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响尾蛇资讯网 > 头条 >

护士被病人啪的视频_嗯唔慢一点太深了宾馆|绝品

2019-09-18 11:32

他拼命的不去想,但那情形已经深印脑中,挥之不去了。


  只是跟李桃花两天的接触,楚传宗已经迷恋得不可自拔了!


  回到西瓜地,楚传宗将最后一担西瓜挑回去之后,就在家休息。由于楚传宗的卖力帮忙,本来要干一天的活,一个上午就干完了。


  傍晚做饭的时候,楚梦韵发现家里没有酱油了,由于没有零钱,就给了一百块楚传宗去村口的小卖部买酱油。


  来到村口,楚传宗看到一大群男女老少围在一起赌三公,他刚恢复正常,对于赌博也是很好奇的,便走过去观看。


  随着生活条件的提高,现在的农村赌博的风气已越来越重,杏花村也不例外。只要一有空闲时间,很多喜欢赌博的村民都会围在一起赌,而且赌注都不小,桌面上下注的钱加起来通常都有一两万块一盘。而赌三公是最常见的一种赌博方式。为了防止有人出千,发牌的时候,都是将牌仰起来发的,三轮牌发下来,直接就可以看到结果。


  聪明绝顶的楚传宗只观看了一会就已经弄懂了赌三公的规则,三张牌的点数加起来,点数大的就能赢。这里没有庄家,都是用点数小的赔点数大的,从点数最大的一路往下赔,赔到没有钱赔为止,很简单的。


  又观看了一会,楚传宗竟然能在脑中用一些非常高等的数学知识计算出了一些规律,知道了这一轮哪家的点数会是大点,每一次都跟他预算的一样!


  楚传宗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竟然聪明到了这种地步,不靠出千,竟然也能计算出这一轮哪家点数大!


  这听起来似乎很不可思议,但历史上其实是有过先例的。曾经有一个岛国间谍名叫明石元二郎,为了筹备一笔巨大的经费,他就是运用高等的数学知识计算出轮盘赌的规律,他看着圆盘上的指针疯狂地旋转,脑袋也跟着飞速运算,每每都能正确计算出指针对着的数字,在各大赌场赚了盆满钵满,后被摩纳哥赌场拒绝进入。


  现在楚传宗也运用高等的数学知识计算出三公的规律,也不足为奇了。


  既然已经掌握了规律,楚传宗就忍不住要下注了。从他恢复正常以来,一直都惦记着赚钱给楚梦韵赎身,迷魂坑下的那些人参与何首乌虽然很值钱,但是一时之间很难找到出得起高价的买家,要想以最快的速度赚够十万块给梦韵姐赎身,唯有靠赌博!


  于是,楚传宗直接就将手中的一百块压在了他计算出大点的那家。


  村民见到楚传宗这个傻子竟然也来赌,全都有些惊讶。有的开玩笑道:“传宗啊,你一个傻子也来赌,就不怕赌到倾家荡产,最后连你的那几位姐姐都赔给我们吗?”


  楚传宗却傻傻地笑道:“嘿嘿,傻子有傻运,我不怕将姐姐们陪进去,就怕你们都将老婆卖给我,我会吃不消的。”


  楚传宗的话一出,顿时引发一阵哄堂大笑,这个傻子也太逗了,以前怎么没发现啊?


  “就算我们将老婆卖给你,你知道要来干什么吗?”又一人取笑道。


  “当然知道啦,我让她们给我生一大堆娃,给我楚家传宗接代。”楚传宗依然傻笑道。


  “就凭你这样一个傻子,也想给你楚家传宗接代,真是一个笑话,真不知道你养父养母怎么会给你起这样一个名字,难道不怕把人的大牙都笑掉吗?”


  说笑间,三张牌已经发完了……


  结果令人瞠目结舌,楚传宗压注的那家是最大点的!


  “这傻子真是走狗屎运了,竟然压到了最大点的那家牌。”


  “别大惊小怪的,第一次赌的人,运气通常都会比较好一点,但他的运气不会好很久,等下他就会输了。”


  ……


  第二盘,楚传宗连本带利将两百块直接压上。


  结果,他又赢了。他下注那家牌虽然不是点数最大的,但也是第三大,一样赢钱。不是楚传宗计算不出哪家牌最大,而是他不想盘盘都都压在最大的那家,怕引起怀疑。反正都能赢钱,压在能赢钱的中上点数就可以了。


  第三盘,楚传宗直接将四百又压上了。


  结果又是赢了,引发了一阵哗然。


  几轮下来,楚传宗就将四百翻成八百,八百翻成一千六,一千六翻成了三千二……


  楚传宗心中乐开了花,照此下去,不用一天就可以赢够十万给梦韵姐还债了!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没钱赌的吴财运也在围观的人群当中。


  输了钱的男赌徒们看着运气爆棚的楚传宗都是咬牙切齿。而妇女们通常都是比较喜欢跟风,她们看到看到楚传宗的运气这么好,早就跟着他一起压注了,排成了长龙,一个个都赚得盆满钵满的,全都笑得花枝乱颤,合不了嘴。


  一些没钱赌只是在旁围观的妇女望着楚传宗手中那一叠厚厚的百元大钞,甚至对他暗送秋波。


  没钱赌的吴财运也在一旁围观,见到楚传宗这个傻子都赢这么多钱,他赌瘾大发,心中痒痒的,竟然不计前嫌,厚着脸皮说:“传宗老弟,能不能借几百块给老哥也赌一赌?”


  由于昨晚被石头砸掉了几颗牙齿,现在他说话还漏风。


  楚传宗一口拒绝:“不行,借了钱给你,你拿什么还我?”


  吴财运说:“等下我赢了,就还你,而且多还你一百,可以不?”


  楚传宗说:“我不希罕,我赢了这么多,还会在乎你那一百?我怕借给了你,会有去无回。”


  楚传宗不借钱给吴财运,其实是为他好。因为他李桃花说吴运赌已经答应她戒赌了。既然要戒赌,就彻底戒了吧。久赌必输,以吴财运的赌技,是不可能靠赌博来养家糊口的。就算他今天能赢,日后也一定会输。因为他的名字起得不好啊,吴财运,谐音无财运,怎么可能有赌运发财呢?


  吴财运却不知道楚传宗的用心良苦,他恨得咬牙切齿,这个死傻子,昨天玩弄了我老婆,跟你借几百块都不行?


  要是吴财运知道刚才在青龙湾中,楚传宗也碰了他老婆,估计要气得吐血。


  正在这时,一个满脸麻子的中年男人抽着一根大烟,慢悠悠地来到了现场,身边还跟着两个纹身的彪形大汉。


这个满脸麻子的男人名叫刘富贵,是杏花村的首富,也是杏花村的村霸,很有势力,放高利贷是他赚钱的其中一种方式。他在县城里也非常吃得开,开有一家夜总会,还与令人闻风丧胆的七星帮有非常深的交情!


  刘富贵身边跟着的那两名彪形大汉并不是杏花村的人,而是他从县城里带来的打手。


  杏花村一共有两个厉害的人物,一个是村长陈尚元,一个就是首富刘富贵了。陈尚元的势力来自白道,他的妹夫是某局局长,他能够当上村长,也是因为他的妹夫暗中提携。而刘富贵的势力来自黑道。论到手段,刘富贵更加凶残。当官的不敢那么明目张胆,只能暗中搞鬼。而走黑道的,可以肆无忌惮。


  吴财运一见到刘富贵,马上迎了上去,点头哈腰地说道:“贵哥,能不能再借我一万块,我很快就会还给你的。”


  刘富贵眉头一皱,说:“很快还上?我现在来,就是找你还钱的!上次你借的那两万,到现在还没还,连本带利已经三万多了,你打算什么时候还?”


  吴财运讪笑着说:“只要你再借一万,等下我赢了,连之前的三万一起还给你。”


  “万一输了呢?”刘富贵问道。


  “不会输的,如果输了,我半个月之内也能想办法还你。”为了借到钱赌,吴财运也是信口开河了。


  “不行!半个月太久了,除非你今天就能还给我,不然我不能再借给你了。”刘富贵说道。


  吴财运犹豫了一下之后,一咬牙说:“行,你先借一万给我,我今晚一定将这一万还给你,如果赢得够多,我会连之前的三万一起还给你。”


  吴财运也是实在没办法了,已经欠了三万高利贷,自己现在一无所有,短期内根本无法还清。拖得越久,欠的越多,唯一靠赌来博一博了。只要赌赢,马上就可以还清。从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爬起来,既然是因为赌而欠的高利贷,那就用赌来博回来!


  “好吧,那我就再借你一万。不过丑话说在前,如果今晚不将这一万还给我,到时候别怪我不客气,我的手段你是知道的。”刘富贵说道。放高利贷的人主要就是借钱给这些赌徒的,至少怎么收钱,他们总有办法。


  “知道知道,今晚我一定还上。”吴财运说道。


  刘富贵数了一万块给吴财运,然后悠转了一圈,没见有人跟他借钱,就走了。


  一些好心的人见到吴财运又跟刘富贵借钱,出言提醒道:“财运啊,刘富贵肯借了那么多高利贷给你,我总觉得他不怀好意。”


  “贵哥愿意借钱给我,那是相信我的人品,你别想多了。”吴财运不以为然的说道。


  那人说道:“我是好心提醒你,你不信就算了。你老婆长得这么漂亮,他小心他打你老婆的主意,我好几次看到他垂涎欲滴的盯着你老婆看,要是到时候你没钱还的话……”


  “好了!别说了,敢诬赖贵哥,要是传到了贵哥耳里,小心他让人割了你的舌头。”吴财运手中有了钱,只想专心致志地地赌,不想被这些风言风语扰乱心情。


  楚传宗见到吴财运又借钱赌,心中不禁替李桃花感到悲哀,这么好的一个女人,怎么就嫁到这样一个渣男呢?


  不过,现在楚传宗也在赌,他也不想过多分心去想这些事,因为他要用脑来计算。他虽然没有透视眼,但是他竟可通过飞快地记住了牌的顺序,并且算出每张牌会发到哪一家,下注前能事先计出了结果。


  能有这么超强的大脑,想不赢都难啊!


  在楚传宗全神贯注的赌的时候,陈品文也闻风来到了现场,他本来也是想赌的,可是他看到楚传宗这个傻子在这里赌,他就改变了主意,不动声色地离开了。


  既然楚传宗不在家,那么就只有楚梦韵单独一个人在家了,这是一个好机会,陈品文马上朝楚梦韵家走去。赌随时都有得赌,但是跟楚梦韵单独相处的机会却不多。昨天因为楚传宗这个傻子突然回来,没能如愿以偿,为了以防夜长梦多,他今天要抓住机会将楚梦韵生米做成熟饭了。


  楚传宗正在专心致志地赌,没有发现陈品文来了一下又走了,而且是朝他家中走去。


  楚梦韵在家中左等右等不见楚传宗买酱油回来,却见到陈品文面目狰狞地闯了进来,她顿时大惊失色,喝问道:“你又来干什么?”


  ……


  赌场春风得意,后院往往都容易失火。


  楚传宗用超强的大脑计算出机率,下注必赢,钱越来越多。


  吴财运赌的也是够大的,下注都是一千两千的,不过他也的确够倒霉,都是输多赢少,几轮下来,刚借的一万块,不到十分钟就只剩下一千左右了。


  他的冷汗越流越大。


  而楚传宗的“运气”一直都那么好,只一会功夫就赚了两万多块。只要再继续赌下去,赢十万块也不用很长时间。


  他在心中感叹,原来赌博来钱这么快,难怪这么多人沉迷赌博。以后自己就靠赌博发家致富好了,乡土小说中的种田,养殖,开农场神马的都是浮云!


  唯有靠赌博,才是最快让梦韵姐过上好生活的方法,等下一定要买一块猪肉回去给梦韵姐补充一点营养!


  又过了几分钟,吴财运手中的钱就全部输光了。这时他已经汗流浃背,刚答应今晚还刘富贵钱的,现在又输光了,拿什么来还?


  没有钱赌的吴财运,只好悻悻地离开了赌场。


  他刚走出不远,两辆警车突然刹停在了村口的公路上,七八名全副武装的警察犹如神兵天降一般,从车上跳了下来,韩冰首当其冲!


  “不好!韩冰又带人来抓赌了,快跑!”这时不知道谁大喊了一声。


  卧槽!这女警怎么又来了啊!楚传宗也是有些恨韩冰了,眼看自己一天之内就可以赢够十万块来给梦韵姐还债赎身,在这关键时刻韩冰偏偏又带人来抓赌了!


  正在赌的村民,见到警察来了,就像老鼠见了猫似的,吓得四散逃窜,刚刚下注在赌桌上的钱,都顾不了拿了。钱是小事,万一被抓,至少要拘留十五天啊,用钱都解不了。


  而楚传宗望了一眼桌面的那些不少于两万的赌注,为了能多拿一些钱给梦韵姐还债,他飞快地桌面上的钱卷进了一个塑料袋中,同时将自己赌赢的钱也放进了塑料袋中,然后才逃跑。


  虽然楚传宗逃跑的时间比较晚一点,但是他跑得特别快,那些先跑的由于跑得慢反而被抓住了。


  输光了钱的吴财运此时正不知道今晚怎么跟刘富贵交待,他倒是希望警察能将他抓走,这样就至少可以在看守所躲避刘富贵十五天了。可是这些警察只抓在现场赌的,一人抓住了一个之后,便不再抓了。


  吴财运觉得自己真够杯具的,不想被抓的时候不管怎么逃跑都被抓到,想要被抓的时候,却偏偏没人来抓!


  楚传宗提着那一袋子的钱,拼命地逃跑,在他以为可以躲过一劫的时候,突然听到背后传来一声娇喝:“站住!别跑!”


  楚传宗回头一看,见到韩冰正气势汹汹地从后面追来!


  楚传宗顿时一惊,这个韩冰的脑子真是一根筋啊,实在是太无情了,连我一个傻子都不放过,难怪村里的人都这么恨她!昨晚还念在我是傻子,为我伸张正义,今天友谊的小船怎么说翻就翻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