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响尾蛇资讯网 > 杂志 >

电梯 抵墙上 入的深_我的男人一晚上很凶猛

2019-09-18 11:33

我捂着她的嘴不让她说,看周围好多人都抬头看过来,我唯有压制怒火不说她,毕竟这里是公司,不是什么公共场所。


小诗顺着杆子就敢往上爬,伸手要搂我的腰,被我放手推开了:“别闹。这里是公司,注意点儿影响。”我有点烦她。


“影响什么呀?我抱我男朋友怎么了?爱看就让他们看吧,我才不在乎。”小诗巴不得别人都知道我们俩的关系。


其实公司里的人都知道小诗喜欢我,这也没什么好隐瞒的,只是别人都不知道我答应了跟小诗处对象,所以不方便跟她这么亲密。


我现在没心情惹事,更没心思上班,只想翘班把苏春儿找回来,所以躲开了小诗的搂抱瞪她说:“快去工作吧,我现在只想自己一个人静一静,别来烦我。”我不耐烦命令道。


“不要。你心情不好,我要陪着你。韩哥,那女人不配做你老婆,我看咱俩挺合适的,下班咱们继续约会吧!”说着她都靠我怀里了。


我最烦别人看不清状况了,烦躁之下推了她一把,没想到她踉跄几下居然坐到了地主,短裙一翻......


我一愣时小诗爬了起来,她整理好裙子,黑着脸跟我说:“韩哥!你干嘛呢?你怎么可以对人家这样?为了一个女人,你至于跟我发这样大的脾气吗?”


小诗也不是没脾气,在这么多人面前被我推倒,她的脸羞得通红,扭身就走了。


我见大家都盯着我瞧,老脸也是一热。


这事我办得确实不地道,再怎么生气也不该打女人,尽管我只是推小诗一下,但也差不多了。


我从没对小诗如此大动肝火,自己也有些后悔。


大家可能见我脸色古怪,很有眼力的恢复常态各忙各的去了,一场办公室事件就此消失于无形。


等待对我来说是一种煎熬,我坐不住了,根本无心工作,于是硬着头皮跟关宏请假。


尽管关宏不知道具体情况,但他见我心神不宁的样子,唯有给我批假。


我实在没办法了,唯有求助私家侦探。


以前只在电视上见过私家侦探,对私家侦探的业务能力还是挺怀疑的,但没想到我找的这一家这么牛逼,只半天功夫就帮我找到了苏春儿的藏身之所。


苏春儿正躲在一家酒店里呢!她大门不出小门不迈的,没想到还是被私家侦探给挖出来了。


我想马上去找她,又怕吃闭门羹,突然计上心头,找了个干快递的朋友,好说歹说借了身工作服。


我这是谋而后动,先是开车回了趟家,收拾好行李拉着行李箱出门。


到苏春儿暂住的那家酒店后,我跟前台定了烛光晚餐,特别指定一瓶贵价红酒让他们派人送进苏春儿的房间,骗他们说苏春儿是我老婆,正跟我闹别扭,我得哄她回去。


但东西送进去,还不能让苏春儿知道我来了,骗她说是酒店搞活动送她的,先把浪漫的场景布置起来再说。


前台核对过一些信息后,我主动登记身份证信息,他们终于相信了我的话,觉得我挺有心的,对自己老婆是真好,他们的经理也来凑热闹帮忙,搞得我挺不好意思的。


等他们送进去以后,我估摸着苏春儿应该开酒喝得差不多了,这才换上快递的工作服,顶着个鸭舌帽闪亮登场,对着酒店走廊上方的摄像头挥手致意,然后压低帽沿,敲响了房门。


我借快递工作服是有原因的,因为我记得她几天前在网上淘了批新款进口化妆品,收货时间是今天,她肯定会跟快递说她的新地址,所以我假装快递上门应该不会搞错。


我在门外急切地等着,等了好一会儿,猫眼处一个亮点闪现,我猜苏春儿肯定是通过猫眼在观察我,所以躲开了她能看到我的脸的角度,但露出了快递工作服上的标志,然后再次敲门掐着嗓子说:“苏小姐,您在吗?您的快递到了,请开门签收一下。”


我话音刚落门就开了,从帽沿下我瞧不见苏春儿的脸,但瞧见了她的身子。


这美妞还真不让人省心,她身上只穿着件半透明的睡裙,曼妙的身姿若隐若现,迷人的气息扑面而来,我差点没忍住扑她。


幸好我忍住了,要不然酒店的工作人员在摄像头里看到,肯定会怀疑我的身份。


娇嫩的玉手懒洋洋的搭在门把上,红酒杯被另一手里轻轻拈着,苏春儿果然在喝酒,步履都有些蹒跚了。


我又是心疼又是生气,却听她懒洋洋的跟我说:“东西给我,单拿来,我给你签字。”


我一愣才想起自己是送快递的,忙把东西夹腋下,拿出准备好的单据递给她签。


苏春儿接过快递单,看都没看就在上面划拉起来,我接过一看,签的居然是我的名字。


我一见就忍不住了。


她心里肯定是有我的,现在只怕都念了我的名字都千遍万遍了,要不然不会犯这样的错误。


“春儿!”我动情的喊了她一句,把帽子摘了下来。


苏春儿一怔,认出是我后一皱眉。


我暗叫不好,赶忙把脚一伸,赶在她关门前把门顶住了,然后讨好的跟她说:“春儿,你别生我气了好不好?我知道错了。”


苏春儿连推几下没能把门关上,只好放弃了,瞪眼问我说:“你怎么找到这来的?我不想见到你,你去找你的女朋友吧,不要再来烦我了。”


我跟她装可怜,说:“春儿,你刚刚那几下宾馆的摄像头都拍到了,你现在要是再不让我进去的话,只怕他们就会报警了。”


苏春儿皱眉问我说:“什么意思?”


我说:“我骗酒店的经理说你是我老婆,她才放我进来的,要不然送快递的进不到这里。刚刚你对我的态度不太好了,我又表现得有点像流氓,他们可能已经怀疑我的话了,他们在监控室里盯着我呢!”


“你神经病啊!”苏春儿没好气的跟我说。


她探头出来看了眼上方,见到摄像头果然对着这边,我趁机在她脸上亲了一下,说:“你要是想我被警察抓的话,现在就打我一巴掌,要不然你最好别生气,让我进去。”


苏春儿白我一眼,冲摄像头摆了摆手,然后让开一步说:“进来吧!”


我一见乐了,立马拉着放在门边的行李箱蹿进去,不给她反悔的机会。


“诶诶!你怎么回事?怎么行李箱也拉来了?”


我蹦到床上说:“搬来跟你住啊!你不是不愿意住我家吗?那我就搬过来跟你住,怎么样?”


苏春儿把门反锁后放下红酒杯,抱着膀子冷眼看我。


我被她看得都心虚了,干笑着问她说:“你躲我干嘛?我昨天不都跟你解释过了吗?那女孩真是我徒弟,我跟她什么事都没有,你生什么气呀?”


“你说呢?”苏春儿还冷冷看我:“没事你亲她干嘛?还扒她衣服。你这种男人我见多了,女人到手了就不再珍惜,明面上一套,暗地里一套,想脚踏两条船。我真是瞎了眼了,居然相信你喜欢我。”


她这话太严重了,我吓得够呛。


那晚她还没这样呢,我以为她没那么生气,可能只是对自己的身份感到自卑才离开我。


没想到她是气我拿她当释放的工具,脚踏两条船。


我着急跳下床抓着她的双肩解释道:“春儿,你冤枉我了。我哪有想脚踏两条船,我那晚确实是喝醉了,把那女孩当成你才亲的。而且我是真的喜欢你,这一点不容置疑。如果你不相信的话,我可以把心掏出来给你看。”


苏春儿看着我不说话,似乎是想看清我究竟是在撒谎还是说的真话,好半晌才缓缓的说:“我不相信你。”


我听着心都碎了,越是着急越不知道说什么好,见她衣衫单薄,怕她着凉,忙转身拿被单给她披上,然后耍赖说:“我不管你信不信我,反正我今天是不走了,爱咋咋滴。”


说着我把行李箱打开找衣服当着她的面换。


干快递的成天一身汗,那衣服上的味不是一般人受得了的。


“你干嘛呀?”苏春儿瞧着脸都红了。


我边换衣服边跟她说:“以后你在哪我就在哪,没有你的日子,我一天都受不了。”我说这话时一丝犹豫都没有。


苏春儿突然眼圈就红了,蹲下来抱膝哽咽抽泣。


我一见就慌了,过去搂着她说:“你怎么了?再感动也用不着哭啊!”


“谁感动了?”苏春儿拧我腰肉说:“我是觉得自己命苦,好不容易找着个男人,以为下辈子可以依靠他了,结果他还是跟之前那个一样的花心大萝卜。”


我可不敢戴这帽子,举手发誓说:“我韩潇对天发誓,我对苏春儿是真心的,如果我欺骗她,叫我天打五雷轰,生孩子没屁......”


“你干嘛呀?不许说这种话。”苏春儿捂着我的嘴,我下面的话就说不出来了。


都这时候了她还护着我,证明她对我真是用情了,我很感动,就紧紧把她搂在了怀里。


苏春儿被我搂得紧紧的,挣不出来,只好再次用哭来发泄情绪,似乎要把这些年受的委屈全哭出来。


“我这个人有什么好的?韩哥,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我承受不起……”


她总算是相信我了,我把她抱到沙发上,给她倒了杯热水。


“因为我爱你啊!傻瓜。喝口水吧,别冻着,暖暖身子。”


“我不喝。你为什么要找我?没有我不是更好吗?”苏春儿抱着俩膝,眼神呆滞地望着窗外。


“我说过了,我的世界不能没有你。”我走到她身旁坐定,搂着她的肩:“你知道吗?我这些天一直在找你,所有的地方都找遍了,找不到你我都要要崩溃了。不过我告诉自己,不管你逃到天涯海角,我一定要找到你,不管是找十年二十年还是五十年,甚至是下辈子,生生世世,我都想和你在一起。春儿,求你以后不要再离开我了,不然我会很伤心的。”


苏春儿听我一说,又开始哭了,简直泪如泉涌。


她内疚的望着我说:“我不会再离开你了,对不起!”她依偎在我胸前,紧紧搂住我,我顿时觉得什么都值了。


“春儿,咱们明天回家好不好?今晚先在这里浪漫浪漫。”我轻轻抹掉苏春儿脸上的泪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