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响尾蛇资讯网 > 美食 >

进入她身体缓缓律动|掀起老师的裙子顶了进去

2019-09-19 14:08

不过,却是一时追不上,楚南虽被脱胎换骨,他现在的身体就像是一座宝藏,可这座宝藏,还没让楚南完全开发出来;再加之风扬是已达武将的武者,催发元力之下,速度也是非同一般!

“七星散、化功散、三草毒……”南宫灵芸念出一个又一个毒药的名称,看中仍生龙活虎般的楚南,心里的震惊,达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火明与风扬两人,却是一脸苍白。

两人出身于万毒门,最厉害的功夫,就是毒!

可现他们的毒,对这小子根本就没用;而他们又受了重伤,如此下去,今晚怕是难了……

火明掏出两颗丹丸,一古脑儿塞进嘴里,那苍白的脸色,立马变得红润起来,那两颗丹丸显然不一般!

吞了两颗回元丹的火明,一声大喝:“毒火燎原!”

霎时,楚南便被一堆大火包围,红红的火焰中,还有着黑雾环绕……

“万毒门五大绝技之毒火燎原!”南宫灵芸一声惊呼!

大火冲天燃烧,燎起漫天毒雾!

“吼!”

楚南发出震天狂吼,要冲出毒火圈!

可他往瞬间连踏数十步,却仍然被毒火包围,却是那毒火,随着楚南前进而前进!

向前不行,楚南便往空中跳跃;然而,他跳多高,毒火也喷发多高,始终环绕着楚南!

“毒火燎原,岂能让你轻易逃脱出去?”

火明冷笑着,又喊道:“风扬,助我一臂之力,注意控制力道,千万不能将他杀死,我们可要将他好好研究一番,看看他到底有什么古怪,居然能抵挡我们如此多的剧毒!”

“好!”

风扬应了一声,也摸出两粒回元丹,吞进肚子里,一声大喝:“千刀万毒!”

顿时,毒火圈中又多了数道金黄色的刀芒,所有刀尖,全部直指楚南!

火是毒火!刀是毒刀!

毒刀瞬间而至,划破了楚南的皮肤,流出了鲜血;毒火立马趁机从楚南伤口处,漫延了进去!

“痛!”

毒火只在身体表面时,楚南虽然也感觉到痛,但那痛和他从小受的经脉尽断之痛,不相上下;再加上不能毒死玄火血蟒的剧毒对他来说,根本无效,没有任何用处!

所以,楚南也就不觉得那毒火有什么了不起,只是困住他,让他出去不得!

但是,当毒火顺着伤口焚烧进来时,楚南感觉到了痛,就像那次清醒后,修练《焰火诀》时针刺般的痛!

然而,感觉到疼的楚南,并没有一点儿惊慌,反而脸上出现一抹喜色,双目中焕发出一种耀眼的光辉,“师父说过,要修练《逆乾坤》,就是在痛苦中炼就!如此毒火,不能一下要了我的命,正好让我修炼火元力!”

于是乎,就在那熊熊毒火中,楚南闭上双眸,盘膝而坐,开始修练起来!

毒刀来回盘旋,在楚南那赤?的身上,肆意划出一道道伤口,让毒火侵体而入。

伤口越来越多,侵入的毒火也越来越烈,楚南也感觉到剧痛在随着伤口的增加而成倍增加,他的身子开始颤抖起来!

痛苦地颤抖!

同时,也是兴奋地颤抖!

就这样,楚南沉浸在了他的修练意识中,将侵蚀进来的每一分毒火,淬练着皮肤毛孔,血肉骨骼,每一颗细胞!

毒火弥漫!

火明与风扬看不见里面的情况,风扬说道:“好安静!”

火明回道:“不会已经死了吧?”

“应该不会,这小子肉体不是一般的强悍!说不定这是那小子的计,故意安静下来,趁我们一放松,便冲将出来!”

“说得倒是!那咱们就先炼他半个时辰!”

两人直觉那小子还没有死,相视一眼,一人又掏出两粒回元丹,吞服入肚;因为他们施展的这两大绝技,威力虽然很厉害,但需要的元力,也更是雄厚,要不是有回元丹可以暂时补充元力,两人早就维持不下去了。

南宫灵芸眸中,满是歉疚,想起他先前受伤时的回眸一笑,心中更痛,“若不是我,他断然不会因此无辜丧命,如果时间能够倒流,我宁愿跑向另一个方向!”

半个时辰过去了!

火明说道:“风扬,那小子应该差不多了吧,要是再施展下去,可就要将他烧成灰烬了!”

“应该够了,我至少在他身上,划了千刀!”风扬肯定自信地说来。

“好,让我们看看这小子,现在怎么样了!”

两人收功,毒刀消逝,毒火湮灭!

收功的火明与风扬,却是有些气喘吁吁,显然,刚才费了他们不少元力,还有精力!

等烟雾消散,火明与风扬,看到了盘膝而坐的楚南,脸上大惊,“难道他没有事?”

南宫灵芸看到楚南的身上,伤口纵横交错,密密麻麻,好一个触目惊心!

一滴晶莹的泪珠,从向来坚强的南宫灵芸的眼角滑落,心里念着,“是我害了你,今天,我便与你同赴黄泉!”

南宫灵芸也打算自爆元丹!

另一边,火明正在喝道:“小子!”

没有回声!

风扬皱起眉头,又发出一道刀芒,刀芒在楚南身上一划而过,溅起一缕鲜血!

“没事儿?”火明疑问着说来。

“这小子太过于古怪,我们……”风扬的话还没有说完,楚南动了,站立起来!

“啊!”

在场众人,包括南宫灵芸都张大着嘴,陷入震惊状态。

“刚才半个时候的毒火炼体,有近三分之一的身体被淬炼了一遍,真是可惜,要是他们能再烧我几个时辰,那该多好?说不定我就可以将火元力炼满全身,那样,我就可以试试,能不能激发出元力!”楚南从他的修练意识中退了出来,如此说到。

细细感受着身体里那狂暴的火元力,笑意在楚南的嘴角出现。

睁开眼,看到呆愣的南宫灵芸,眼角还有着泪痕,立马将嘴角那丝笑意,扩散到整张脸上,心里却在念着:“刚才她哭了?是为我而哭?”

看着楚南的笑脸,南宫灵芸也情不自禁地露出笑容,整个人就像是晚风中用七弦古琴弹奏而出,哀伤中却飘舞进了一丝喜悦的琴韵。

楚南心神顿失,“泪痕尚尤在,笑靥自然开,一笑顾倾城!”

愣神中,楚南感觉他身体内的燥热感,愈加火热!

赶紧回神,收回眼光,转过身,看着火明与风扬,“两位,还有绝招吗?一起使出来!”

“噗!”

听到这话,本已重伤的火明,喷出一口鲜血,“小子太狂妄,若不是我们先前受了重伤,还容得你现在如此嚣张?”

“可惜你先前偏偏受了重伤!”楚南知道他们说的是实话,若他们没有受重伤,而自己又不是百毒不侵,早就在他们两个武将强者手中死了千百回。

“我就不信,你真的百毒不侵!”

火明大吼道,将储物戒中所有的剧毒,全都一古脑儿抛了出来,风扬亦是如此!

数种剧毒,瞬间将楚南包围。

楚南嘴角浮现出冷笑,看着两个发狂、气急败坏的样子,还大展双臂,深呼吸了一口气……

一点事儿都没有!

风扬抛出最后一种剧毒,闪着七彩颜色,楚南又是一个深呼吸,七彩毒雾钻进楚南鼻子里。

立马,楚南脸色大变,七彩毒雾一入体内,那股燥热感,就像潮水般,排山倒海而来!

自从从血蟒腹中苏醒过后,楚南便感觉到身体里有一股燥热的感觉,只是事儿一件接着一件的来,或大惊,或大喜,或大失望,又或者是奔于逃命,让他一直没有时间好好去想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当七彩毒雾一入体,那燥热感,立马就变成了火,在楚南的身子里乱窜!

只是这股火,让楚南觉得很莫名其妙,没有一点儿疼痛,却是烧得他心里发慌,从来没有过的慌!

火明见楚南脸色大变,脸上立马浮起了笑容,火明说道:“我就说,凭他这个年纪,连武师都不到的境界,怎么可能抵抗得住我们的这么多剧毒!”

风扬神色却是有点奇怪,说道:“我最后抛出去的是七彩奇淫合欢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