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响尾蛇资讯网 > 头条 >

男朋友说要从后面爽死我/极品透视小神医

2019-09-18 11:42

奇怪的是,牛蛋喊了几声,都没人应,而且那种哗啦啦的流水声很快就止住了。


“难道是我听错了?”牛蛋皱了皱眉,小声嘀咕着往前走了几步,然后把竹杆放在一边,伸手解开腰带,痛痛快快的尿了一泡。


哗啦啦的流水声再次响起……


而牛蛋并不知道,其实他刚才没有听错,也没有猜错,厕所里面确实有人,而且就是姐姐林娴。


林娴蹲在距离牛蛋不足一米远的石墩上,裤子拉到了膝腕处,白花花的屁股全都露在外面,手里还拿着一个纤细的排卵试纸。


刚尿到一半儿就被牛蛋吓了回去,不知道是憋的,还是羞的,此时林娴满脸通红,瞪大了眼睛盯着牛蛋的一举一动,大气都不敢喘一下,连裤子也没法提,生怕一不小心惊动了牛蛋。


“幸亏小牛的眼睛看不见,要不然……”林娴越想越觉得害臊。


两个人相距不足一米,担心被牛蛋碰到,所以林娴的视线始终锁定在牛蛋身上,而牛蛋站着,林娴蹲着,这样的高度差很诡异,牛蛋扒开裤子以后。


只看一眼,林娴就惊讶的张大了嘴巴,差点儿忍不住惊呼出声。


“那……那就是男人用来生孩子的东西么?”这还是林娴第一次看,而且是在这种尴尬的气氛之下。


林娴的心跳瞬间就加速了,偷瞄了几眼,暗自乍舌道:“乖乖,小牛那里好大,真是没有辜负‘牛蛋’这个名字!”


牛蛋只顾着尿尿,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走光了。


尿完以后,牛蛋提上裤子转身离开,回到院子里喊道:“王婶儿,小娴姐呢?”


“没在厕所吗?”王艳梅在厨房里应道。


“没有。”


“那应该是去上班了。”


“哦。”牛蛋点点头,毫不怀疑道:“王婶儿,今天雪娥嫂子在家,我去跟她学按摩了。”


“行,快去吧。”


牛蛋是个瞎子,不能上学,也不能上班,虽然是家里唯一的男人,却根本无法赚钱养家,甚至连生活都不能自理,从小到大都是王艳梅给他洗澡,活脱脱像个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废物。


好在邻居孙雪娥人美心善,见牛蛋可怜,就让牛蛋跟着她学按摩,说现在盲人按摩很吃香,只要能学好,就能赚到钱。


牛蛋身残志坚,不想一辈子都当个废物拖累家里人,所以很上进,只要孙雪娥在家,他就会去。


“怎么样怎么样,小娴,你的排卵期到了不?”牛蛋前脚刚走,王艳梅后脚就从厨房里出来,急匆匆的跑进了厕所。


厕所里的林娴惊魂初定,脸上的晕红之色未消,站起身正要提裤子,没想到牛蛋刚走,王艳梅紧跟着又冲了进来,她“啊呀”惊叫一声,排卵试纸脱手掉在了地上。


“妈,你……”林娴顾不得去捡排卵试纸,一边提裤子,一边问道:“你知道我在厕所?”


王艳梅瞪她一眼,没好气道:“废话,妈刚才看着你进来的。”


“那你怎么不拦着小牛?”林娴惊讶道。


“干嘛要拦?妈就是要让你们在厕所里撞见,让你先熟悉一下小牛的身体,也好有个心理准备,免得今天晚上和小牛在一起睡觉的时候尴尬。”王艳梅理直气壮道。


说着,几步走到林娴跟前,弯腰捡起了那个排卵试纸。


低头看到排卵试纸上那两道醒目的红杠,王艳梅瞳孔放大,顿时就有些激动起来,指着那两道红杠一脸兴奋道:“快看!小娴你快看,妈算的日子没错,这两天就是你的排卵期!”


林娴脸色刷的一变,连耳根子都红透了,因为她心里很清楚,排卵试纸上出现两道红杠对她来说究竟意味着什么。


第2章

牛蛋姓牛,林娴姓林,其实,他们两个不是亲生的姐弟,而是从小就订了娃娃亲的未婚夫妻。


他们的父亲都在部队里当过兵,是战友,有过命的交情。


牛蛋六岁那年,父亲牛锋从部队退役,林娴的父亲林正德去车站接他们一家三口,却在回来的路上遭遇车祸,三死一伤,只有牛蛋侥幸活了下来,眼睛从此失明。


事后王艳梅把牛蛋接回家,一直把他当作上门女婿来养。


牛家只有牛蛋一个男娃,而林家只有两个女娃,姐姐林娴,妹妹林欢,林欢的年龄还小,在县城读高中,所以王艳梅把两家人传宗接代的希望全都寄托在了牛蛋和林娴身上,一心想让他们尽早结婚,生个男娃姓林,再生个男娃姓牛,给林、牛两家都留下一份骨血。


而结婚的前提是牛蛋和林娴的生育能力没有什么问题,毕竟牛蛋出过车祸,瞎了眼,是个残疾人,万一和林娴结婚以后生不出孩子,那就糟糕了。


所以,王艳梅就想着让牛蛋和林娴先上车、后补票,同了房以后,如果林娴能怀上娃,再让他们去民政局领证结婚。


这些情况王艳梅不止一次对林娴说过,林娴心里一清二楚,如果不是被王艳梅催促逼迫,她也不会一大早就偷偷溜进厕所检测自己的排卵期。


让林娴有些意外的是,她的排卵期真的到了……


从王艳梅手里接过那个排卵试纸,看了眼试纸上的那两道红杠,林娴红着脸羞道:“妈,这东西测的不一定准,依我看,不如多试几次,再……”


“谁说的不准?”王艳梅眼睛一瞪,哼道:“你可别想诓我,妈是过来人,你和小欢都是我十月怀胎、辛辛苦苦生出来的,在生孩子这方面,我比你有经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