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响尾蛇资讯网 > 头条 >

做爱过程描述详细点/男朋友亲下面全过程

2019-09-19 14:12

两只大手紧扣着大屁.股,忍不住掐了一把。


“嗯,大柱哥,你干啥,别摸我....”


莫兰脸一红,屁股一扭,躲过李大柱魔爪。


谁曾想李大柱手指一扣,顺着那条小缝儿轻轻抠了下去。




“哎呀,大柱哥,你别整我,我,我难受.....”


莫兰又扭了扭屁股,浑身一热。


整个身体软了许多,不知道咋的,跟触电似得,酥酥麻麻,提不起一点儿力气。


李大柱叹了一口气,“莫兰啊,天黑路滑不好走哩,你忍着点儿,很快就到家了。”脸上却挂着邪邪的笑。


莫兰红着脸不吭声了,乡下的路是不好走,可小时候老爹也经常背自己,也不会摸人家那里啊.....


“莫兰啊,你屁股好软哦。嘿嘿.....”


莫兰闻言脸又红了两分,张嘴咬了大柱一口,一口还没啃完,下面那条缝又被抠了抠,吓得莫兰连忙松口。


“大柱哥,别,别摸了,我,我难受。”莫兰扭动着屁股,有了异样的感觉。


酥酥麻麻,提不起劲儿,却又很刺激。


“莫兰,这路颠簸得很,要真难受,我抱你回去吧。”李大柱眨了眨贼亮的眼睛,商量道。


听了李大柱的话,莫兰心想,大柱哥可能也不是故意要摸自己,可能真的是路不好走吧。


“大柱哥,我不怪你。摸可以,你别抠嘛,那....那好痒哦....”莫兰埋下了头,趴在李大柱肩膀上。


李大柱贼笑不止,双手拖住大屁.股,狠狠的揉了两把........


李大柱回家正赶上吃晚饭,家里就三口人,一人一碗鸡蛋面。


吃完饭,李明远坐在小卖部梧桐树下抽烟乘凉,老妈姚翠平收拾碗筷喂猪。


李大柱则趴在柜台上怀念着莫兰的大屁.股。


软,柔,大,翘。绝对的极品,胸前两只大咪咪软软磨砂着后背,现在后背还酥麻刺激着呢。


“等老子有钱了,就去莫叔叔家提亲,一定要把莫兰娶回家,老子天天摸,天天日.......”


“大柱,村长家死了人,你去隔壁房做几套寿衣,等会儿杨玉娟要过来拿。我跟你妈来守小卖部。”


正在意yin,李明远抽完了烟走了进来。


李大柱连连点头,心里清楚得很。


啥守小卖部啊,尽想床上那破事儿了,隔两晚就能听见老爹那屋子里,床摇的咔咔直响。


嗯?杨玉娟要过来?


李大柱眼前猛地一亮,这不正好把她给整了么。


李大柱费了两个多小时,卡机卡机的缝完九件寿衣搁在一边,坐等杨玉娟上门来取。


李大柱这技术是跟老娘姚翠平学来的,现如今无论是动作,还是质量,都比姚翠平要高得多。


像是天生的一般,只需要看一眼,什么人穿什么颜色,大小如何,李大柱这心跟明镜似得,看的透彻。


“咚咚咚”


正在这时,响起了敲门声,门外手电筒射来射去,跟鬼火似得冒。


李大柱贼笑一声,知道杨玉娟上门了,这心就跟猫抓似得难受,中午摸了两把,还没过瘾呢。


“吱呀!”


李大柱拉开了门,门口站的不正是杨玉娟吗?


不知是晚上天凉,还是中午被摸的事儿添堵,杨玉娟穿的有点儿多。


一件淡蓝色长袖衬衫裹在身上,胸前高耸撑得鼓鼓的,里面像是有啥要窜出来似得,跟着呼吸,上下起伏。


下面穿着一条紧身牛仔裤,反倒衬出大腿的浑圆修长,两腿紧紧夹着,里面像塞了一根儿棒。

大柱,我,我来拿衣服,做好了没?”杨玉娟不敢看李大柱的眼睛。

自打中午被摸了之后,这脸就臊的慌,跟贞操名节无关。只是被李大柱这样的人给摸了,心里不舒坦。

总感觉咪咪上有虫子爬过似得,又不得不来,村子里只有李大柱一家会做寿衣!

“诺,这是钱。一共七百块钱,连欠你们小卖部的五百三十块......”

杨玉娟一手拿着电筒,一手掏出一叠红色大钞来。

临门前,怕李大柱再找麻烦挑事儿,杨玉娟心一横从自己兜里摸了几百块钱来,把小卖部的欠账给填了。

李大柱接过钱,数了数,七张红色大钞往兜里一揣,肆无忌惮打量着杨玉娟,仿佛要把胸衣给瞪穿一样。

中午穿的凌乱不堪,露了底儿。粗犷而直接冲击人的视线,这幅装扮倒是得体许多,却留给人无限遐想的空间。

让人忍不住想要一层一层的揭开身上的遮掩。

“嗯,衣服做好了,不过........”

“不过什么?钱都给你了!”

杨玉娟脸色瞬间大变,中午这混蛋不就这么坑自己的吗?

李大柱摸了摸下巴,坏笑了下。

“着急把火的干啥啊,乐呵乐呵而已。”伸手勾了勾杨玉娟下巴,转而向胸部抓去。

“啊!”

杨玉娟叫了一声,大柱倒也不怕,双手齐出,扯过杨玉娟摁在缝纫机台上,卖力搓了起来。

“叫吧叫吧,反正也没人听见。”大柱倒也不怕,随便你浪.叫。

对面屋里,老爹的床早就噶几噶几响了起来,就算听见也顾不得理会。

杨玉娟叫声越大,大柱揉的越卖力。

这么好的婆娘不整白不整,反正赵松那王八蛋挂了!

“大......大柱,别,别摸了,”杨玉娟抵抗无用,只得求饶。

“家里,家里还等着给赵松换寿衣.....你就让我,让我回去吧,过两天,过两天再让你整,成不?”

“刺啦”

李大柱哪里会听杨玉娟的话?

猛地一把扯掉杨玉娟胸衣,两只大白兔嗖的一声窜了出来,昏黄灯光下白皙饱满!

“哧溜!”

李大柱握着大白兔,猛吸了两口,两只大手一揉一搓,正中形成一道深不见底的鸿沟,吧嗒吧嗒又跟着砸了几口。

“嗯哼....嘤咛....”杨玉娟有了反应,抿嘴嘴唇哼了两声。

“骚婆娘,还不乐意呢,这才整了几下就遭不住了,下面只怕都跟泼了水似得流吧。”

李大柱邪邪一笑,如泥鳅一样滑了下去,隔着厚厚的牛仔裤,在大腿缝里抠了起来。

虽说杨玉娟这大白菜被赵松那狗日的给拱了,可拱的时间不长,又没生养,这大屁.股,大大的,软软的,摸着跟气球似得。

那里被摸,杨玉娟大眼一瞪,两腿想要夹紧,可浑身酥酥麻麻,跟雷打过似得没力气,只能任由李大柱鼓捣,抠弄。

“啊,这是什么?”

被抠的舒爽意动,杨玉娟顺手抓向了李大柱裤裆,顿时惊醒过来。

那玩意儿又长又粗,跟大茄子似得,不,不茄子要硬得多,像擀面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