硕大不断撞击着她|腐文高肉公交车|叶冰蓉

2019-09-18 11:38

听说这次你的情敌杨海钧也回来参加宴会,你有没有什么应对策略?”


听到他这么问,所有人都竖起耳朵,想要听听这个其貌不扬的兵蛋子怎么回答。


罗淳淡然道:“草芥般的人物罢了,需要刻意应对吗?”


短暂的沉寂后,整个宴会厅爆出哄然大笑,各种嘲笑声不断:“这个傻比是疯了吧,还是脑子有问题?他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这副德行,连人家杨海钧的半根指头都比不上。”


也有人摇头道:“真没想到叶冰蓉的老公不仅是个窝囊废,还是个爱说大话的傻子,嫁给这种人也算是可怜了。”


丁婉更是笑得花枝乱颤,指着罗淳道:“冰蓉,你这个老公真有意思,他以为自己是谁?是上帝吗?人家杨海钧是什么身份,还弹指就能捏死,笑死我了,哎,他是不是小说看多了,精神出了点问题,可得赶快带他去医院看看啊。”


就在这时房门被推开,有人惊讶道:“杨海钧来了!”


听到杨海钧这个名字,所有年轻女性全部朝门口涌了过去,有些花痴女生甚至尖叫道:“我的偶像耶,终于又见到他了!”


“是啊,人家长得又高又帅,而且还这么有能力有才华,要是我能嫁给他就好了!”


“别做梦了,人家喜欢的是叶冰蓉好吧!看你这对A人怎么要的起。”


就连叶冰蓉也翘首期盼,她虽然没走过去,但眼中的期待却丝毫不减。


罗淳摇头一笑,走到旁边坐下来吃东西,他心中早对叶冰蓉没了想法,这次的任务是保护她,所以只要她不太过分,罗淳都不打算干涉。


正吃的开怀,对面座位上忽然多了个人。


抬头看去,眼前是个身穿淡黄色长裙礼服的女人,她头发盘在脑后,显得高贵大气,凤眼斜眉,凛然有威,居然是个不弱于叶冰蓉的美女。


她仿佛一把出鞘利剑,走到哪里都会被人注意,手里正端着红酒杯打量罗淳。


“你好,我叫路晴!”


对方大方的伸出手,罗淳握了握她的指尖,疑惑问:“你认识我?”


路晴笑道:“之前不认识,现在认识了。”


“哦!”


罗淳应了一声,继续埋头吃东西,这个女人的气场很强,但罗淳常年在生死边缘徘徊,什么场面没见过,即便大国总统坐在这里他也照吃不误。


路晴更加有兴趣了,她鲜少见到有人面对自己还能这么泰然自若的,刚才她当然也听到了罗淳说话,那副藐视一切的眼神面孔,让她感觉这个男人要么真的有底气,要么就真的是个精神病。


不远处的人群忽然熙熙攘攘往这边走了过来,罗淳看了一眼,见所有人簇拥着一名服饰精致的年轻人走了过来,他相貌英俊,发行讲究,身上穿戴无一不是高档名牌,只是双眼无神,脚步虚浮,一看就是纵欲过度掏空了身子。


叶冰蓉也跟在旁边窃窃私语,两人不时微笑,似乎很谈得来的样子。


“这就是叶冰蓉的老公了。”丁婉走了过来抢先介绍,幸灾乐祸道:“海钧,刚才他可是大言不惭说弹指就能把你捏死呢。”


那个英俊男子微微一笑,朝罗淳伸出手道:“你好,我是冰蓉的好朋友杨海钧,很高兴认识你。”


“嗯。”罗淳头也不抬,继续切牛排吃,仿佛正在面见下属般。


杨海钧眼中怒色一闪而逝,脸上却丝毫不显尴尬。四周跟来的许多女人却不乐意了,纷纷叫道:“这人怎么这么没礼貌,人家打招呼都不知道回礼,也不知道家里面人是怎么教的。”


“做人还是要谦虚点,没本事还这么看不起人,这辈子能有什么出息?”


张文海呵呵笑道:“罗先生还是得多跟海钧学学啊,学学人家的气度涵养,以后在为人处世上会很受用的。”


丁婉鄙夷道:“人家海钧是天纵之姿,生来就有涵养有气度,他一个当兵的能学得来么?老公你还是别为难他了。”


杨海钧笑道:“也不能这么说,每个人都有优秀的地方,我相信冰蓉不会看错人。”


叶冰蓉尴尬的笑了笑,心里对罗淳产生强烈的不满,不明白这个人为什么自高自大到这种程度。


罗淳终于吃光了牛排,拉起餐巾擦了擦嘴,看向杨海钧道:“最好别在我面前耍你那些幼稚的心机,在我眼里,你什么都不是!”


叶冰蓉终于爆发,呵斥道:“罗淳你什么意思?看到别人比你优秀就不服气是吗?不服你拿出本事去比过人家,在这里装什么?”


杨海钧忙拦住道:“冰蓉别生气,罗先生可能心情不好,咱们去那边去,让他冷静冷静,走吧。”


他拉着叶冰蓉往另一边走去,其他人纷纷摇头,叹道:“果然就只是个当兵的,论气度胸襟,他真的是半点也比不上杨海钧。”


“对啊,要是我遇见这种人肯定忍不住,杨海钧居然一点不生气,也无怪乎人家能做到现在这种地步。”


罗淳仿佛什么事也没发生过,倒了杯红酒,朝对面的路晴示意,路晴微微一笑,举杯轻抿一口道:“你为什么这么说杨海钧?是真的嫉妒他还是有别得原因?”


“嫉妒?”罗淳淡笑道:“这种人压根就入不了我的眼,所以嫉妒也无从说起,只不过听他们叽叽喳喳有些聒噪罢了。”


另一边杨海钧侃侃而谈,所有人都以他为中心虚心聆听,仿佛已经把罗淳遗忘。


就在这时房门再次被打开,寒气涌入,一名中年男人走了进来,身边跟着个身材矮小的年轻人,再往后则是四个黑衣保镖,这几人目光凶狠,显然不是善茬。


那个中年人体形高大,脸上坑洼不平,颇有狰狞之色,有人低声道:“这个男人就是韩金泉,跟在他身边的是他小舅子高飞,别看个子小,下手狠着呢。”


厅上忽然有人问:“韩金泉是谁?”声音不大不小,却恰好让所有人都听见了,宴客厅气氛顿时一凝。


话音刚落,那个叫做高飞的小个子忽然间窜了出去,往那人狠狠往脸上捣了几拳,打得对方嘴里冒血,大骂道:“你也配直呼泉爷的名字,我呸!”一口浓痰吐到对方脸上。


那个年轻人显然不知道韩金泉的身份,大吼道:“你们敢打我,我要报警!”掏出手机准备打电话,


四个保镖立即上前按住那个年轻人,高飞抽出腰间的钢管大骂道:“老子让你报警!”


他抡起胳膊疯了似的砸到对方身上,阵阵惨嚎声响起,那人起初还有声音,到最后已经奄奄一息,倒在地上不知死活。


高飞这才住手,抹了把溅在脸上的血,指着厅上其他人道:“还有谁要报警?”


其他人噤若寒蝉,齐齐退了一步,吓得连屁都不敢放,更别说掏出手机报警。


韩金泉阴冷的目光在场上一扫,径直朝叶冰蓉走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