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响尾蛇资讯网 > 美食 >

男子想做皇帝,神仙办不到,招人胖揍他一顿…

2019-08-25 12:07

话说在东京汴梁开封府,有一户姓张的人家,当家的叫张俊卿


嗯,非常男主风的一个名字,不过他并不是男主。


他是一个很有钱很有钱很有钱的男二。


家里金银珠宝,大象的牙犀牛的角,应有尽有。除此之外,他还很乐善好施,所以大家都叫他张佛子。


他家后山上种了有500棵香罗树,这个是他爸生前许了愿,要拿去泰山给炳灵公修庙还愿的


结果有天来了个胖和尚,说要找他化500棵香罗木,张俊卿很尴尬,说这些木头已经有主了,要不化点别的?


和尚一听,说,没事没事,您不方便就不打扰了,找个时间我自己来拿就行


当天晚上,张俊卿后山起火。火光中还有人,仔细瞧瞧,正是白天那个和尚,带着一群人在那里搬香罗木


眨眼之间就把整个后山给搬空了,火也熄了,地上没有一点烧过的痕迹。


张俊卿很郁闷,本来打算三月二十八,炳灵公过生日,把这些香罗木送给他当生日礼物了,现在别说香罗木了,香罗屑都木有,怎么搞?


张家的老夫人很看得开,她见儿子这么不开心,就把他叫到房里,说,我这有个宝贝,是当年你爸从海外淘回来的,你把它拿去送给庙里还愿吧。


张俊卿一看,一个漂漂亮亮的玉结连绦环。这东西一看就是无价之宝啊,绝对可以抵那500棵香罗木了,于是果断拿了,约上朋友一起去泰山了。


从这里可以看出,张俊卿和他妈真的不是那么爱财。








出发那天,张俊卿打扮得体体面面的,基本全是自己最好的穿戴。显得重视嘛!


到了泰山,送了礼物还了愿,大家就约着一起去爬山玩。


张俊卿穿得太正式了,爬起山来有些不方便,陪着一起走了一段,就让其他人先往前走,自己去找个亭子休息休息。


坐在亭子里,风吹得舒服,张俊卿的困意一下子就上来了,不知不觉就睡着。


恍惚间,他看到一群人正在那里嘿咻嘿咻地干活,走近一瞧,那群人正是在削从他家里搬来的香罗木


张俊卿正奇怪着,突然有人来找他,说主人请他去喝茶。


张俊卿就跟着那人走,进了个用竹笆围的院子。


一进去,好家伙!别看外面那么低调,就是一圈竹子,里面可是一个大庙!


再往里走,遇到熟人了,那个去他家拿香罗木的和尚


人家还笑嘻嘻地说,真是有缘啊,先是在外面和您遇到了,现在您又来我这儿了,所以特地请您来喝个茶。


张俊卿被噎个半死,也不好说什么,只得老老实实坐在那儿喝药,哦不,喝茶吃点心。








过了一会,有人进来对和尚说,炳灵公来求见


张俊卿差点没一口呛死!炳灵公!艾玛,这说好了要给香罗木的没给,不会是找他算账来了吧!


和尚笑嘻嘻地对他说,淡定,你只管先到屏风后面待一会,我把事情解决了,再接着喝茶。


张俊卿麻溜地躲过到屏风后面去了。


不一会,炳灵公就风风火火地进来了。


张俊卿紧张归紧张,但也有很激动。长这么大,他从没见过活的炳灵公啊!谁不好奇一下到底长什么样啊?


于是就鼓足勇气透过屏风的细缝往外瞧。


书中写的是,但见:眉单眼细,貌美神清。


也就是妥妥滴美男子了。


嗯,这是我们故事里唯一一个被作者盖章认定的美男子。但,他也不男主,充其量只能算是友情出演。








炳灵公先是同和尚相互作了个揖,然后就说,有个人不识好歹,我跟他嘴皮子都说破了,他可以做一世诸侯,结果他非要选当三年天子!没办法,只能来找您帮忙,一起劝劝他。


和尚一听,简单,带上来吧!


炳灵公就让人把那个一心想当天子的家伙带上来了。


和尚笑嘻嘻地问他,想当天子?


那人硬气地点点头。


和尚又笑嘻嘻地问他,不想当诸侯?


那人硬气地点点头。


和尚笑嘻嘻地说,行,来,我们聊聊。然后就叫上旁边几个人,一起对那人一顿胖揍!打得可嗨皮了!








打完之后,和尚边喘气边笑嘻嘻地问他,想当天子?


那人硬气地摇了摇头。


和尚又笑嘻嘻地问他,想当诸侯?


那人硬气地点了点头。


和尚很满意,看到没?只要好好说,哪有说不通的道理?


炳灵公深表感激,紧紧握着和尚的手,道:“辛苦您了!”


然后就带着那人下去了。








炳灵公走后,和尚继续叫张俊卿出来一起喝茶吃点心。


张俊卿表现得比之前更加乖巧了,叫他吃他就吃,叫他喝他就喝,叫他一起去山后逛逛,他二话不说就起身,迈着矫健的步伐跟了上去。穿戴得太正式,爬山不方便?不存在的!来到泰山,哪有不爬山的道理!


走到一个峭壁旁边,和尚对张俊卿说,请员外来看这路水。


张俊卿连忙上前去看,刚一低头,和尚猛地把他一推,张俊卿一个惊醒,发现自己还是在之前休息的那个凉亭里。看看四周,一切正常,张俊卿想了半天,觉得自己应该是睡着了,做了梦。








从泰山回来后,相安无事过了一年。


转眼又到冬天,张俊卿乐善好施,每年冬天都会施粥。


这一天,他也像往常一样让下人在那里施粥,结果有个人来晚了,粥没了,只得在张家门口坐着叹气。


张俊卿正好遇到了,就上去问他到底怎么回事?


结果一看,艾玛!熟人啊!就是那天在大殿被群殴的那位啊!


话说他不应该是一世诸侯吗?咋混得这么惨呢?


大冬天的,就披了件破衣服,露着腿,光着脚,连口粥都没有喝的。








张俊卿连忙把他请进了屋,然后关怀三连问:“你是哪儿人啊?叫什么啊?现在住哪儿啊?


那人向张俊卿行了个礼,道:“小人是郑州泰宁军大户财主人家孩儿,父母早丧,流落此间,现在就在您宅子后面那个王婆店中安歇,姓郑名信。”


说得很好听哈,安歇,其实就是自己在那儿找个地方睡觉。


张俊卿又问他,那你会些什么不?


那人答,略会些书算。


张俊卿听了,行,那你就留下来帮忙吧!


这位苦得一批的郑信,就是我们的男主。


所以说,在以前,想当个男主多么不容易啊!看看许仙,看看董永,看看这位郑信,真是吃得苦中苦,才可成男主啊!








郑信是军人出身,又通文墨,可以说是能文能武,没多久,张俊卿就让他担任了家里的主管。郑信也很感激,所有事情都办得妥妥帖帖,和张俊卿虽然是主仆关系,但绝对是兄弟感情。


就这样又过了一年。


一天,张俊卿和有钱的朋友一起聚餐,有个小混混跑去找他讹钱。那人的妹妹以前是张俊卿老爸的小妾,结果因为争口闲气,上吊死了,后来那人就老拿这事找张家讹钱。


张俊卿不想和他多扯,就写了个单子,让他去家里找郑信拿二十两银子


郑信看了单子,问那个混混这笔钱是什么钱?混混当然说不清了,就在那耍横,说你家老爷都写单子了,你照付就是了。


郑信当然不会这么简单就给钱了,于是就拉着混混一起来找张俊卿。


在场的人把事情一说,郑信听了,行,你不是想要钱吗?这样,你和我打一架,打赢了钱就给你,打不赢,以后你有多远滚多远。


不得不说,虽然郑信自己什么都不记得了,但在行事风格上真的是得了和尚的真传,有问题打一顿,打完了就什么问题都没有了。


郑信把衣服一脱,身上左青龙右白虎,前朱雀后玄武的,再加他本来个子就大,一看很有气势。


混混把衣服一脱,身上,嗯,刺了个木拐梯子……估计是为了配合他那一身排骨。


很明显的,混混打不赢郑信,但也没想到这个混混太不经打了,郑信只出了一拳,他就挂了。真正的秒杀。








没办法,这事就只能交官府了。官府来了人一看,内心无比感激,紧紧握着郑信的手,道:“辛苦您了!”


但该抓还是得抓,毕竟是条人命,过场还是要走走的。


郑信被当英雄一样迎进了牢里,大家特别给了他一个独门独户的牢房,加上张俊卿在外面也给足了好处费,所以郑信在牢里吃得好住得好,日子过得甭提多滋润,只等哪天来个天下大赦,就可以出来了。


本来一切都好,结果有天开封府府尹出门,轿子经过一口枯井的时候,那井里突然往外冒黑烟


光天化日,天子脚下,你没事在那里冒黑烟,这事肯定要查啊。


于是府尹就让人去牢里,捞几个死囚过来,让人家坐在筐里,骨碌骨碌放下去看看,还说好,看完了就个摇个铃,他们就给拉上来。


结果放下去一个,摇铃,拉上来一看,一堆白骨。又放下去一个,又摇铃,拉上来一看,又一堆白骨


按一般人,都这样了,就会先缓缓,想个其他的办法,或者换个方式再试试。


但这个府尹不是一般人,他很有性格,坚持自我,一连放下去了几十人!然后拉上来了几十堆白骨!


府尹不会轻易被打倒,他立马下令,让衙役把牢里所有犯人都押过来!


失败乃成功之母!人生贵在坚持!最黑暗的时刻总在黎明之前!


看了一堆成功学的府尹,精神抖擞地站到大家面前,淡定自若地指挥着大家去送死。








轮到郑信了,府尹正准备跟他进行一番灵魂深处的对话,郑信直接一摆手,闲话少说,你要我下去,总得给我一身像样的盔甲,一把剑吧?


府尹一听,有道理!立马让人备来了。


府尹又准备跟他进行一番灵魂深处的对话,郑信直接一摆手,闲话少说,你要我下去,总得让我吃饱喝足了才有力气去干吧?


府尹一听,有道理!立马让人送来了好酒好肉。


郑信吃了肉喝了酒,换上了盔甲拿了剑,往筐里一坐,大家就把他骨碌下去了。


过了一会,听到摇铃,大家就又拉了上来,发现筐里什么都没有,但那个黑烟也不冒了


府尹一看,心想坏了,是不是拉快了,人还没坐进来就给拉上来了。就让大家又把筐放下去,过了半天好像没什么动静,又给拉上来,筐里还是什么都没有。


一群人围着井等了半天,最后实在等不了,就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了。反正黑烟已经没了,事情也算是解决了。








那郑信到井底之后,怎么了呢?


毕竟是有男主光环的人,肯定是磕不着碰不着的。


他下去之后,发现井底其实没那么黑,而且还发现了一条小路,他就顺着那条小路走,然后就来到了一块世外桃源。


书里写的是:山岭相边,烟霞缭绕。芳草长茸茸嫩绿,岩花喷馥馥清香。苍崖郁郁长青松,曲涧涓涓流细水。


郑信觉得奇怪,就继续往里走,然后就看到了一个飞檐碧瓦的宫殿,大门上挂着一个牌匾,写着“日霞之殿”。


郑信直接进了大门,走到殿内,看到一个美女正在睡觉


书里说这位美女睡觉,有两大特点,第一,头下面不知道枕着一个什么东西,第二,这位美女没穿衣服,红果果的在那儿睡。








然后,郑信就走出了关键的一步!


他悄咪咪地走到那个美女旁边,悄咪咪地用手抬起那名女子的脑袋,悄咪咪地拿走了她枕着的红色皮袋,悄咪咪地在走到外面的大树下,悄咪咪地挖个坑,把那个给袋子埋了……


不要问我他为什么这样做!!我也不知道!!可能他就是单纯的不喜欢包!!


埋了包之后,郑信再次走进房内,那位美女还在睡,这也是太能睡了点。


然后,郑信又干了一件事,他冲着那美女大吼了一声,起来!


美女被吓得一个骨碌就坐起来了。


一看是郑信,立马说:“老公,你终于来了!我等你好久了!


还说自己和他500年前就定了姻缘了,还想显个原形给郑信看看,结果因为郑信偷了的她的神通物事,变不了了。


嗯,那个神通物事就是那个红皮袋了


不要问我为什么红皮袋在身边就能变!!被拿到门口的树下埋了就不能变了!!我也不知道!!可能作者就是单纯的不喜欢包!!


要说织女不也一样吗??就因为被拿了件衣服就回不了天庭了!!


反正美女就是对郑信左一句老公右一句老公,还叫他一起吃饭喝酒聊人生。


这书里从头到尾没说她穿没穿上衣服,我也不敢说,我也不敢问,只能就这么往下看。








书里写的是,对于美女的邀请,郑信一开始是拒绝的,但在吃完饭之后,两人就“同携素手,共入兰房”了。


毕竟天上掉下个美女老婆,傻子才不要。


转眼到了第二天,郑信和美女一起起床了,郑信郑重其事地道:“敢问娘娘尊姓大名啊?认识一下,以后再相见,我好再报答娘娘的知遇之恩啊!


神一样的走向啊有没有!!你这是想吃干抹净不认账吗??还以后再相见,好再报答!!换现在这种男人怕是要被打死吧!!


但,男主光环不是盖的,好巧不巧,这位美女就是个神,所以对郑信这个走向得十分淡定,说:“我叫日霞仙子,你是我老公,就在这里住着得了,干嘛还想着回去?”


郑信觉得她说得很有道理,两人就这么和和美美地过日子啦!


本来一切都挺好,结果有一天,日霞仙子说她要去天上参加一下王母娘娘的蟠桃会,让郑信自己在家呆着,想吃想喝就叫丫鬟给他弄。还特别强调了一句,咱这后面还有个宫殿,你可千万别去!








日霞仙子走后,郑信就在那里想,后面还有个宫殿?我怎么不知道啊?为什么不让去?我去看看。


郑信出了门,往后走了一段,发现果然还有个宫门,进去之去,又看到一个大殿,上面写着“月华之殿”。


郑信正看着,突然一群丫鬟拥着一个美女出来了,那美女一见郑信就说,“老公,你终于来了!我等你好久了!


然后就把郑信请到屋内,叫他一起吃饭喝酒聊人生。


对于美女的邀请,郑信一开始是拒绝的,但在吃完饭之后,但在吃完饭之后,两人就“携手入房,向鸳帏之中,成夫妇之礼”了。








神一样的走向有没有!!老婆才出去一天你就婚内出轨,换现在这种男人要被打死吧!!


果不其然,两人刚起床,日霞就找来了,把两人逮个正着。


但,男主光环不是盖的,好巧不巧,这两位美女都是神,所以对郑信的这个走向完全不意外,只觉得是对方抢了自己的老公。


两人先吵架,郑信在旁边一听,算是明白了,这是姐妹俩,日霞是姐姐,月华是妹妹


吵不出结果,两人就开始打架。


这是真正的神仙打架,打了一会儿,日霞就败了,因为她的神通物事被郑信埋了嘛。


郑信连忙去把那个皮袋给挖出来还给日霞。








日霞就又去和月华打,打了一会儿又败了。


郑信问她怎么了?她说因为自己有身孕了,打不赢。


然后就拿来一张弓,对郑信说,你得帮我,这是神臂弓,一会儿我去和她斗法,你看到一个白色的东西,就帮我用箭射它一下。


郑信立马答应了。








日霞又去和月华打,两人都斗法显出原形,郑信一看,艾玛,一红一白两个大蜘蛛啊!


眼看着红色的要败了,郑信拉弓一射,正射中了那只白蜘蛛。


月华大叫一声,骂了句:“郑信负心贼,暗算了我也。”


然后就溜了。








一切恢复平静,郑信和日霞继续和和美美地过日子。


日霞生下了一儿一女,一家四口,过得跟模范家庭一样。


一晃过了三年,郑信突然惆怅起来,心想,我虽然在这里过得不错,但好男儿志在四方,我还是出去建功立业才行啊!


于是就跑去跟老婆告别,说自己要去太原投军,要去建功立业,等当了大官就回来接他们母子。


日霞一听,就说了实情。原来他们虽是夙缘,但这一世只有三年的姻缘,现在正好三年期满,所以也是要分别了。


然后,她就把神臂弓拿来,重新交到郑信手里,说,这是个神器,你拿去,定会助你军前立功,让你有五等诸侯之贵


并告诉郑信,你只管去,孩子的事你不用操心,自然会有人帮忙养大。你把以前穿来的盔甲和留下,以后就做个相认的信物。


郑信没想到事情会这样,但天意难违,只得照做了。








那边郑信去太原投了军,屡建战功,这边咱们的头号冤大头,张俊卿再次闪亮登场


要说这郑信下井失踪之后,张俊卿一直心中有愧,觉得要不是因为他,郑信也不会落得活不见人死不尸的下场,所以每年都会去井边祭奠一下郑信。


转眼过了三年,张俊卿有天晚上突然做了个梦,一个身穿红衣的仙子,怀抱着一对儿女跟他说,这是郑信的孩子,让他好好抚养。说完就把孩子往下一扔,张俊卿吓得连忙去接,然后就惊醒了。


正奇怪着,听到有人来报,说刚才有个白须公公,送来了一男一女两个小孩,并说“员外在古井边,曾受他之托”。另外还送了一个包裹,说是信物,让员外亲自打开。








张俊卿接过包裹打开一看,正是郑信穿着下井的盔甲和佩带的那把剑,连忙起身去向门口,结果那个老头已经走了,就剩两个如花似玉的小娃娃。


张俊卿觉得这事不正常,但仔细一想,这些年就没遇到过什么正常的事,就把这两孩子收到自己家里,当亲生的一样养


男孩取名郑武,女孩取名彩娘,加上他自己的一个儿子,叫张文,这家里也叫儿女齐全了。


又过了十年,突然来了位官爷要找张俊卿。


张俊卿立马迎了出去,那位官爷给了张俊卿一包礼物,一封信,说是两川节度使拜上


张俊卿拆开信一看,立马认出是郑信的笔迹。


信里先对张俊卿当年的知遇之恩表示感谢,又说了一下自己下井之后,娶了个神仙老婆,又说了一下自己在军中的发展情况,然后说“薄具黄金三十两,蜀锦十端,权表微忱”,最后说,我现在在蜀中的,如果你能来我家玩是最好了!


张俊卿看完信后激动得不要不要的,没想到郑信真的发迹成了一方诸侯。不过看信里的内容,郑信应该还不知道自己的两个孩子就在张家的,于是立马决定带着郑武彩娘去蜀中认亲


后来又想了想,这路途有点远,带个女孩怕是有些不方便,就只带了郑武,随着官爷一起出汴京,直奔剑门而去。








郑信看到张俊卿真的来了,心情好激动!再看他还把自己的儿子带来了,心情更加激动!再听说自己的女儿也在张家的,心情更更加激动!当下就和张俊卿定了亲家,将女儿彩娘许给了张俊卿的儿子张文


后来金兵入侵,郑信带着儿子郑武一起去勤王,赶跑了金兵,又在汴京和张俊卿重聚,才和自己的女儿女婿正式见了面。


郑信一直活到五十多岁,突然有一天看到日霞仙子来接他,在家无疾而逝。


儿子郑武以父荫累官至宣抚使








书中在这故事的最后,写了一句话:运来自有因缘到,到手休嫌早共迟。


意思就是,该是你的东西,迟早都会是你的。


也就是让大家不要急,只管老老实实做人,踏踏实实做事,不会少你的。


但我觉得,这个故事最核心的地方还是在于——能动手就不要BB


如果不是当初和尚果然揍了郑信一顿,哪会那么顺利,有后面这些呢?说不定人家就死磕在三年天子上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