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响尾蛇资讯网 > 美食 >

座几小时车被陌生人摸舒服_把美女日出精水来视

2019-09-18 11:41

我知道自己是什么身份,在我们分手之前,我是一定不会给你戴绿帽子的,这点你放心就好了。虽然我的头顶早就绿油油了……”说到最后,云微微的声音越来越小,小到自己都快听不见了。

哎?说好了不提别的女人呢?

等等,陆西城这么在意苏尘,难道是吃醋了?不可能,拿脚趾头想他也不会为她而吃醋!

“云微微,我们结束了!”说着,陆西城毫不怜惜地推开了他,径自整理着衣服。

云微微愣在那里,一时间还没有反应过来,只是突然间,觉得身上冷飕飕的。

“你……什么意思?”云微微的眼泪瞬间就夺眶而出了,“我跟了你一年,你说结束就结束,你刚刚还对我……你把我当什么人了?”

说话间,陆西城已经穿好了衣服,恢复了往日那道貌岸然谦谦君子的模样:“你住的别墅已经在你的名下,云微微,我认为,你是个聪明的女人,好聚好散,不会死缠烂打,嗯?”

男人的手还想去碰她的脸,被云微微一闪而过偏开了头,咬唇道:“去你的见鬼的好聚好散,我不想再见到你!”

“你炸毛的样子,真的挺可爱!”陆西城转身便走。

云微微软软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我才没有炸毛,我还要祝你和白梦瑶幸福呢!”

陆西城勾唇打开了门便出去了。

而这一刻,刚刚还一脸受伤的云微微,唇边扬起了灿烂的笑意。

这个男人终于肯放过她了,早在他提出结束的那一刻起,她早已心花怒放了!

太棒了,她自由了!

由于云微微的衣服被陆西城给撕破了,现在衣衫不整的。所以从房间溜出来,便从后门离开了,打了个车直接回家。

一进门她就赶紧给好友岑非打了电话,岑非是专门搞情报工作的,类似私家侦探。

云微微要他帮忙确认了自己现在住的别墅是否真的在自己名下,得知了转出时间,就在近一个月,原来陆西城已经腻了,早就做好了随时分手的准备,况且近来他跟白梦瑶的绯闻漫天,他们再怎么地下情,终归纸里包不住火。

陆西城那样的男人,又怎么可能让自己的形象受到半点儿损失呢?尤其是传言他一直就暗恋白梦瑶,终于美梦成真了,云微微早就该祝福他呀!

哈哈,太棒了,她自由了!

云微微心情大好,自己开了一瓶红酒喝了不少。

他们的关系,一直都是秘密,就连和她最亲近的闺蜜,她都没说过。

既然她和陆西城从一开始就是秘密,秘密的开始,秘密的结束,各取所需,之后一拍两散,老死不相往来,全当这一年什么都没发生,不是就很好吗?

当晚,云微微睡了一个好觉,乃至接下来的一个星期她也都很低调,假装在养情伤,实际上她在家里吃了睡,睡醒了就打游戏,刷微博,忙得不亦乐乎,哪有半点受伤的模样?

一周后,云微微终于出了门,穿得十分休闲便利,因为今天她要去医院看望外公。

在陆西城的财力支持下,外公的病情已经十分稳定了,之所以住在医院里,是因为这边医护便利,外公毕竟岁数大了,再也经不住折腾了。

如她所料,虽然分手了,但对外公的医疗投入,陆西城并没有收回。

当初他便答应了会一直支持到外公百年以后,连这点诚信都没有的话,云微微也不会乖乖跟了他一年之久。

“微微丫头,你怎么来了?快走吧,你爸这两天正找你呢,整天往医院跑,就为了堵你。”外公担忧地道。

“他是不是又欠人家钱了?”云微微蹙眉问道。

“可不是,不过这次不多,我让他自己想办法,没那个本事就别做生意,做了就赔,然后就让自己闺女还钱,算什么事?”外公十分不悦地道。

“他要是能有一点儿自知之明,也不会把我们家连累成现在的模样!”云微微垂眸,“外公,有时候我真的好像跟他断绝父女关系,假如不是因为他,我妈妈也不会……”

云微微提起妈妈,外公也是一脸痛苦:“梓芬就是命苦,微微丫头,外公不求别的,只求你能嫁个好人家,有个依靠,假如你爸还是死性不改,就跟他……咳咳咳……”

见外公有些激动,云微微连忙给外公顺背:“好了外公,您别操心了,我的事儿我心里有谱,以后他再来,您就让保安把他赶走!”

话虽如此,可是这债务早晚是要找上她的门的。

这一年来凡是类似的事情,全都是陆西城替她搞定的,如今他们分手了,事情似乎有些难办了……

了解确实不够深入

又是借钱的事儿!

云微微知道,但凡遇到这种事,她平日里所谓的朋友,就全都不见了人影。

不过她的闺蜜宋嫣儿很够义气,给云微微凑了五万,但五万怎么够用?

“微微,不如你问问苏尘?”宋嫣儿在电话里给云微微出主意。

“不行,我才刚刚拒绝了他,就跟他借钱,让他心里怎么想我?”云微微蹙眉道。

“哦对了,我手头有个日语翻译的活儿,不过得帮着客户挡酒,吃住交通费用全包,一个礼拜十万,地点在申城,你愿意去吗?”

宋嫣儿酒量很差,所以不敢接这样的活儿,眼下云微微缺钱,她倒是觉得可行。

“好呀,那你帮我联系一下啊!”精通八国语言的云微微,酒量也不算差,自然不惧。

况且,这么高额的薪酬,又是宋嫣儿介绍,必定稳妥,她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哎呀,那太好了,微微,你也算帮了我大忙!”宋嫣儿一向会说话。

“谢谢你,嫣儿。”云微微感激地道。

“跟我还客气什么!”

宋嫣儿动作很快,不多时就发来了具体的行程和工作范围,云微微搞定了工作合同,收拾了简单的行李,便踏上了旅途。

临上飞机的时候,云微微看到手机上面有一通未接来电,来自陆西城,她只是撇了撇嘴,便将手机关了。

讲真,既然逃出了魔掌,云微微哪怕遇到了困难,也再没想过去求陆西城。

这一年来,虽然他们在一起的时候不多,但是伴君如伴虎,云微微提心吊胆小心翼翼地应付着他,那样脾气古怪又霸道冷硬的男人,好不容易放过了她,她没道理再跳回那个火坑。

“从今往后一切都要靠自己了!云微微,你可以的!”下了飞机,云微微还在为自己打起,却没想到这趟申城之行,进行得很顺利!

*

陆西城坐在餐厅里,对面坐着白梦瑶,今天她穿了一件白色的小礼服,将她妙曼的身姿勾勒得十分卓越,不时有粉丝找她签名,她都微笑应付,倒是没注意对面的男人心不在焉。

“西城,你最近不开心吗?我听杜特助说你……”

“没有。”陆西城淡淡地道,“杜言你还不知道?工作做不好还给自己找借口,我看他是不想干了!”

白梦瑶捂着嘴笑了起来:“不是就好。”

这时,大厅的LED屏幕上正在播报新闻:“中日商谈在申城展开,韩墨以独占鳌头……”

听到这个名字,陆西城抬头看了一眼屏幕,这一眼便顿时让他移不开眼睛。

只见韩墨以的身边坐着的娇俏女孩儿,正在用流利的日语替他同对方交流,举手投足之间都透露着大方得体,偶尔勾唇浅笑的那副自信,是陆西城从没见过的云微微的另一面。

呵……看来,他对这个小女人的了解确实不够深入!

再看韩墨以,永远都是一副处变不惊泰然处之的模样,好像天塌下来,他也永远都是那一副温润的表情,让陆西城看着就烦。

“西城,你的脸色怎么这么难看?是不是胃又不舒服了?”白梦瑶关切地伸手握住陆西城的手。

温润如玉,谦和有礼

似乎是注意到了陆西城的视线,白梦瑶朝LED屏幕望去,看到那上面的人,目光明显定住,握着陆西城的手也收了回来。

陆西城瞥了白梦瑶一眼,脸色更加阴郁。

“怎么?墨以回国了吗?为什么都没有联系我啊,真不够意思!”白梦瑶幽怨地道,抬眸看了陆西城一眼,“你说是不是,西城?”

“重要么?”陆西城不答反问。

白梦瑶自然看出陆西城的不爽,继而笑道:“你们俩呀,上辈子一定是死敌,永远都不对盘,切总是惦记着彼此。”

惦记韩墨以?陆西城在心底冷笑置之。

他们不对盘,那是从小时候一直到现在,虽然白梦瑶一直都在他们中间做和事佬,但也只是看在她的面子上还算过得去罢了。

“哼!一会儿我就给墨以打电话看看他到底几个意思,回国了为什么不告诉我!”白梦瑶略带娇嗔地道。

“呵……是该问问!”陆西城冷笑,笑意不达眼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