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响尾蛇资讯网 > 美食 >

宝贝慢慢来更深入一点&里边塞满了走路第一次

2019-09-19 14:06

这种曾在小电影里才会看到的剧情没成想有一天居然会出现在我身上,从谢潇潇手上传递过来的那种酥痒的刺激之感让我身体一下子亢奋得不行,没多大一会儿就有了反应,撑起好大一个帐篷。

谢潇潇并没有立马停止下来,就这样轻轻挑弄着我,眼里妩媚得快要滴水,呼吸间吐出来的香气让打在我脸上,让我几度魂牵梦绕。

我尴尬的吸了一口凉气,往后缩了缩身体,这个女人真是一个妖精,全身都充满了无穷的吸引力。


就在我快要忍受不住,想要扑上去把谢潇潇推倒的时候,忽然的,包间门被人推开了,一名漂亮的女服务员端着咖啡走了进来。

因为谢潇潇是正对着我的,而且这时候她的手还摸在我裆部,这个位置几乎没有什么可以阻挡视线的东西,女服务员几乎一眼就瞧见了我们正在做的事儿,她一下子脸就红了,小嘴长得老大,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谢潇潇的手,一时之间惊讶得不行。

或许她从来没有见到过有人居然会在咖啡厅里做这种羞人的事吧----

更为要命的是谢潇潇居然在这种时候非但没有罢手,反而大大方方的当着女服务员的面在我上面挑弄了起来-----

“嗯。”在这种情况下,尴尬的我居然舒服得闷哼了一声,那种被别人撞破的异样刺激感,瞬间在我心头发酵,我第一时间竟然没有选择躲避而开,而是颇为享受的身体躺倒在了软座上,一下子到达了天堂。

“啊,”我在心底大叫了一声,浑身一下子瘫软了下去,身体哆嗦得不行----

“不好意思,我,我----”好半晌服务员终于回过神来,结巴着连话都没说完,放下咖啡红着脸转身就跑了。

“咯咯。”谢潇潇发出一连串嘤咛般的笑声。

她盯着我,脸恨不得贴到我耳边,吐气芳兰问我:“怎么样?这种被别人撞破的感觉舒服吗?就当是我额外奖励你的好处,好好享受一下吧,我到外面等你。”

“呼-----”我大口喘息着,喝了好几大口咖啡才将我内心的激动压下去,这个女人简直就是一个妖精,居然堂而皇之的当着女服务员的面对我进行挑拨,要命的是我特么竟然没能抵挡住,缴械了。日哦。

得,这么一搞简直没法见人了,我红着脸到外面找到服务员问清楚了卫生间方向,连忙夹着腿就跑了进去,哆嗦着把内裤悄悄脱下扔进垃圾桶,穿着外裤就出了咖啡厅。路上碰到那个女服务员,我简直臊得不行,好在我的身份是瞎子,多少让我从她面前过的时候没有那么尴尬。

“处理完了?用不用我到附近商场给你买一条内裤?”谢潇潇打趣我。

我红着脸:“不用了。”然后连忙钻进了车子。

“咯咯。”

谢潇潇咯咯笑着,上车,点火,开车返程。

一路上我也没跟她说话,主要是太?了,妈的,今天在她面前出了这么大一洋相,脸都丢尽了。

回到她家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三点多了,我匆匆跑进房间换了一条内裤,然后小憩了一下,就到了吃饭时间。

吃饭的时候赵四海回来了,进门之后就冷着一张脸,连饭都没吃就匆匆进了房间,等他再次出来的时候我跟谢潇潇已经都吃好了,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

“陈瞎子,一会儿按摩的时候你把这个吃了。”赵四海把一颗灰色药丸放在了我手里,嘱咐我道。

我装作瞎子的样儿,伸手摸了摸:“赵先生这是?”

“好东西,老子特意托人从国外弄来的,你只要吃了坚持半把个小时没问题的。”赵四海冷笑着说:“一会儿你就给我使劲弄,不把老子刺激爽了要你好看!”

壮阳药?我靠。这个王八蛋居然真的要让老子吃药!吃药往往都会伴有副作用的,狗日的真是对我一点也不含糊。

虽然生气,但是我不敢表现出丝毫不满,无奈的对着他点了点头:“我尽力。”

“不是尽力,你得给老子卖力!”赵四海瞪了我一眼,然后瞟了一眼谢潇潇:“护士服我给你扔房间床上了,一会儿跟瞎子做的时候换上。”

呃----

这王八蛋一天一个花样,昨天是情趣内衣,今天是护士服,明天呢?空姐?教师?

谢潇潇蹙了蹙眉冷言说:“不好意思今天不能答应你。”

“什么意思?你敢违背我的意愿?”赵四海立马不高兴了,瞬间脸就拉了下来。

“我来大姨妈了。”

“大姨妈?----草!”赵四海狠狠拍了一记桌子:“特么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时候来,真尼玛扫兴!”

赵四海的面庞扭曲得异常可怕,我真害怕他不顾谢潇潇来了大姨妈非逼着我跟她做,那样简直就太畜牲了,我心里顿时咯噔咯噔直跳。

好半晌,赵四海深吸了口气:“好,今晚可以不做。明天我会打电话催你小姨赶紧过来,怎么商量你自己看着办,老子可不想当过治疗时机,你们给我抓紧一点。”

听到赵四海这样说,我内心稍稍松了口气,还好,他没变态到丧心病狂的地步。

我弱弱的问他:“赵先生那这药?”

“吃!一会儿就给我吃!她刺激不了我,你来!我要亲眼看一下男人发起疯来到底会是一副怎么样的表现!”赵四海的话犹如一盆冷水浇在了我头顶。

尼玛!谢潇潇都说来大姨妈了做不了,这王八蛋居然还要逼着我吃药?真当老子不是人?

要是吃下去一会儿药性发作的话,那可怎么办?不行,这种事无论如何也不能答应。但是我又不能明着拒绝赵四海,这时候他正在气头上,要是我直接拒绝他难保狗日的会对我下狠手。

“赵先生----”我正想找个借口让赵四海改变主意,没成想直接被他打断了:“行了瞎子,我知道你想的啥。你是不是担心你吃了药以后药性发作的话会得不到发泄变成一个疯子?”

我点了点头,要说不怕那是假话。有很多人吃了药得不到发泄,逮到头母猪都能当做是女人,别说赵四海这药还是进口货,他拿出来的东西能是一般的?我不信。

赵四海嘴角勾起:“放心吧,我不会眼睁睁看着你疯的,到时候会让你发泄完。你要是疯了,回头我去哪找比你更合适的人来刺激我?”

“可是-----”我还想再解释,赵四海冷眼瞪着打断我:“闭嘴!老子让你吃你就吃哪那么多jb废话。再敢说一句不,老子立马弄死你信不信!”

“好吧,我吃。”没办法了,我只能硬着头皮答应下来。

“这就对了嘛,听话一点多好,我也不想做恶人的。”赵四海上前拍了拍我的肩膀:“走吧,帮老子先把按摩做了。”

在他的牵引下我被带进了房间,照例又给赵四海做了保健按摩,按摩刚进行到一半儿,赵四海就来了刺激,呼吸急促的催促我赶紧吃药。

我咬了咬牙,当着他的面把药丸给吃了下去,这孙子一直盯着我,我没有作假的机会。