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响尾蛇资讯网 > 头条 >

被强奷很舒服好爽好爽,在公车上被轮流进入|超能

2019-09-19 14:08

不然明天下车见工的时候会没精神的——于小虎第N次地在心里劝说自己,然后闭上眼睛,强迫自己睡觉。


但是,第一次离开小山村,第一次坐火车,第一次进城……人生里如此多的第一次,都拥挤在一起,十六岁的于小虎无论如何也没法睡不着。闭上眼睛没几分钟,他又会重新睁开双眼,兴奋地第N+1次开始憧憬,自己进城以后,可以复制陈自强的成功人生。


陈自强今年二十四岁,是于小虎的邻居,同时也是这些年十里八乡最成功的创业偶像。


八年前,同样十六岁的陈自强,决绝地扔掉了手里的书本和锄头,背着铺盖独自去城里打工,在羊城的大酒店端过盘子,在深州的电子厂爬过流水线,最后在弗州扎下了根,跟着一个包工头,专门承包建筑工地的水电工程,听说现在已经是个小头目了。


陈自强二十岁的时候,就回乡盖起了两层小洋楼,同时迎娶了邻村卖芝麻香油的迟大傻的闺女,十六岁的罗小云——那可是当时十里八乡最漂亮最水灵的黄花大闺女。


曾经,陈自强在村儿里偷鸡摸狗,于小虎屁颠儿屁颠儿地跟在后面打下手,是个忠实的跟屁虫。现在,于小虎也希望能够复制陈自强的成功轨迹——进城做工、挣钱盖楼、娶漂亮媳妇。


不过这些年陈自强已经带出去四个同乡了,老板都开始骂人了,无论如何也不让他再带人过去了,于小虎的爸妈为此懊悔的捶胸顿足。


好在嫂子罗小云在弗州电子厂干的不错,短短两年就当上了办公室副主任,她私下里答应给陈自强介绍一个清闲点的工作,还叫于小虎不要在村儿里四处声张。


可是于小虎不想要清闲的工作,他不怕吃苦,也不怕出力,他只想要挣钱多、能学到东西的工作。


于小虎现在都还记得,当时他跑到偶像哥哥陈自强的家里,追问罗小云,在电子厂上班的话,要几年才能回来盖房娶媳妇?


罗小云就笑,笑的胸前的两团抖个不停,看的于小虎眼睛都直了。


陈自强也哈哈大笑,说于小虎连毛都还没长齐呢,就开始想媳妇了……然后就将于小虎给赶了出去,叮嘱他不许胡思乱想,这次出去,跟着罗小云,在厂里好好干,用不了几年就可以回来盖楼娶媳妇了。


于小虎顿时松了口气,偶像哥哥说用不了几年,那就肯定用不了几年。


当然,于小虎也有恼火不满的地方,他恨不得跟偶像哥哥赌咒发誓,说自己绝对已经长齐了毛了,而且也没有想媳妇……就算真的想媳妇了,也要娶一个嫂子这么贤惠漂亮的女人才行。


当然,这话于小虎是无论如何也不敢对陈自强说的,他怕偶像哥哥揍他。


黑暗中,于小虎无声地笑了,不敢跟偶像哥哥说,他可以在心里说,说给自己听。


哎呀,真的不能再胡思乱想了,要早点睡觉,明天上午下了火车,就要跟着嫂子直接去电子厂,如果到时候蔫头耷脑的,导致入不了职,那回去还不让爹妈给骂死?


要知道,入不了职就上不了班,上不了班就挣不到钱,挣不到钱就盖不起楼,盖不起楼就娶不到嫂子那样的漂亮媳妇……就在于小虎心里碎碎念着,N+2次闭上眼睛的时候,他忽然听到,睡在对面中铺的罗小云在小声说话。


快点睡觉吧,别乱来了,小虎在对面看着呢。罗小云小声说道。


于小虎顿时吓了一跳,原来陈自强不知道什么时候,从于小虎下面的中铺,跑到罗小云的被窝里去了。


感觉到陈自强爬到上铺来,凑近了自己,于小虎赶紧闭上眼睛,灵机一动,他故意发出轻微的鼾声。


片刻之后,陈自强重新钻进罗小云的被窝里,然后于小虎就听到偶像哥哥得意地跟他媳妇说道:那傻小子累了一天了,现在早就睡着了,我都听见他打呼噜呢。


然后于小虎就听到嫂子小声说道:干嘛总说人家是傻小子?老公,你可不许欺负老实孩子啊……哎呀,你别乱来,这边随时都会过人的。


陈自强不以为然地道:黑灯瞎火的,这么高,还有被子,谁看的见我们在干啥?只要你小声点,就没人能发现咱们在干啥。


罗小云狠狠地掐了陈自强一下,小声骂道:你那张狗嘴里就吐不出象牙来,什么叫只要我小声点儿?难道我以前很大声吗……哎呀,你别乱摸,坏蛋,你猴急什么啊,你都还没洗手呢……坏蛋,快把套子戴上……戴两个,动作慢一点,这次一定要坚持久一点啊,别那么着急。


陈自强含糊地应了一声,开始脱裤子。


于小虎偷偷地睁开双眼,他发现,偶像哥哥说的果然不错,黑灯瞎火的,还真是什么都看不见,只能模模糊糊地看到斜下方白花花的一片。但是即便如此,于小虎的一颗心还是怦怦直跳,紧张的都快要从嗓子眼儿里蹦出来了。


陈自强和罗小云都没有意识到,于小虎在偷看,陈自强将裤子丢到一边,从口袋里摸出一个东西,递给罗小云。


罗小云啐了一口,呼吸粗重起来,两只白生生的小手将那个东西撕开,然后在黑暗中忙碌着,片刻之后又撕开一个,两只白生生的小手继续在黑暗里忙碌着。


陈自强也没闲着,他拉开了罗小云身上的棉被,将保暖衣也掀了上去,黑暗中顿时出现一片白花花的东西,影影绰绰的,差点儿晃瞎了于小虎的大眼睛。


可是这还没完,陈自强又麻利地将罗小云的裤子也脱下来,女人的那两条朦朦胧胧雪白的大腿,刺得于小虎眼睛生疼,一股热血顿时直冲两腿间的海绵体,于小虎兽血沸腾了。


陈自强的动作太快了,还没等于小虎看个清楚明白,他已经迫不及待地趴了下去,重重地压在罗小云的身上,那白花花的一片顿时被挡住了。


于小虎最想看的,是罗小云的雪白半球和雪白玉腿,现在全都看不见了,只能隐约看见陈自强的大白屁股用力一挺,然后就听到罗小云重重地哦了一声,开始哼哼唧唧地小声呻吟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