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响尾蛇资讯网 > 美食 >

受做的合不拢腿bl小说h_污到下面流水的小说

2019-09-18 11:42

听到这叶凌天有些尴尬,笑了笑道:“我叫你晓晴老师吧”。

 “我说许晓晴,你今天晚上是过来陪我的还是陪他的?”这时,李雨欣洗完头发下来,走到叶凌天的门边一边擦着头发一边非常不高兴地朝许晓晴说道。

 许晓晴被李雨欣说的,尴尬地看了看叶凌天,然后跟着李雨欣走了出去。

 等到两个女人都走出去之后,叶凌天继续一个人坐在阳台上面想着心事,他很担心,担心着叶霜的手术能不能成功。以前,在战场上,一切都掌握在他的手里,甚至于连敌人的生命都掌握在他的手里,但是,这次不一样,叶霜的生命掌握在了医生的手里,他除了担心还是只能担心,他感到无奈,这种感觉是他非常不喜欢的。

 抽了几根烟,坐了差不多一个小时之后,叶凌天起身,拿出自己的换洗衣服去了浴室洗澡。

 叶凌天在洗澡的时候,许晓晴刚好从二楼的浴室里洗完澡出来,许晓晴走进李雨欣的卧室时,许晓晴正好拿着手机在那打着电话,见到许晓晴过来,连忙跑到阳台上去打。见到这,许晓晴贼兮兮的,也跟着跑到了阳台上面,把耳朵也贴在手机上面听着。

 “不说了,你好好上班吧,我也要睡觉了,记得注意身体,要自己照顾好自己”李雨欣见到许晓晴在听连忙说着,然后挂断了电话。

 “记得注意身体呀,要自己照顾好自己哟,我的天啊,大小姐,你不就是谈个恋爱嘛,至于这么酸吗?把我牙都酸掉了”许晓晴故意嗲声嗲气地说着李雨欣。

 李雨欣被许晓晴说的脸都红了,骂道:“要你管”。

 “怎么样?你的小俊俊打算什么时候回啊?又是说等他把手头的项目做完了才回?”许晓晴坐在床上问着李雨欣。

 “恩,这个项目对于他来说很重要,如果把这个项目做成了,他能够拿到一大笔钱,最主要的是能够提高他在行业里的知名度,到时候他再回来就能够找到更好的工作了”李雨欣说道。

 “我说大小姐,这明显是个借口好不好,他如果真的爱你真的想跟你在一起会在乎这些吗?再说了,他回来跟你结婚,你们家这么大一个集团还不够他挥霍的?真是的,对于你们这种人来说,说钱那都是借口。”许晓晴没好气地说着。

 “他不是那样的人,而且,我也没有告诉他关于我家的事情,他不知道我家有这么大的资产。所以,你不要把他看成那种爱慕虚荣的人好不好?”李雨欣有些生气地说着许晓晴。

 “好好好,我错了,我不该说你们家小俊俊的坏话。不过大小姐,你今年多少岁了?你已经等了他一个三年了,假如他一直在美国不回,你还能等他几个三年?再等上几个三年即使你等到他回来了,但是你人老珠黄了他还会要你吗?女人啊,遇上爱情再聪明的女人智商也会便成零,你现在就是一彻头彻尾的傻瓜”许晓晴继续骂着。

 “我相信他,他不会骗我的”李雨欣依旧坚定地说着。

 “得,当我什么都没说”许晓晴顿时没了继续说这个话题的兴趣。

 正说着,两人就听到了外面传来大铁门的声音。独居惯了的李雨欣听到大门传来的声音,连忙跑出去看着,看到的是叶凌天在关着大门。

 “你啊,有时候真是不知足,整天看别人叶凌天不顺眼的,你看看人家多好,拿你一份保镖的钱,却给你当保镖、司机,现在还给你当下人,负责关门的你赚大发了”许晓晴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跑了出来,看到叶凌天在关门的时候对李雨欣说着。

 “一码归一码,我知道他这个人没有坏心眼,而且今天也算是帮过我的,但是,我却实在对他没有好感,说实话,我很讨厌他。他这个人死板、木讷,一天死气沉沉的,没有幽默细胞也就算了连话也说不了两句,整天和这样的一个人呆在一起就像身边跟着个僵尸一样。最主要的是,实在是太抠门了,你知道吗,我爸给他的薪水不算低了,五十万一年,这个一般白领也没这么高的工资对不对,但是你看看,他全身上下,除了我让他买的那一套西装能够见的人的,其余的有哪一样能够见人?皮鞋都是磨破了的,里面的白衬衣衣领都泛黄了,不知道是多少年前的衣服了,一点生活品质都没有,还喜欢抽烟。还有,今天吃饭的情况你也看到了,虽然说我和他只是工作关系,但是起码我是个女人他是个男人啊,一顿饭才多少钱?他不给没人要他给,他又要有骨气,争着要付不想吃我的,可是,你要么不付,你要付就全付啊,我从来没听说过一起吃饭只付自己一个人钱的,这种男人,说真的,我这一辈子是第一次见到。总结起来,这个男人就是典型的又抠门又死板而且还喜欢死要面子的男人,我真不知道我爸是从哪里找来的奇葩保镖”李雨欣摇着头无奈地说着。

 听过李雨欣的话之后,许晓晴有些惊讶,张大嘴巴看着李雨欣说道:“你真的这么认为他的?”。

 “这个不是我人不认为,而是他本身就是这种人,难道你一点都没看出来?许晓晴,我真的很怀疑你的眼光。我真不知道你对他好感是来自哪里,这种男人我是一点都没发现他身上有什么值得你感兴趣的”李雨欣带着些鄙视地说着。

 “雨欣,你可能真的错怪他、误会他了,我敢保证他绝对不是你说的那种人。可能他真的比较节约,但是他节约是有他的道理的,我给你说个故事吧,听完之后你可能就会明白他为什么这么抠门了”许晓晴慢慢地说道。

第二十四章:同情(二)

“啊?故事?你这说的都是什么跟什么?”李雨欣完全没弄明白许晓晴在说什么,但是,她知道许晓晴没有在开玩笑,因为许晓晴的脸上很认真。

 “有个男孩子,父亲是工人,母亲无业,他还有一个比他小八岁的妹妹,十岁那年,他父亲因病去世了,家里唯一赚钱的人就这么没了。那时候他十岁,他妹妹两岁,为了支撑起这个家,他母亲起早贪黑,一人出去兼了两份工。他本来学习成绩很好,但是家里实在是贫穷,初中毕业那年,为了让年幼的妹妹能够上学,也为了让他母亲不那么辛苦,选择了辍学,然后,十六岁的他去了工地上干苦力。十八岁那年应征去当了兵。当兵十年,每个月拿点微薄的工资全部寄回家,用以支持妹妹上学和家用。他二十八岁那年,母亲去世,他在部队可能有任务,连自己母亲最后一面都没有见上。不放心孤身一人的妹妹,他放弃了原本很有前途的部队,申请退伍回家照顾妹妹。因为没有学历也没有一技之长,他回来之后当了保安,用来抚养在读大学的妹妹。后来,不幸的事情发生,他妹妹患了尿毒症,并且比较严重,必须要换肾,而换肾手术加上之后的后期治疗全部加起来需要五十万。没有办法的他开始四处找钱,后来他去应聘了一个给人当保镖的职位,谈好的价格刚好是一年五十万。他其实是个非常高傲的男人,有着自己的尊严和骄傲,本来他是绝对不会去做保镖这种受命于他人要看他人脸色行事的事情的,但是为了妹妹的病,他不得不干。”许晓晴慢慢地说着,大部分都是她从叶霜来得来的消息,而有些则是她自己猜测的,但是,她说的离事情的真相的确八九不离十。

 听过许晓晴说完之后,李雨欣很是惊讶,瞪大眼睛问道:“你说的这个人就是叶凌天?”。

 “对,这个人就是他。你说他抠门,其实并不是他抠门,他是真没钱,他当兵时候所有的钱都寄到了家里,退伍之后妹妹就病了,从你爸那拿的五十万其实是给她妹妹准备的治病钱,不是他抠门,而是他真的没有钱。就像我前面说的,他其实是一个非常骄傲的男人,有着很强的自尊心,如果不是迫不得已,他是绝对不可能来给你当保镖听你吆五喝六的。就像你说的,付钱只付他自己一个人的,他不想让你替他付钱是源自他的自尊,而他只付自己一个人的钱是因为他确实没有钱。”许晓晴接着说着。

 “你···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他跟你说的?”李雨欣有些惊讶地问道。

 许晓晴摇了摇头道:“你都说了,他是块木头,他那个人像是会跟别人说这些的吗?这些都是他妹妹告诉我的”。

 “他妹妹?你还认识他妹妹?”李雨欣更加惊讶了。

 “对,不仅认识,而且关系很不错,她妹妹是我们班上的学生,我是她的班主任和辅导员。今天我代表学校拿着我们给她妹妹捐的钱去医院见家长的时候看到了他,然后我才知道。你知道吗,我们总共捐款了五万多块,这个活动是我联系学生会组织的,其实就是想给她们家一点帮助,因为我很早就知道她妹妹家里很贫困。只是,今天我拿钱给他的时候他拒绝了,他让我把钱拿回去给更加需要帮助的人,说他既然已经有了治病的钱就不能再拿这笔钱,而且,他自己能办的事情就不想要别人帮忙,也更加不想要别人的可怜和同情,他同样也希望她妹妹能够成为一个独立自主的人。五万块钱,这不是一笔小数目,换做任何人,估计连想都不会去想就拿走了,但是他没有,你要说他抠的话,那我只能说,他抠的实在有些太大方了,五万多块连眼睛都没眨一下就拒绝了”许晓晴坐在床上妹妹地说道,说实话,她自己说的不仅把李雨欣给带进去了,顺带着,把她自己也带进去了。

 听着许晓晴说的,李雨欣确实非常的惊讶,她实在没有办法把许晓晴口中说的这个叶凌天与楼下的那个叶凌天给结合起来,她确实不相信,但是,许晓晴说的不像是假的,许晓晴也没有必要编一个故事来骗自己。而且,许晓晴想起了自己给叶凌天买衣服的事情,一万多块,叶凌天硬是把钱给自己了,这种作风与许晓晴说的拒绝捐款的事似乎是如出一撤,她不得不相信这是真的。

 “他··他妹妹的病治好了吗?”李雨欣顿了很久之后才问李雨欣。

 “还没有,下周一手术吧。我今天特意去问了问医生,医生听说我是老师就跟我说了实话,手术成功问题不算太大,因为这个已经是很成熟的技术了,但是,关键问题不在手术上,而在肾源上面。虽然找的肾源都是匹配的,但是这个肾与病人身体之间到底能不能犹如原装的一样毫无排斥就谁也说不准了,大概就是这么个意思,反正就是要看运气了。真是不公平,叶霜今年才二十岁,一个很聪明伶俐的小姑娘,如果真是没治好的话,那实在是太可惜了”说到这里,许晓晴也忍不住的叹息了一声。

 李雨欣点了点头说道:“如果是这样的话,他这一生确实是比较的悲惨。我明天向他道个歉,我今天不该这么说他”。

第二十五章:同情(三)

“说真的,雨欣,我平生第一次对一个男人这么感兴趣,他对于我来说就像是包裹了无数层的礼品盒一样,越是包裹的紧我就越想知道里面到底是什么”许晓晴悠悠然地说着。

 “你不会真爱上他了吧?”李雨欣惊讶地看着许晓晴。

 “去你的,我哪有那么容易就爱上了一个人。只是,他与我接触过的男人都不一样,完全不一样,所以我才特别好奇。听清楚了,是好奇,而不是爱,明白吗?这与你对你们家那个小俊俊是完全不一样的。另外,我也特别同情他,当然,他肯定是不需要我的同情的”许晓晴说到这停顿了一下。

 “我看啊,你这不是什么好迹象。不是说吗,这爱啊都是从好奇开始的,你要小心啊”李雨欣哈哈大笑着。

 “你再笑我,再笑我我就把你和你家小俊俊的事情告诉你爸,我看你怎么收场”许晓晴恼羞成怒了。

 “别别,算我求你了,我错了还不成吗”李雨欣立即求饶。

 第二天一大早,叶凌天依旧早起,然后开着车带着两个女人去上班,叶凌天先开车把许晓晴送去了东海大学,然后再与李雨欣一起回到了公司。

 叶凌天一天依旧无事可做,看了一天的新闻,等到下班时间到了之后才与李雨欣一起下楼。车子停在地下车库里,电梯直接来到了地下二楼的停车场里面。

 由于下班人多,李雨欣听从了叶凌天的话,下班过后都是推迟半个小时才出来的,此时的停车场里面只有昏暗的灯光和几辆稀疏的车子,基本上没什么人。

 叶凌天与李雨欣一起走到了车边,刚靠近,便见到忽然从车子后面走出来五六个手拿铁棍砍刀的人,带头的是一个光头,脸上还有着一条刀疤,样子非常的凶神恶煞。

 一见这情形,李雨欣吓的立即站到了叶凌天的身后,这是女人的本能反应。

 “小子,挺不错啊,昨天跟着你竟然给跟跑了,你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庙,今天怎么不跑了?”光头笑的很狰狞,看着叶凌天和李雨欣的样子就像是狼看见了羊一样。

 光头带着几个人慢慢地往叶凌天和李雨欣身边靠近,叶凌天伸开手,把李雨欣保护在身后,慢慢地往后退。

 “你们干什么?我··我·报警了”李雨欣非常紧张和恐惧地说着。

 “报警?你报啊,你要敢报警我马上砍断你的手”光头等着李雨欣说着,吓的李雨欣立即把头给缩回了叶凌天的身后。

 “你们今天是来找我的,与她无关,所以,让她先走,我留在这”叶凌天护着李雨欣退到了墙角处,看着光头说道。

 “放她走?然后让她报警?小子,你自己乖乖的,有人交代了,要你一只手,这个妞我们带走,没时间跟你废话了,你说吧,是你自己砍手还是我们动手?”光头扬了扬手里的砍刀说道。

 “让她走,我保证她不会报警,她走了之后我自己把手给你”叶凌天想了想接着说着。

 “你疯了啊你”李雨欣听过叶凌天的话后瞪大了眼睛骂着叶凌天。

 “敬酒不吃吃罚酒,兄弟们,抓紧时间,赶紧解决了,等下来人了。砍掉他一只手,把这个女人带走,然后咱们几个出去躲一段时间再回来,人家给的钱足够我们潇洒好一阵子了,赶紧干活”光头瞪了叶凌天一眼,然后招呼着另外几个人说道。

 见到四五个人拿着铁棍和刀就往自己所在墙角处逼来,叶凌天转过脸对李雨欣说道:“记住了,蹲在墙角,千万不要动,最好也不要看,你放心,有我在你不会有事的”。

 “我··我··报警”李雨欣拉着叶凌天的衣服说道。

 “来不及了,蹲下”见到几个人越来越近,叶凌天对李雨欣吼道。

 被叶凌天这么一吼,看着叶凌天那杀人般的眼神,李雨欣吓的一下子就蹲在了墙角。

 “记住,不管发生了什么事,你就蹲在这里千万不要动”叶凌天再次吩咐了李雨欣一句,然后转过脸,不仅没有逃,而是迎着这群手里拿着刀的人就冲了上去。

 “不要啊”见到叶凌天不要命地冲过去,李雨欣吓的大喊着,连报警也给忘了。

 只是,事情戏剧性的一幕出现了。只见叶凌天一个人赤手空拳朝着四五个手里拿刀的人就冲了过去,那速度,就像是一只朝着角马群发起攻击的豹子一样。叶凌天冲了几步之后凌空挑起一个非常漂亮的三百六十度螺旋踢踢在跑在最前面一个黄毛的脸上,这个黄毛当即整个人飞了出去,飞出去有三四米远,倒在地上爬也跑不起来了。

 做完这个之后,叶凌天整个身子往左横移了几十公分,一个砍刀刚好从他身边砍了下来,只差一点点叶凌天脑袋就得开花。叶凌天抓住握刀人的手,另一只手抓住这个人的头往自己身边压着,然后提起膝盖重重的一下顶在了肚子上,再放手扭了一下这个人的手,伸出手抢过了这把砍刀,而这个人在叶凌天放开了他之后,缓缓的倒在了地上双手捂住腹部在地上痛苦的翻滚着。

 一直走在最后的光头见到叶凌天这几下当即吓住了,很明显的,他可以看出这个男人不是一般人,自己这四五个人可能真的不是他的对手,想了想,光头把目光对准了叶凌天身后墙角处的李雨欣,于是偷偷地往李雨欣身边靠近,准备制服李雨欣,只要抓住了李雨欣就不愁抓不住这个男人。

 面前这几个混混别说是拿刀,就是拿着枪叶凌天也根本不怕,他唯一怕的就是身后还带着一个李雨欣。所以,他才故意推到墙角处,让李雨欣蹲在墙角,然后自己往前冲,把打斗的地方尽量往前移,离李雨欣远一点。只有这样李雨欣才安全,他也才能更好的放开手脚。

 叶凌天一下子就放倒了两个,拿着刚抢过来的刀格挡了一下另外一把砍下自己的刀,伸出脚一脚把这个人踢飞,这时,剩下的两个人有些害怕地看着叶凌天,站在叶凌天面前就是不敢动手。

 就在这时,叶凌天听到了啊的一声,是李雨欣发出的声音,回过头一看,不知道什么时候光头已经从墙角处偷偷的逼近李雨欣了,李雨欣看到光头到自己身边来了,下的蹲在墙角处大喊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