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响尾蛇资讯网 > 杂志 >

柳永他乡漂泊写下一首词,最后乃是宋词名句,

2019-09-16 09:45

宋朝文学史上,柳永是婉约词派的意味着词人,苏东坡是豪放词派的意味着词人。尽管人们今日总感觉苏东坡比柳永的知名度要大,可是在那时候的宋朝词坛上,柳永比苏东坡要早半世纪。在苏东坡的宋词仍未成形的那时候,柳永就早已名满天下。

尽管他的古诗词內容相对比较狭小,可是对感情的细致抒发感情却都是那时候词大家之中最上档次的。特别是在他写的想思之苦、别离之痛,大部分全是自身的真实经历,今日读起来仍然觉得到深情厚谊,在其中的经典诗句也是富有感召力。

伫倚危楼风细细地,望极春愁,黯黯生让人无法直视。草色烟光残照里,不言谁会凭阑意。
拟把疏狂图一醉,把酒当歌,强乐还无气味。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苍老。

这首宋词就是说柳永的《蝶恋花·伫倚危楼风细细地》,写的是柳永在他乡飘泊之际,想起以前相爱的人所传出的感叹。对于这首宋词最了解的诗词应当是最终14个字“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苍老”。

它是柳永宋词之中更为經典的句子之首,都是他广为流传较广的宋词名句。他所作的是对感情的想思。想思到何种程度呢?衣带渐宽表明人体慢慢削瘦;而苍老的容貌也更为表明他心里有挂念,对那份情感的注重。

宋词在一整片填满凄凉之感的气氛之中刚开始,“伫倚危楼风细细地”,抒发感情主人翁走上了摩天大楼,细细地体会到春風迎头吹过来。“望极春愁,黯黯生让人无法直视”见到的是芳草碧连天。却也令人长出多几分离愁。

唐诗宋词之中芳草的意境就意味着着别离之愁。“草色烟光残照里,不言谁会凭阑意”,词人的心里满是愁绪,加上这时夕阳余晖,心里的苦味也是无法压抑感。

这类愁绪该怎样消结?“拟把疏狂图一醉”愿意大醉这场,可是“把酒当歌”以后,却发觉“强乐还无气味”,强扭的瓜不甜,强言欢歌笑语也是令人心里伤心。

最终便是词人的表白,“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苍老”,以便梦里的她他心甘情愿全身苍老,就算是人体削瘦也我不后悔。它是最美的情话,之后被王国维采用念书双重人生境界之中的第三层当中,意味着对总体目标的千辛万苦寻觅。

尽管王国维歪曲了柳永的含意,终究全文表述的是想思之苦。可是却也更为授予这首宋词更强的活力,让其在文学史上广为流传得更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