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响尾蛇资讯网 > 头条 >

总裁在楼梯抵入_眼睛晃了怎么办

2019-09-19 13:37

我能理解,我不能对不起小聪。谢谢您这段时间对我的帮助。”

我的心不由地有些失落,现在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真是把脸丢到姥姥家了。

我没有回复葛小芸,不过随后,她的信息又发了过来。

“叔,我知道这几年你挺不容易,别的忙我帮不上你,我在楼道放了点东西,希望能帮助你。”接着一个羞涩的笑脸。

我一下坐了起来,连鞋都没穿,快速地跑向楼道。

在她家的门口,放着一个黑色的塑料袋,我正准备打开的时候,葛小芸的消息又发来了过来。

“叔,回家再打开!”

我看了下她家的房门,我知道她一定在门镜里观察着我。

我的心不由地澎湃起来,她是在乎我的。

回到家中,我暴力地扯开袋子,一套粉色的内衣从里面掉了出来。

望着地上的内衣,我欣喜若狂,飞快地捡起,放在鼻间味了起来。

很香,而且还存留着温度,我猜想一定是她刚脱下的。

当看见小裤裤时,我更加兴奋激动。

微信再一次地想起,我知道一定是葛小芸发来的。

“叔,希望能帮助到你。”随后,一个捂着脸的笑脸。

我快速地回复过去“谢谢你,小芸!刚才是叔冲动了,对不起!”

我跑到电脑前,打开电脑寻找着葛小芸的身影。

只见她躺在沙发上,拿着手机不知道想着什么,衣服也没有穿。

过了许久,她的信息才发了过来。

“叔,你在用吗?”

屏幕中,她开始安慰着自己,眼睛却盯着手机,我知道她在等我的回复。

我褪掉衣裤,坐在电脑前,将她的小裤裤拿了出来,“嗯,感觉很好,如果……”剩下的话我没有说,我想她应该能够猜到我想说什么?

“叔,你有点得寸进尺了哟!”

“我错了,不过,谁让我的小芸这么迷人呢。”

随着我俩地交流,感情不断地升温,话说的越来越露骨。

屏幕中,她的身体不停地左右扭动着,耳机里不断地传来她的低语声。

我的热血沸腾着。

“叔,我想看看你,可以吗?”葛小芸突然发来一条信息。

我停下了动作,拿着手机照了张发了过去。

“小芸,我也想看看你,行吗?”我怯怯地问道。

我不知道她会不会拒绝,会不会生气,万一以后再不理我,那我所有的努力就白费了。

屏幕中,她也停了下来,注视手机迟迟没有动作。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我的身体已经慢慢没有反应。

嘟!手机又响了起来。

点开图片后,热血再一次的沸腾起来,再次有了强烈的反应。

“谢谢,很美!”我回复到。

我又开始动作,看着图片,我细细地品味着。

屏幕中的她也如我一样,拿着手机在慢慢地动作。

高亢声后,我们同时迎接着喜悦。

她拿起手机,发来了条信息,“我是不是很贱?”

“不是!”

“我这样算不算出轨,我感觉对不起小聪。”

“不属于,只要你心里还爱他,那你所做的一切都不算,包括身体。”我昧着良心回复着,同时也在暗示着她。

“叔,我的直觉告诉我,他在外面有人了!”

葛小芸突然转变了说话方式。

我看向电脑,她坐了起来,靠在了沙发上,眼角还流着泪。

“不会吧?你还好吗?不会在哭吧?”

“我很好,你怎么知道我在哭,你会透视吗?”她发了个俏皮的笑脸。

“我会算,而且我算出你正在笑。”我看着电脑屏幕。

“你不会在我家安摄像头了吧?”她发了个疑问的笑脸。

我看到后,心虚了起来,这个女人不会发现什么了吧?正想怎么回答她的时候。

她的信息又发了过来,“叔,我心里难受,你能过来陪陪我吗?”

我一看,立马跳了起来,向着门口跑去。

到了门口才发现自己没有穿衣服,又返了回去,当看到衣服时,又犯起难,我应该穿什么过去呢。

寻了一圈,最终我选择了大裤衩子,光着膀子向她家跑去。

不知道什么时候,她把门打开了,留着一条缝。

拉开门的那瞬间,我的呼吸急促,心脏剧烈地跳动着,此时心情激动的无比形容。

葛小芸靠在沙发上,毛毯盖在身上,不过她的上身却露在外面,见我进来后,她的脸更加地红晕。

我傻傻地站在门口看着她。

“傻样,站在那干什么?”葛小芸扑哧地笑了起来。

我抓了抓头发,慢慢地向沙发移去。

“叔,你能抱着我吗?”

我坐在沙发上后,葛小芸抬头瞅着我,眼角含泪。

不知道为什么,我心里的那份占有欲,一下子消失地无影无踪,看向她的时候,眼睛充满地却是长辈对晚辈的关怀。

我轻轻地点了下头,紧紧地搂着她。

“叔,抱我进卧室好吗?”葛小芸说道。

我站起身,抱着她走向了卧室,把她轻轻地放在床上。

她把身体向里移动,让我上床。

我冲着她笑了笑爬了上去,把葛小芸抱了过来,两只手搂着我的腰,把头依偎在我的胸前。

“叔,我的直觉一向很准,这次小聪恐怕是不会回来了。”

“不会的,你想多了。就算他不回来,不是还有叔吗,叔会照顾你和孩子的。”我摸着她的秀发轻声地说着。

“我知道你是个好人!”葛小芸说完这句话后,再没有了动静。

房间陷入了宁静。

她在哭,我的胸口已经沾上她的泪水。

她的双手紧紧地抱着我,恐怕我消失一般。

葛小芸的胸前紧紧地贴在我的大腿。

葛小芸低了下头,破涕为笑,坐了起来,水旺旺地眼睛看着我。

我的老脸感觉很热,热的窒息。

“是不是很难受?”葛小芸没有看我,低着头说道。

“我,我,我先回去了!”我语无伦次地说着,急忙起身准备逃走。

当我站起来的时候,葛小芸从后面抱住了我,身体紧紧地贴在了我后背。

她的手慢慢地向下滑去。

“我帮你吧,下不为例!你不能转过身。”葛小芸抓住后对我说道。

我没有回答她,闭着眼睛享受着她的服务。

突然,她拉下了我的裤子,抱着我靠着她坐在了床边。

“婶子一定很幸福吧!”葛小芸继续着。

“嗯,每次她的声音都很满足。”我回想着和老伴恩爱的过程。

“真羡慕她!”她的声音竟然夹带着醋意。

我想回头看看她,却被她的手挡了回来。

“说好了,不许看的。”她娇气地说着。

听着我的心里这个痒,不过随着她的温柔,感觉全身的毛孔都舒展开了,这种感觉已经五年没有体会到了。

我的手偷偷地伸了过去。

当触碰到对方时,她的动作不由地停顿了一下,随后继续着。

我知道她这是默许我了的意思,心里激动无比。

哇……哇……

孩子的哭泣声响起。

她连忙松开我,迷恋地看了我一眼后,快速地跑向客厅。

看着她的身影,我知道今天又泡汤了。

我提起裤子,不上不下的滋味还真的难受,不过我也比较满足,必竟我和葛小芸的关系又进了一步,推倒她只不过是时间问题。

我走出卧室,她正在喂着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